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太子殿下的千层套路完整版-苏挽和苏元璟免费在线阅读

太子殿下的千层套路完整版-苏挽和苏元璟免费在线阅读

来源:zsy 作者:临鸾 时间:2020-08-01 18:27:57 主角:苏挽和苏元璟

太子殿下的千层套路完整版-苏挽和苏元璟免费在线阅读

太子殿下的千层套路苏挽和苏元璟

第9章 被发现了

没多久花满楼的花妈妈便亲自过来了:“小公子,若是想听恒娘弹琴的话,要三日后。”

苏挽十分懂行情的拿出一百两银票:“就那有劳花妈妈帮我安排了,这是定金。”

花妈妈将银票收起来,眼睛都笑出褶子了:“小公子放心,我定帮你安排妥当,到那日,恒娘所有的时间都由小公子做主。”

目的已经达成苏挽便要起身离开了,当她打开房门时,迎面走来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她瞳孔一缩,对方也刚好看了过来……

砰!门用力关上。

跟在她后面的鸳鸯被她吓了一跳:“姑娘?”

“嘘!”苏挽将食指抵在唇间:“别说话。”

苏挽后背抵着门,心狂跳不停,真是造孽啊,怎么逛个烟花之地还能碰上二哥?

希望刚才那一眼他没有看见自己!

“子渊,你在看什么?”

“嗯?没什么。

”苏元璟收回了视线,薄唇微微抿了下,朝着身后的顾简使了一个眼色,顾简便悄悄的退出了人群。

一只手搭上了苏元璟的肩膀,苏元璟皱了下眉头,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率先走进房间。

平阳侯世子宋岚跟上道:“子渊,你才华横溢,就不考虑考取功名,进入仕途?”

其余几人也附和。

他们之中,除了苏元璟跟宋岚身份尊贵,其余几个人都是府中毫不起眼的庶子,因为小有才华,才入了宋岚的眼,跟他有些交情。

苏元璟:“我懒散惯了,不喜束缚,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况且当一只闲云野鹤倒也挺好的。

”苏家不需要这么多辉煌。

宋岚劝道:“子渊兄,此言差矣,人生有四方之志,你满腹经纶,若不为民,当真可惜。”

“宋兄。

”苏元璟微笑着打断他的话:“人各有志,宋兄的好言我记下了。

今日出来只为玩乐,如此良辰美景,说这些便没意思了。”

宋岚笑道:“是我小气了。

”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那我便自罚一杯吧。”

苏元璟的手轻轻搭在他的手腕上:“你跟尉迟姑娘的婚期将至,这一杯可就少了。”

宋岚跟摄政王的女儿定了亲,于明年四月份成亲。

“怎么?你这话里的意思,我大婚之日你是不打算来了?”

“我跟无望大师约好,过完年便同他四处走走。”

宋岚遗憾道:“你这好不容易在淀京待了大半年,我还以为你要留下不走了呢。”

苏元璟笑了笑没做声,之后有舞姬进来献曲,献舞,倒是很快将气氛活络了起来,几个人开始聊起了风花雪月。

另一头,苏挽等了一会后,悄悄拉开了门,确认苏元璟已经离开后,才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她整理了下衣服,用折扇半掩着面离开了花满楼。

她匆匆离开的背影正好被平日跟他在学堂玩的比较好的纨绔眼中:“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文泽?”

“不是像,是本来就是他。

”宋逸说道,他是宋岚的弟弟,平时因游手好闲,便跟苏文泽几人玩的好。

与苏文泽、刘嵩、钟睿三人年岁相仿,在淀京是出了名的纨绔,他们四人身份尊贵,尤其是钟睿跟刘嵩,一个出自荣亲王府,一个出自镇国公府,没几个人敢得罪他们。

第10章 他果然看见了

“真是他?”刘嵩目瞪口呆:“刚才他是从哪里出来的?”

花满楼?他没看错吧?

钟睿嗤笑道:“嗤,苏文泽真是不够兄弟啊,亏我们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带上他,他竟然瞒着我们逛这种烟花之地,真是太不够意思了!”

刘嵩:“我原打算将他念了好久的孤本送给他,如今看来我还不如喂了狗!”

几人越说越来气,笼中刚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鹦鹉突然就不香了。

尚不知被记恨上的苏文泽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

怎么突然有股不详的预感?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四少爷,现在是亥时了。”

这般晚了?苏文泽皱眉:“三小姐回来了没有?”

“未曾。”

苏文泽在房间里面来回踱步:“你去前院盯着,回来后立马通知我,若是亥时过了还不回就派人出去找找。”

苏挽已经溜回了汇品轩,一坐上马车她便迫不及待道:“回府。

”说完又改口:“等一下,先去周记。”

她答应了要给苏文泽买话本的。

苏挽赶得及时,在周记要关门的时候到了,她给苏文泽买了话本后便让马车回府。

苏文泽的小厮一直在前厅等着,眼看亥时都要过了,心都快急出嗓子眼。

正要准备出门找人,就看见她回来了,一颗心终于落下,“小姐,你可总算回来了。”

“嘘,小声点,这是给你家主子买的话本。

”苏挽正要将话本扔给他。

“四弟。”

身后传来一道令她头皮发麻的声音。

苏挽手足无措的将话本藏于身后,一转身对上苏元璟那暗沉沉的眼神,心中一阵发慌。

二哥怎么回来了?

他不是在花满楼吗?

难道在花满楼他看见自己了?所以特意赶回来?

应该……不会吧?

苏挽揣着小心肝,忙底下头,压着嗓音轻唤了一声:“二哥。”

苏元璟走到她的面前,他高出她一个头,那身不怒自威的气势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苏挽手心开始冒出冷汗,心里也慌的一批。

他伸手:“拿出来。”

苏挽:“……”

两人僵持了足足好一会,她才慢吞吞的将话本放在他的掌心。

苏元璟随意的翻了翻:“我若是记得没错的话,四弟的生辰是在二月?”

“……对。

”这跟拿她的话本有什么关系?

“也不小了,再过两年便可议亲了,也该懂得何所为,何所不为了。”

苏挽:“?”好端端的说这个干吗?你要骂就赶紧骂呀,我受得住。

反正骂的也不是她。

苏元璟将话本还给她:“以后那种地方不准去了。”

他果然还是看见了。

苏挽将脑袋垂得更低了:“是。”

苏元璟始终觉得她在敷衍自己,他半眯着眼睛:“你去那种地方做什么?”

“我也没干什么,就,是去听听曲儿。”

“哪里不能听曲,跑到那种地方?”苏元璟语气沉沉,他虽然不知道苏挽去花满楼做什么,可那是她一个女子应该去的地方?

都有胆子来找他借隐卫了,还有什么事情不能来找他商量?

第11章 媒婆上门

见他动了怒,苏挽立马乖巧认错:“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也是衰,她第一次去就碰见了他。

下次出门她要好好看看黄历。

苏挽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二哥,这件事你能不能帮我瞒着?要是让父亲母亲知道,得剥我一层皮。”

四哥哥是无辜的。

苏元璟将自己的衣袖扯了出来,绷着的脸柔了几分:“下不为例。”

“谢谢二哥!二哥真好!”苏挽顿时眉开眼笑了起来:“那我就先去休息了啊?”

“等等。

”苏元璟叫住她:“以后,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可以来找我。”

苏挽:“嗯嗯。”

她一定不会客气哒!

半夜开始下起了大雪,一直到清晨都未停下。

苏挽打开窗户,伸手接了一片雪花,入掌即化,还带着一丝凉意。

冬兰赶紧将手炉递给她:“小姐,当心着凉了。”

苏挽笑了笑,似感伤的说道:“只碰一碰便担心会着凉,那那些连身像样的御寒的衣裳都没有的人,又该如何呢?”

这话,冬兰不知道如何接。

她见苏挽不太高兴,迟疑了下,便建议道:“要不,等雪停了,我们去堆个雪儿玩玩?”

苏挽摇了摇头:“让厨房做一百个馒头……”顿了下,又觉得有些不妥,从荷包里面拿出二百两给她:“熬一锅白粥,把这二百两银票换成一两的碎银子,再让人把城里的乞丐集合到一块。”

冬兰拿着银票出去了。

苏挽去了苏夫人那,她过去时,有一个头戴大红花的女人正眉飞色舞的说着些什么。

苏挽静静听了一会,才明白那是淀京的媒婆,给她大哥说媒来着。

她解开斗篷交给丫鬟,刚掀开帘子走入内室,苏夫人仿佛看见救星般,将她拉到了身边:“晚晚,你来得正好,快过来帮娘看看。”

苏挽上身搭着米色袄子,领口用了上好的狐狸毛边,衬得那张小脸顾盼生辉,下搭绛红色马面裙,浅浅一笑,便好似万花齐开,让人眼前一亮。

那媒婆看直了眼,好一个别致的小美人啊,就是看着年纪太小了,不然定要替她说个好媒的。

苏挽:“娘,你这是要给大哥找媳妇吗?”

“是啊。

”那日宫中的事情,苏夫人多少也了解了些,她是真的怕了宫中的阴谋诡计,故而想早点让儿子成家。

苏挽将画还回去:“婚姻大事,我可不敢随意乱点鸳鸯,娘,你先挑几个中意的,等哥哥回来,再问问他的意思呗。”

“也只能如此了。

”苏夫人挑了五个姑娘,待媒婆走后,苏挽十分殷勤的替苏夫人揉肩。

苏夫人将手搭在苏挽的手背上:“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什么时候跟娘这么见外了?”

苏挽笑吟吟的挽着她的手臂,撒娇道:“还是娘最懂我。”

“你从我肚子里面出来的,又是跟在我身边长大成人的,你什么心思我还不懂?说吧,想要什么?”

“我记得去年你给家中下人做衣裳,还剩了不少的布,娘,能不能把这些布给我啊?”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