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爱无归路结局 酒里小说全集

爱无归路结局 酒里小说全集

来源:zsy 作者:酒里 时间:2020-08-01 18:09:42 主角:江临南乔

爱无归路结局 酒里小说全集

爱无归路江临南乔

第九章 乔乔别怕,死了才好

南乔忍着屈辱想让他快点结束,没想到换来的是江临无休无止的掠夺,等结束后,已经第二天了。

南乔坐在病床边,眼圈红红的,强忍着酸涩,南丰毅虽然醒来了,但还是要戴着氧气罩,说话也不利索,只有断断续续的几个字。

“乔乔……别怕,爸爸,会好。”

南乔哽咽点头。

这个节骨眼上,她不想多问什么,只想自己的父亲快点好起来。

现在已经是个好的开始了,她必须更加坚强才对!

南丰毅睡着后,南乔被带回了南家,才刚进家门,就看见许曼贞站在楼梯上指手画脚。

“你们想干什么!”南乔冲过去,从下人手中将父亲最喜欢的古董花瓶夺回来,紧紧的护在怀里。

许曼贞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勾唇得意的笑:“南乔,江临该不会没告诉你吧,这房子将来是留给我们做婚房的。”

南乔的心脏痉挛了一下,疼得她站不稳。

许曼贞拍了拍手,带着她的人走了,“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让她好好的留恋一下吧。”

许曼贞得意的笑着离开。

他们前脚刚走,后脚南乔用力将门关上。

身子缓缓滑下,她紧紧的抱着膝盖,将头埋了下去,肩膀小心翼翼的颤抖着,齿缝压着哭声,一点一点的溢出。

深夜,江临从外面回来,一脚踹开南乔的房门,看到地上的行李箱。

南乔正想起身,江临突然扑了过来,将她按在地毯上。

扑鼻而来的酒味,江临喝醉了。

南乔挣扎着要起来,江临整个人趴在她身上,低沉的叫了一声:“乔乔……”

南乔的心脏剧烈一颤,久违了的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南乔的心尖酸到极致,不断的痉挛抽搐,疼得她眼泪直流。

下一秒,江临封住她的唇,那样难舍难分,就如在过去的戏里一样。

南乔的心脏疼得差点停止跳动,江临的手捧在她的脸颊上,那只手是他平常戴手表的手,可现在,手表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手腕上突兀的三条伤口,好像是用钝刀割的。

“你的手……”

江临的动作被打断,他的视线随着南乔移动,落在了手腕上那三条伤口上。

江临,你在想什么呢?

她是南乔,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

那只捧着她脸颊的手忽然一转,用力的掐着南乔的脖子——

“为什么你们还能好好的活着!”

南乔被掐着完全说不出话来,勒在脖子上的那只手像是要烙进她的血肉里,

就在南乔的脸色呈现出一种非正常的暗色,江临突然把手松开。

空气穿过喉咙火辣辣的疼。

江临突然开口道:“你今天去医院了,看到你爸醒来了是不是特别高兴?”

南乔抓着脖子说不出话,有不好的预感。

江临冷笑:“可是我一点都不开心。

果然——

“南丰毅死了才好!”

“不要!”

南乔紧绷的神经断裂,带着哭腔央求:“别动我爸,你有什么怨气冲着我来,我爸犯下的错我来承担,我来赎罪!”

“赎罪?”江临喃喃的重复了一句,阴冷的看着南乔,“你要赎罪是吗!好啊,南乔,我看你要怎么赎罪!”

他一把将南乔拽了起来。

第十章 永无宁日,不要离开我

南乔被塞进车里,车子飞一般地窜了出去,一直到城郊的墓园才停下。

江临将南乔拖上墓园,让她跪在一块墓碑面前。

当看清上面刻的名字,南乔浑身的血液仿佛都被冻住了。

这是江临父母的墓。

“如果你能让他们重新活过来,我就放过南家,否则,只要我活一天,你们南家就永无宁日!”

江临冷沉的声音在黑夜里犹如从幽冥地狱传出来的,句句刺骨。

他忽然掐住南乔的下颌,逼迫她抬头。

南乔一眼看到他们的死亡时间,原来今天是他们的忌日。

难怪每年的今天江临都不在南家,等到第二天才出现,双目通红,冷冰冰的仿佛就像是变了一个人。

“要赎罪?”江临的话里尽是残忍,他看着南乔苍白的脸,蓦地松了手,冷声道,“那就在这给我好好跪,不到天亮,别想下山!”

江临走了,墓园里只有南乔孤零零地跪坐在墓碑之前,一滴滴的泪水砸在手背上。

她突然惊醒,猛地擦了几下,可眼泪却越来越多。

她不该哭的,她没有资格在江临父母的墓碑前面哭。

蚀骨的痛意从心底蔓延开,顺着她的四肢百骸窜到大脑上,将过往的回忆全都勾了上来。

那年她七岁,爸爸领了一个少年回来。

“乔乔,叫哥哥。”

南乔仰着小脑袋,她记得那一年院子的海棠花开得很好,她望着从日光下走来的白衣少年,脆生生地喊了一声哥哥。

从此江临两个字就像在她心里生了根,渐渐发芽,一发不可收拾。

他用这世间最尖锐的刀刺进她心里,她早已弥足深陷,他却冷眼旁观,完成他的报复。

呵……

江临,江临……

山上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南乔的衣服很快就湿透了,已经入冬了,山上的寒气很重。

忽然小腹一阵抽痛,疼痛越来越剧烈,南乔痛呼一声,整个人缩成了一团,雨水冲刷着额头的汗珠。

“好痛……”

雨越来越大,南乔的声音很快就被湮没在山间了。

她试图站起来,可疼痛使她直不起腰背,意识正在在慢慢的抽离,恍惚的一瞬间,整个人摔在了地上。

尖锐的石头从她的手掌根划到手心,触目惊心的伤口,钻心的疼痛顿时让她清醒了几分。

孩子……

南乔脚底打滑挣扎着从泥地上爬起,颤抖着抓起那块石头,弓着背朝前走——

快撑不住时,她便用石头划手心的那道伤口,用另一种的疼痛保持清醒,她必须抓紧时间离开这里!

血水顺着手心滴落,但很快就被雨冲刷得无影无踪。

不知道走了多久,手心血肉模糊,南乔的双腿直打哆嗦,小腹时不时传来尖锐的疼痛。

仿佛感应到什么,绝望袭上心头。

“不要丢下我,再坚持一会儿,我一定会救你,我一定会……”

南乔哆嗦着摔进泥地里,挣扎着站起来,无助的哭着:“不要离开我……”

一道亮光穿过雨幕,南乔听见有人在大声呼叫着她的名字,可是她再没力气抬头去看,身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第十一章 血色梦境,没能保住

江临一直坐在车上,总是回想起当年父母被南丰毅设计后债台高筑,从高楼一跃而下的一幕。

鲜血染透了白雪,惊心动魄的印在他的脑海里,午夜梦回,指间缠绕着他们的鲜血。

雨水怒刷着车窗,他半睡半醒着,心脏揪着疼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南乔小时候的样子。

那天南乔走丢了,南家派出所有人去找。

只有江临知道她在哪里,因为是他带她去的那个地方。

当时她背对着他蹲在旁边,只要他走过去,从她的背后一推,她就会掉下去了。

到时候谁都以为她是不小心失足掉下天台,他就能如愿看到南丰毅失去至亲之痛,让他也尝尝骨肉分离的痛苦。

他明明可以下手,只要再往前走一步,伸出手。

她什么都不知道,她不会知道。

可那个小小的女孩就这样撞进他的怀里,仰着哭得脏兮兮的小脸,明明上一秒还十分委屈,却破涕为笑:“我知道哥哥会回来找我的,乔乔听话,在原地等你。”

他明明可以……

等他清醒过来时,已经浑身湿透的站在墓地上,大雨倾盆,路边只有被雨水冲刷的凌乱的石子儿。

没有半个人影。

很显然,她跑了。

呵。

江临低头扶着额头,手背青筋凸起可怕的弧度,阴影下的半张脸透着森然冰冷的笑。

在原地等他……他为什么还要记得这句话?

别忘了江临,她是你杀父仇人的女儿!

助理跟上来,挂了电话说:“南小姐被陆沉风带走了。”

江临黑沉着脸正要下山,这时许如海打了电话过来,“江临,曼贞有点不舒服,你赶紧过来看看她吧。”

江临的沉默令他十分不满:“你别忘了,曼贞就快是你的未婚妻了,到时候你想要的,我都会鼎力相助,否则的话后果自负!”

……

南乔望着惨白的天花板,唇瓣干裂,哑着声音:“小陆哥,你再说一遍。”

她的声音很轻,轻到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却是每个字都沉重的砸在陆沉风的心口上。

他看着南乔,眼神讳莫如深,低声说:“乔乔对不起,孩子,没保住。”

南乔眉头一皱,揪着被子的双手骨节紧绷着仿佛要刺破皮肉,泛着青白的寒意。

她缓缓的拉起被子将整个人都包了起来,单薄的像融入了白色的被子里,陆沉风不敢触碰,守在病床边,看着她慢慢的蜷缩着身子。

被子底下溢出一声压抑粗哑的哭声。

对不起,对不起……

心脏像被人生生的挖去,她狠狠的揪着胸口的衣服,好痛,好痛……

手心的伤口裂开,鲜血染红了胸口。

是她没用,是她没用!

她明明那样期待孩子的到来,她开始计划未来,她多么渴望那个孩子。

这是天意吗?

注定她和江临之间的一切都只是幻影,所有的都是假的,所以,上天就要将她的孩子收回去吗?

渐渐的,整间病房里就只有南乔痛苦的哭声。

陆沉风触碰到被子的手在此刻像是被烫到了一般。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