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无敌医神(楚风林玉琳)在线阅读-无敌医神逆水小说

无敌医神(楚风林玉琳)在线阅读-无敌医神逆水小说

来源:zsy 作者:逆水 时间:2020-08-01 18:44:47 主角:楚风林玉琳

无敌医神(楚风林玉琳)在线阅读-无敌医神逆水小说

无敌医神楚风林玉琳

第9章 就是故意的

第9章 就是故意的

柳婉舅妈打量了陈风和李佳佳一眼,阴阳怪气的嚷道:“哎呦,这人呐,刚刚坐牢出来就开始勾搭人家小姑娘了?”

餐厅内的其他食客闻言,目光登时都被吸引着看了过来。

“呵呵,陈风,你还真是不甘寂寞,这下被我们逮个正着吧?”王丽华也不甘示弱的冷冷一笑:“看来我们之前的选择没错,幸好看清了你的真面目,给小婉找了更好的人选!”

“滚!”陈风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淡声喝道。

王丽华闻言,脸色骤然一沉:“姓陈的,你个无耻的混蛋,小婉已经快要订婚了,你还纠缠着不放,却又在背地里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真是让人恶心!劝你趁早和小婉把婚离了,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四周客人们听到此话,看向陈风和李佳佳的眼神顿时变的怪异起来。

王丽华见此,更加来了兴致,目光一转,看向李佳佳:“这谁家的姑娘,眼神不好还是怎么的,这样一穷二白的劳改犯都能看得上,不知道廉耻吗?”

“你说什么?”李佳佳闻言,气的小脸一沉。

陈风也是眉头一皱,瞬间抬头,凌厉的目光唰的一下看了过去。

对方羞辱他没关系,但牵扯到李佳佳就不行了!

接触到陈风的冰冷目光,王丽华心头一慌,色厉内荏的正要继续说些什么,被走上前的柳婉阻止了。

柳婉盯着李佳佳,神色有些复杂:“李佳佳,你......怎么会跟他在一起,难道不知道他......”

“知道!”李佳佳淡淡瞥了柳婉一眼,重新坐了下去:“那又有什么关系,难道出了事情大家就不是同学了?”

“可是......”柳婉还想说些什么。

“柳婉同学,你别忘了陈风是因为什么进去的!虽然我是个女孩子,但也知道做人要问心无愧!”李佳佳嘴角微翘,隐隐透出一抹讥讽。

她和柳婉之间本来没什么恩怨,但知道了陈风的遭遇后,很为这个女人感到不耻。

柳婉神色一僵,满脸尴尬,嘴巴动了动却半句话都没说出来。

“李佳佳,你好歹也是个大美女,公司那么多帅哥追你,怎么偏偏找了个垃圾?小心点,别被某些社会渣子给骗了!”

这时,柳家一行人中走出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李佳佳,目光有些阴厉。

这个女人叫周媚,是柳婉的表姐,四年前在陈风的公司干过,后来因为吃里扒外被开除了!

现在看到陈风落难,哪里会放过踩一脚的机会?

“不劳周主管费心!”李佳佳面无表情,冷淡的哼了一声:“和什么人交往是我的自由,还轮不着别人来过问!”

“好心当成驴肝肺,别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周媚冷笑。

“都说完了吗?嗯,你们现在可以滚了!”陈风淡漠的瞥了对方众人一眼,挥挥手,宛如在驱赶一群讨厌的苍蝇。

“呵呵,兄弟,祝你们用餐愉快!嗯,看你妹妹这样子,好像清醒的并不是很彻底啊!”

一直没说话的顾海,突然呵呵一笑,嘴角带着一抹阴笑,带着众人转身向二楼走去。

临走时,柳婉深深看了陈风一眼,目中透着些许讥讽。

“陈风,如果你和李佳佳出现在这里是故意让我看的,那就太幼稚了!离婚之事,我绝对不会改变心意的!”

陈风对此,恍如未闻,眼皮抬都没抬一下。

待几人离开后,他不解的问李佳佳:“你也认识周媚?”

李佳佳点点头,郁闷道:“周媚和我一个公司,是我的上司,这人心胸狭隘,最爱给人穿小鞋,我恐怕要惨了!”

陈风笑了笑:“没事,大不了不干了,跟我一起做点别的!”

“得了吧,你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富二代呀,咱们两个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凑在一起能做什么?”

李佳佳撇了撇嘴,摇头晃脑的说道。

紧接着,她突然感觉自己的言语不对,急忙解释道:“陈风,你别误会,我只是开下玩笑,没有其他意思!”

“无妨!”

陈风淡淡笑了笑!

“你应该相信,跟我合作,泥菩萨早晚会变成金菩萨!”

......

就在二人正闲聊着,一个女服务员走了过来,脸上带着歉意。

“三位,不好意思啊,你们点的菜品店里暂时没有了,能否方便换其他品类?”

在饭店吃饭,偶尔遇到食材短缺的情况也很正常。

陈风和李佳佳当即重新点了几样!

然而片刻之后,那个服务员又走过来道:“那个,不太好意思,这几样菜品也没了!”

李佳佳不由蹙了蹙秀眉:“怎么这么巧,我们点什么缺什么?”

口中虽然抱怨着,她还是再次重新点了几样大众化一点的小菜。

“这个......你们现在点的,好像也没了!”

这次服务员没有离开,甚至连菜单看都没看,就直接开了口。

“你什么意思?”

李佳佳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

“来,你说说,现在菜单上这些东西,你们店里还有什么?”

一次两次可以理解!

但一而再,再而三就有问题了!

服务员面武表情,淡淡道;“都没有了!食材要重新采购,你们可以在此慢慢等着,也可以选择去其他饭店就餐!”

“你这是,在耍我们?”陈风皱了皱眉。

“呵呵,我可不敢!”服务员皮笑肉不笑的咧咧嘴:“食材确实没有了,你们若是不满意,可以自行离开!!”

“你,你这是直接想赶我们出去是吧”李佳佳气的小脸通红:“经理呢,把你们经理叫来?”

“我就是经理!”

一个淡淡的声音传来!

陈风和李佳佳随之看去,就见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从楼梯上走下来。

“张扬?”

此人陈风认识,是那个周媚的老公,当初和周媚一样因为吃里扒外被他从公司赶了过去,没想到现在混成餐厅经理了!

“陈大老板,好久不见,没想到还能记得我!”

张扬玩味的瞥了陈风一眼:“我的员工没说错,后厨确实没你们点的食材了,你们自便吧!当然,在这等着也行!”

“你......你这明显是故意的!”

李佳佳满脸怒火,气的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其他客人们看着这一幕,岂能不知道陈风二人在被刻意针对,但没有一个人帮忙开口说话,反而一个个满脸辛灾乐祸。

“美女,说话可得注意一点,不然的话,我可以让保安把你们请出去!”

张扬凑到二人面前,脸上挂着笑容,紧盯着陈风,压低声音道:“没错,我就是故意的,你们又能如何?”

第10章 卷铺盖滚蛋

第10章 卷铺盖滚蛋

陈风眯眼盯了对方少许,突然站起身来。

“你想干什么,告诉你,在我这里可容不得你撒野!”

张扬吓了一跳,急忙向后退了两步。

这种跳梁小丑,陈风实在无意理会,拉起小雨,对李佳佳道:“走吧!这里苍蝇太多,咱们换一家!”

“也好,在这里吃饭真心感到恶心!祝他们破店早日倒闭!”

李佳佳虽然心愤难平,但也没有办法,只好随陈风准备离去。

“哈哈哈,姓陈的,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吧!只要我在这家餐厅一天,你就永远踏不进来半步!”

看着离去的三人,张扬得意的笑了一声,转身上了二楼。

“咦,小兄弟,是你?”

陈风三人刚刚走到门口,两道身影迎面走来,同时响起一个充满惊喜的声音。

感觉声音有些熟悉,陈风定睛一看,不由神情一动。

就见进来的俩人,分别是一个儒雅老者和一个精瘦中年!

这二人不是别人,竟是白天在医院有所交集的秦老和林老五。

“小神医,真是天涯何处不相逢啊,我们又见面了!”

见到陈风,二人满脸欣喜,特别是林老五,激动的脸色都微微有些涨红。

“确实挺巧的!”

陈风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带着二女准备继续离开。

“小兄弟,等等,老夫有些疑问想要请教,不知可否能找地方详谈一番?”秦老见此,连忙说道。

“没错!白天之事,我林家对小神医多有得罪,现在有缘相见,不如赏个薄面小喝一杯,也让我好好表达一下歉意和谢意!”林老五也陈恳道。

“这......”

陈风微微皱眉,看向了李佳佳。

“男人的事情,自己决定!”李佳佳因为刚才的事情,还有些气鼓鼓。

看到李佳佳情绪不佳,林老五疑惑:“小美女,怎么,发生什么事情了吗?还是店里饭菜不对口味?”

“哼!饭菜还没到口就被人赶走了,哪里知道味道怎么样?”李佳佳哼道。

“哦?到底怎么回事?”林老五眉头皱起。

李佳佳心直口快,加之气愤不过,当即把刚才的事情讲述了一便。

“这个混账,找死不成?”

林老五脸色一沉,当即招来一个店员。

“去,把经理给我叫过来!”

那店员面带恭敬,当即快速离去!

李佳佳见此,满脸惊诧:“这......这餐厅是你......”

“没错,我就是这餐厅的老板!小美女放心,此事我定然给你们一个交代!”林老五掷地有声。

片刻之后,张扬赶来。

“混账东西,竟然敢耍小手段把客人往外赶?餐厅交给你负责,就是这样负责的吗?”林老五厉声开口,脸色一片阴沉。

“五......五爷,我......我只是开玩笑的!”张扬脸色大变!

刚才那个店员去叫他的时候,告诉他被客人投诉了!

本以为是其他小事,没想到投诉者竟然是陈风。

现在老板明显知道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这下麻烦可就大了!

“开玩笑?”林老五冷笑一声:“那我也给你开个玩笑,卷着铺盖,马上给我滚蛋!”

“五爷......”

张扬听到此话,顿时惊呆了!

卷铺盖滚蛋?意思是把他开除?

“五爷,我错了!刚才确实是我不对,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他只想着会受到处罚,却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要知道这个位置,他不知道付出多少努力才熬出来的!

“怎么?想让我请你出去?”林老五脸色骤然一沉。

迎着那冷厉的目光,想到对方的真实身份,张扬不由打了个寒颤。

“五爷息怒,走,我这就走......”

他面如死灰,极其不甘的说了一声,同时不忘狠狠瞪了陈风一眼,失魂落魄的转身离去。

林老五看着张扬离开,这才满脸歉意的对陈风道:“陈神医,不好意思啊!都怪店内照顾不周,我这个做老板的郑重向您道歉!

“你这个老板,真够铁面无私的!”陈风嘴角翘了翘,露出一丝玩味。

林老五讪讪笑了笑:“小神医,咱们有什么话,不如去二楼再说如何?”

陈风正好心中有些许疑问想要咨询,当下也没在客气,领着小雨和李佳佳一起向二楼走去!

餐厅二楼,全是包厢。

途径一处房间时,房门突然打开,几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男女嬉笑着追逐出来,一个个脸上头上都沾着奶油污渍。

其中一个少女,身穿一袭白色连衣裙,头戴花冠,跟在几人身后,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哇......唔......”

看到这一幕,原本一直温顺的小雨,突然停下了脚步。

陈风察觉有异,扭头看去。

就见小雨那懵懂的双目微微瞪大,隐隐透着些许兴奋和羡慕。

这让陈风心神一颤,眼中闪过一丝心疼与愧疚!

眼前这种情况,显然是女孩生日,几个朋友在一起为她庆生。

论年纪,小雨和他们差不多,本来也应该享受到这种快乐的。

“神医,怎么了?是不是他们太闹腾了?”

紧随在后面的林五爷见陈风兄妹停止不前,不由开口问道。

陈风摇摇头,突然问道:“江州城内,最适合举办庆典宴会的地方是哪里?”

“当然是君临大厦了!”

走在前面的李佳佳接过话。

“君临大厦,江州第一高楼!能在那里举办宴席,完全代表了身份和脸面!”

“特别是顶层,如果能在上面宴请亲朋,顺便俯览江州美景,绝对是一件美好而又无限光荣的事。”

说到这里,李佳佳不解的问:“陈风,你问这个做什么?”

秦老和林五爷看着陈风,也都面露疑惑。

“君临大厦顶层么?”

陈风喃喃了一声,随即深吸一口气,眼中闪过一抹坚定。

“刚刚想起,三天后是小雨十六岁生日。

那一天,我要给她举办一个轰动全城的生日庆典,地点就定在君临大厦顶层吧!”

因为四年前的一场冲动,让妹妹小雨遭受到了不该承受的灾难,那种愧疚,旁人根本难以理解。

现在,他这个做哥哥的,也只有用这种方法来稍稍进行弥补。

“陈风,君临大厦顶层一般都需要提前半个月预定,而且还不一定能排的上,三天时间恐怕不太行!”李佳佳迟疑道。

“难道没其他办法?”陈风皱眉。

“这个就要问那俩大佬了!”李佳佳看向秦老和林老五。

“我打电话问一下!”林老五摸出手机,一边带着四人向房间走去,一边打起电话。

待走进一件幽静奢华的包厢内时,林五爷结束了通话,冲陈风摇摇头。

“小神医,太不凑巧了!本来君临大厦顶层三天后的日子是个空档,但在一个小时前,却被人定了下来!”

“没法改变?”陈风再次皱眉。

“没有!”林五爷摇摇头:“君临大厦是齐家的产业,除非情况特殊,否则不可能做出改变,哪怕我家老爷子出面都不一定能行!”

“齐家?”陈风沉吟起来。

江州三大家族,齐家为首,他们如果坚持,确实没人能做出改变。

但这只是对一般人而言,不代表他不行!

“小神医,如果您真三天后非用那顶层不可的话,这两天我试试托一下齐家那边的关系,或者找预定那一方,看看能不能有回旋的余地!”林五爷道。

“那就多谢了!”

......

接下来的吃饭过程不用说,期间陈风用手机找出治疗小雨所需的那几种药材给林老五和秦老一一看了一下,想看看利用他们的关系,能不能帮忙找到。

“百年孔雀胆,千年何首乌,万年石钟乳,翡翠玉心髓,竟然还有天机石!”

看着陈风所列举的几种药材,秦老不由倒吸了口冷气。

第11章 头条新闻

第11章 头条新闻

秦老看过众多医书,自然知道这几种东西,在当今这个社会,这些东西可谓凤毛麟角,偶尔出现,立刻会被大家族大势力收藏,就算流出世面,也绝对是天价,非一般人可以获取。

“陈先生,令妹......这......我也算饱读各种医书,令妹这种情况,却是闻所未闻,真是惭愧!”

因为知道了陈风的名字,秦老已然改了称呼,看了看宛如婴孩般的陈雨,他叹了口气,面露愧色。

陈风爱怜的揉了揉小雨的脑袋,如实道:“小雨中的是奇毒醉红尘, 因为时间过久,侵入脑神经,世俗医生,根本不知其理,自然也就不知这种症状所谓何来!”

“况且,就算知道了治疗的方法,因为所需药材太过珍贵,最终也极有可能会功亏一篑!”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秦老皱眉。

“没有!”陈风摇摇头。

“唉,真是苦了这小姑娘了!”秦老惋惜的看了小雨一眼:“陈先生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忙寻找这些药物的!”

林老五也是满口应承,会发动林家所有关系来完成此事。

“陈神医,你看我这家餐馆如何?”

因为念及小雨今天刚刚出院,不可在外久留,吃完饭后陈风当即就要离开。

林老五相送到门口时,突然问了个问题。

“还行!”陈风点点头,知道他对方的话还有后续。

果然,林老五回头看了一眼餐厅的招牌,叹了口气:“白天医院的事情,确实是我们做的不对,为了表示歉意,更为了感谢你救了我家老爷子的命,这家餐馆我送你如何?”

“哦?”陈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从晚上见面起,他就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没想到此人整整一顿饭都没提起白天的事情分毫,倒是挺能忍耐的!

林老五有些尴尬,不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隐瞒的,他索性老老实实的将原委道出。

能请回陈风,就能让老爷子答应一个要求,价值可比一家餐厅大多了。

陈风沉吟少许,取出一颗花生米大小的药丸递了过去:“这颗药丸可以暂时免除老爷子子午时分的痛苦,等这两天忙完了,我会去给他祛除病根的!”

至于餐厅的事情,他现在刚刚出狱,正好需要一些产业稳定下来,自然没必要拒绝。

林老五看着手中的药丸,微微有些失望,不过求人这种事情不可强求。

虽然人没请到,但能让老爷子免除痛苦,也是大功一件。

况且今晚和陈风已经结下善缘,以后想找他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接下来,在秦老的执意坚持下,陈风三人被他亲自开车送回了家。

这老头上屋喝了杯茶后,并没有离去的意思,而是犹豫半晌,提出了一个问题。

“陈先生,你今天在医院救治令妹所用针法,是否是失传已久的四象玄门针?”

“不错!”陈风有些诧异的看了对方一眼:“你怎么知道?”

秦老闻言,眼中闪过一抹难以言喻的喜色和激动。

“没想到,四象玄门针竟然真的存在!曾经我在某本古老的医书上看到过这套玄妙针法的记载,因其描述的效果太惊人,还以为是前人随意杜撰!不曾想,竟是真的!”

白天在医院,陈风带着小雨离开之后,吴医生立刻将他一针把小雨救醒的事情传了开来。

另外,病房的小护士也偷偷录了陈风施针的视频,发到了医院的职工群内。

秦老从视频中看到了陈风的施针手段后,无比震惊,可惜陈风已经离去,无从寻找!

本来他还大觉遗憾,没想到今晚会再次恰好碰上。

“陈先生,那个......,我老头子仰慕四象玄门针已久,不知您能不能阐述一下其中的奥妙?”

深吸一口气,秦老再次开口,心中无比忐忑。

各个行业的佼佼者,都有自己的绝活,没人会随便透露自己的底牌。

果然,陈风摇头道:“四象玄门针门槛甚高,不是一般人能够参透的!”

听到此话,秦老心中一沉,不过陈风接下来的话,立刻又让他如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

“我有一套三才夺命针可以教给你,若是你能将其流传开来,发扬光大,倒是可以造福广大病痛患者!”

三才夺命针秦老也在某本老医书上看到过,夺命意为从阎王手中夺命,效果可谓神乎其神,论名气不在四象玄门针之下,可惜也失传了!

没想到陈风竟然会这套针法,还愿意传给他!

突如其来的幸福让秦老激动的差点晕过去,当即信誓旦旦的表示,若是能学到这套针法,必定终生奉陈风为师,将针法发扬出去。

“秦老言重了,你看现在就开始学习,还是另寻他日?”陈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

“如果老师方便的话,现在就开始吧!”

秦老实在压抑不住心头的好奇和激动,只想快点学习失传已久的绝技。

“也好!”陈风点点头,看向李佳佳。

不等他开口,李佳佳就知趣的说:“你们先忙,我照顾小雨睡觉去!”

“多谢了!”

向李佳佳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陈风招呼着秦老进了自己房间。

直到午夜十二点,秦老才将三才夺命针的基本手法和配合的口诀记住,走了出来。

“多谢老师绝技相传,授业之恩无以为报,老头子我名下有家叫济世堂的医馆,就当做拜师礼送给老师吧!”

“你这又是何必?”陈风摇头。

“我年纪大了,身外之物已是无用!老师的情况我略微了解一些,有些东西在你手中应该更有用!”

听他这么说,陈风也没再推辞,随口接受了下来。

刚刚出狱,一切尚未稳定,有个立足之地也好。

旁边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李佳佳,听到济世堂这三个字,眼睛徒然瞪的浑圆,嘴巴张了几张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憋了回去。

“老师,我仔细琢磨了一下,三天后想要使用君临大厦的顶层也不是没有办法!”

秦老临走之时,突然想起了什么,又转身说道。

“哦?”陈风眉毛挑起:“说说!”

“那齐家的老太爷是我济世堂医馆的常客,一身老伤痼疾难以根除,每月都需要理疗,如果老师有将其治愈的办法,别说使用君临大厦了,将整座大厦送给你恐怕他也愿意!”

陈风闻言,眯了眯眼:“如是这样,倒可一试!”

“那行!那我就约她明天上午到医馆相见!”秦老点点头,开门离去。

待秦老走后,李佳佳惊羡的盯着陈风:“陈大老板,看你样子,似乎好像不太清楚济世堂医馆的情况?”

“不就是一个医馆吗?”陈风疑惑。

“什么叫就一个医馆?你知道这间医馆处在什么位置,每年的利润有多少,整体价值多少钱吗?”

李佳佳看着陈风傻乎乎的样子,咬了咬银牙,小脸微微有些发红。

“哦?你倒是说说!”

见李佳佳那么激动,陈风自然明白济世堂不是一般的医馆。

既然自己做了老板,提前了解一下也无妨。

李佳佳深吸一口气,忍着羡慕道:“济世堂是依秦老名气而建,处在江州中心最繁华的地带,年利润高达千万,若是连带招牌整体出售,价钱更是高的离谱。”

“陈风,也就是说,你现在是千万富翁了!作为老同学,以后我得紧抱你的大腿了!”

“年利润千万,还行吧!”陈风曾经就是亿万富翁,现在更是不缺钱用,对此并没有多大心里波动。

不过秦老能将一个私人医馆做到这个地步,也算不错了!

“什么叫还行,你这就是在装逼!反正我不管,以后绝对不能忘了我!”李佳佳翻了翻白眼。

“好!没问题!我不是说过吗,你跟我做事,肯定会让泥菩萨变成金菩萨!”陈风淡笑。

“得瑟!”

......

夜深人静,陈风盘坐窗前,迎着漆黑的夜色,整个人陷入到了一种奇妙的境界中。

说起来,给柳婉顶罪这件事也算福祸相依。

狱中的经历,让他接触到了一个新的世界。

如果不是妹妹中毒的事情,柳婉和顾海做的那些事在他看来,根本就是笑话而已,不值一提!

一夜时间,瞬息既过!

第二天一早,陈风来到妹妹房间,用银针在其体内逼出米粒大小一滴红尘醉的毒素,小心翼翼的收起。

不知情的人,只知红尘醉是罕世毒药,却不知配合其他药物稍加融合,就是改造人体的至宝。

李佳佳也早早的起床,简单的做了点早餐。

二人刚吃没两口,手机上同时弹出了一条本地头条新闻。

“宛海集团上市庆典和董事长顾海先生与柳婉小姐的订婚日期提前!九月九日将在君临大厦顶层举行!”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