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农门福妃致富记寒露沈司小说雪上一枝蒿全文免费

农门福妃致富记寒露沈司小说雪上一枝蒿全文免费

来源:zsy 作者:雪上一枝蒿 时间:2020-08-01 18:39:13 主角:寒露沈司

农门福妃致富记寒露沈司小说雪上一枝蒿全文免费

农门福妃致富记寒露沈司

第9章 得去趟镇上

沈老汉看这架势,虽然疑惑寒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泼辣,但也知道今天不处理,恐怕是过不去的。

“别闹了,你想怎么分?”沈老汉拿着烟袋走到寒露面前,沉着声问。

“把里正请来立下字据,该怎么分怎么分,是我的一分不能少,不是我的我一分不要。

”寒露理了一把有些凌乱的头发,沙哑着嗓子道。

刚才和马氏那一顿吵,声音太大,没想到竟把嗓子都嚷劈了。

按理还要请族长,只是沈家是外来户,也不是什么大家大族,都是沈老汉说了算。

沈老汉有些迟疑,分个家还要把里正请来,有点儿丢人现眼。

可寒露不管这么多,她不是很懂这里的规矩,回忆了一下,发现原主也是个糊涂的,想着里正请过来,沈老汉也不敢太过偏心。

沈老汉思索了会儿,见寒露一副不按她说的办便寻死的架势,只能道:“行,我去跟里正商量商量,你回去听信儿吧!”

寒露也不多说,回了一个字:“行!”然后也不拖泥带水的,冲几个孩子招招手,“信你爷的话,我们先回家。”

家虽破,但好歹是家。

回家的途中,孩子们像是打了个大胜仗似地,个个开心得不得了,但寒露的心情却一点儿都放松不了。

里正也不是闲着没事儿干,不定什么时候有时间呢,沈老汉也不可能那么积极。

但无论如何,自己至少这几天内不能再去闹了,那样就不占理了。

那,吃什么?

“娘,爷不会是糊弄我们的吧?”虎子有些担心地问。

“不会的,当着全村人的面儿呢。

”寒露摸了摸虎子的大脑袋,小小的孩子琢磨那么多的事儿。

一路上,村里人都远远地避着寒露,连眼神都不敢多瞟一眼。

寒露知道,自己放火烧屋子的说法,显得太没有人情味儿,也吓着这些人了。

可这个时候不狠一点儿,以后不定怎么被人欺负,“寡妇门前是非多”可不是白说的。

回到家,寒露闭着眼睛想了想,然后从脖子里拿出一枚玉牌来。

这玉牌上雕着奇奇怪怪的花纹,寒露看半天也没看出是什么,但玉质似乎挺不错的。

寒露摸了摸玉牌,这似乎是这个家里唯一值钱的家当了。

“虎子,来!”寒露冲虎子招了招手,道,“我们明儿去一趟镇上。”

虎子一愣,眨了眨眼睛:“娘,去镇上干嘛?”

寒露叹了口气,把玉牌递给虎子:“我们去找家当铺,把这个给当了。”

虎子明显不是第一次看到这块玉牌,但却沉默了一会儿,轻声道:“娘,你不是说这块玉牌比你的命都重要吗?”

“这玉牌比娘的命重要,但却重要不过我们四个人的命,你永远都得记住,没有什么比命更重要的东西!”

寒露知道原主舍不得玉牌,恐怕这牌子和她的身世相关。

可如果她和孩子们饿死了,留着这玉牌有毛线用,还不知道落谁手里呢。

“娘,我们不是管爷奶那边要吃的吗?”虎子抬起头看着寒露,眼睛里既有期待,又有忐忑。

“当然要。

”寒露语气坚定地说,接着又叹了口气,“但那边不知道拖到什么时候,就算分了些,也不能坐吃山空啊。

第10章 把玉牌当了

寒露回忆了一下今天见到的沈家,虽然比这草棚子强,但也不是特别有钱的富户,分到她手里肯定也不是什么好田好地。

看了看自己的手和身板儿,寒露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她一个女人带着三个那么小的孩子,别说是薄地,就算是肥田也伺弄不好啊。

所以必须再想想别的办法弄吃的,但不管是什么办法,都必须要有本钱才行,天上哪有干掉馅饼的事。

虎子听到寒露这么说,也没再说别的,只得垂头丧气地点头。

寒露一看便知道,这孩子肯定又在自责呢。

唉,才七岁呢。

“虎子,打起精神来,我们娘俩一起把弟弟妹妹带大,不让他们比别人差。

”寒露拍了拍虎子瘦弱的肩膀,这孩子才抬起眼亮晶晶地看着寒露,然后重重地点了一下头。

在孩子的心里,爹没了,娘就是主心骨。

寒露又把狗子和妞妞叫过来,轻声地叮嘱道:“狗子,娘明天和大哥要去一趟镇里,你在家里带好妹妹,等我们回来好不好?”

“娘,你和大哥去镇上干嘛呀?”狗子好奇地问,而妞妞则直接抱着寒露的脖子不撒手,声音里还带着哭腔,“娘,妞妞也要去镇上。”

“好,等娘和大哥先摸清了镇上的情况,以后肯定带妞妞去。

”寒露摸了摸妞妞虽然有些黄,但却很柔软的小碎发。

妞妞从寒露的颈窝里抬起头,眨巴着眼睛问:“真的吗?”

寒露郑重地点头:“当然,娘说了肯定算话的。”

这一句,又让妞妞高兴起来,立即从寒露的身上跳下来,挥手道:“那娘快去!”

那急切的模样,似乎寒露从镇上回来,就能立即带着她去似的。

狗子拉过妞妞,也一脸小大人的样子:“娘你和大哥去吧,家里有我们呢。”

寒露不仅感慨,真的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比现代的熊孩子要乖多了。

雇不起车,寒露第二天天不亮就和虎子起身走路去镇上。

到了镇上,已经中午了。

倒不是路有多远,而是两个人都体弱,走不快不说,还得走走歇歇,因为她怕低血糖,那样就麻烦了。

镇子不大,但比水月湾是热闹多了,而且还有些走街的小摊小贩。

寒露一路上看着这些摊贩,脑子就没停过,不过这些都要本钱,最重要的还是要把玉牌当了。

小镇上只有一家当铺,门脸儿极小,寒露不禁皱了皱眉,这样的当铺哪里出得起钱,可是却也没别的办法了。

从当铺出来的时候,寒露和虎子的手紧紧地握牵在一起。

“娘……”虎子抬起头来看着寒露,欲言又止。

寒露冲虎子摇了摇头,又道:“娘带你去吃包子。”

“吃……包子?”虎子听了这两个字,立即口水四溢,晕眩的感觉再一次袭来,这一次是幸福的晕眩。

上一次吃包子是什么时候,虎子已经不记得了,但他却坚定地认为,包子是极好吃的。

寒露见虎子轻轻地咽了咽口水,不禁眼眶发热。

想想沈四虽是幺儿,但却跟着人出去做工,想必在沈家过得也不好。

凭沈家的为人,估计虎子也吃不到什么好东西。

第11章 活命要紧

到了热气腾腾的包子铺,寒露特意点买了六个素包子,三个肉包子。

倒不是寒露小气,而是三个孩子肚子寡淡得很,如果大量吃肉,万一肠胃适应不了,回头拉肚子就麻烦了。

“肉包子不能多吃。

”寒露冲着虎子一笑,正要解释,小家伙却认真地点头道,“娘,我就吃半个。”

“乖!”寒露拿起一个大肉包分成两半,一半递给虎子,另一半自己吃。

又庆幸还好自己家在村口,这大冷天的一般碰不到什么人,要不让村里的人看见,不知道会引起什么是非。

出了包子铺,寒露又去粮店买了些米捆在腰上。

这会儿天冷穿的都是棉袄,她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衣服却又薄又肥,把米袋捆在腰上,还真的看不大出来。

“到了村头,你看到有人来,也像娘这样,把包子捆在腰上。

”寒露叮嘱着虎子。

“好的娘。

”虎子眼睛闪闪发光地应道。

娘病了一场,变得有本事了,虎子不知道什么叫希望,只知道自己心里特开心。

回家的途中,虎子一边吃着包子,一边终于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虑:“娘,那块玉牌那么值钱吗?”

寒露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前世她虽然并不是很有钱,却接触过不少病人是豪门贵妇,时不时地就邀请她参加一些慈善拍卖之类的活动,为了增加人脉她也没有推辞,倒也让她长了不少见识,懂得了一些珠宝鉴赏。

这玉牌是真正的好玉,否则她也不会拿去当。

进当铺前,寒露故意问了一下粮店的米价,然后根据米价换算了一下,这个时代一两白银大概等于人民币两百块钱,那玉牌当了一百两白银,也就是两万块。

两万块对于这个家来说,已经算是不少了。

但对于那块玉牌本身的价值来说,只怕只是一个零头。

可想要得再多,只怕那当铺也拿不出来。

若硬要,不定会引来什么麻烦呢。

不论哪个年代,开当铺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她这一个没有依靠的寡妇,还是少招惹为妙。

寒露叹了口气,还是那句话,活命要紧。

想了想,寒露对虎子道:“买得没有卖的精,那当铺是不会做亏本生意的。”

虎子点了点头,却又问:“那会不会不止一百两银子,咱们吃亏了呢?”

说到“一百两银子”这几个字,虎子的小身子往寒露身边靠了靠,他觉得自己家怕是成了水月湾第一富户了。

“虎子,别想太多了,很多事情要懂得适度,否则就有可能成为祸事。

”寒露认真地对虎子道。

“我明白了娘。

”虎子立即回道。

“你明白?你明白什么呀?”寒露不禁笑了。

“就像根子的姐姐一样的,她去县里一家富户家当丫环,却想做小妾,结果被赶出来了。

”虎子一本正经地看着寒露回。

寒露顿时愣了,这才多大点儿的孩子啊,就小妾小妾的……不过想想这时代有的十四岁就成亲了,她也就认了。

“对,就是这意思吧,攀自己攀得着的。

”寒露勉强笑了笑,心里想的却是,绝对不能让这三个孩子这么早成亲。

母子俩吃饱喝足了,走得比上午要快多了,快到水月湾了,太阳还没落山。

“娘,我们屋门口怎么有那么多人呢?”虎子眼尖,指着远处对寒露道。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