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穿越后让大佬入赘了作者洛橘全文阅读目录

穿越后让大佬入赘了作者洛橘全文阅读目录

来源:zsy 作者:洛橘 时间:2020-08-01 17:57:17 主角:何双、童代代、容之衍

穿越后让大佬入赘了作者洛橘全文阅读目录

穿越后让大佬入赘了何双、童代代、容之衍

第9章 洞房花烛之夜

“你……一直都在啊?”何双边说话,边和容之衍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对啊,为夫在等着你,都几更了,娘子才回来。

”容之衍掀开一边的被角,半坐在床边。

“春宵一刻值千金,别忘了今天是我们的洞房之夜。”

“洞房……洞房”何双听到这两个字慌了,她都想爆出口。

她一眼都没见过眼前这男的,虽然是长的很帅,可是她心里的剧本从来都不是这么快就结成一对啊。

“那个,我……”

“怎么了,娘子是对为夫不满意?”

何双石化在原地,这话再深一层,她可不可以视为少儿不宜啊。

待何双想好怎么回答时,容之衍走到了她身前,两人仅为的10厘米的距离,容之衍的俊脸在何双的眼眸间瞬间放大。

“你干嘛?”何双下意识的往后退,她腰间伸出一手臂拦住了她后面的退路。

“想退到哪里?”他的醇厚的音线在她耳边响起,他幽深黑暗的眼眸深深的看着何双,轻柔的说道:“娘子,不可以这么不守信用,为夫在大堂上已经斟茶于你的婢女,这么我已是娘子的人,你可要对我负责。”

负责,开什么玩笑?不行,我不能跟着他的套路走,这货分明在撩妹。

何双都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喷到她的脸上,痒痒的感觉。

“那个,相公我们有话好好说嘛,对不对?非得那么近的距离说吗,我耳朵还是好使的,远些我也听得到的。

”何双尽量压低声线,轻轻的说道,双手在推搡着容之衍。

不知情的人看到这一幕都会以为何双欲擒故纵的撩着容之衍。

“哦。

”容之衍松开了抱住何双的手,往后退了一步。

“不知娘子要和我说什么,不如床上说如何?”

“好啊。”

何双人已经被容之衍拉到了床边,他修长的手抚过她的脸颊时,闪过了一丝的犹豫,即逝。

何双轻声的媚笑着,“可是我们还没有喝交杯酒呢,不是吗?”她举起一杯倒满酒的杯子递到容之衍面前。

“喝吧,夫君。”

“不是交杯吗?娘子那杯呢?”容之衍眼眸转之,把自己那杯递给了何双,拿起杯子另外倒了一杯,“这样不就是一对了吗?”

何双干笑了几声,刚刚她在酒杯里放了迷晕药,想把容之衍灌醉,但不成被他倒打一耙。

“啊……我肚子好像有些疼。

”何双一脸难受的捂着肚子。

“怎么会痛呢?”

何双灵机一动,声音娇弱的说道:“人家也不知道,可能是人家每个月都会来的。

”说着,她一只手搭上了容之衍的肩膀,顺势身体坐在他的腿上,一脸娇羞可怜的说道:“夫君,我这来了月事,恐怕我们今天的洞房之夜,你要独守空房了。”

说着,拿起她位置的那杯酒递在手中,轻轻移到了容之衍的嘴边,柔声的说道:“我知道你一天很累了,但是我不能服侍你是我的错,那就由我为你更衣,做到一个妻子的责任是不是?”她青葱纤细的手划过他坚毅的侧脸,眼眸里含着柔情,手渐渐的将杯子里的酒送入他的口中。

十秒之后,容之衍整个人往前扑桌子上。

何双推开了容之衍站起身,眼底全是不屑,“渣男,色鬼。”

何双看着容之衍,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劲,他一个大男人肯定比她一个女人肯定有力气的多,等他醒来秋后算账怎么办?

她干脆把屋内看起来比较耐长的东西扯了下来,绑住了容之衍的手和脚。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占老娘便宜。

”何双拍着手,像似处理了什么大事一般。

然后,手在容之衍身上多次搜寻上下其手,并没有搜到任何东西。

何双插腰泄气的看着瘫了一身的容之衍,居然在他身上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还是他自己藏好了,才没有让她找到,这让她如何回去啊!

“剑!”对,游戏里容之衍使用的就是剑,可是他现在的剑呢!

一眼览下,屋内并没有武器。

何双把容之衍拖到了房间的犄角旮旯处,自己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安稳的睡去。

从床上慢慢传来安稳睡眠的气息,男人瞬间的睁开双眼,像似蛰伏在黑暗的野兽。

他看向床上熟睡的人儿微勾唇角,单手反着将她绑的不牢固的绳索解开了。

他轻步的走向了床边,何双此时的睡姿无法形容,就是大写的一个乱,睡的七歪八倒的。

他眉眼星辰带着疑惑和不解看向床上睡着的人儿,紧皱的眉眼慢慢散开,在床边轻轻坐下。

他早已料到何双会出一些小把戏,只是没想到是她居然随身带着迷药。

他也看到了何双将药倒进那个杯子里,只是他不过是想将计就计罢了。

他最后放弃抵抗,完全是因为他看到何双好像有些挂不住脸,就顺势将酒喝下去。

如果这杯酒不喝下去,整晚也不知道何双会再出什么把戏弄晕他。

何双伸了伸懒腰睁开眼,何花就拿着脸盆走了进来。

一转身却看到新婚的姑爷蹲在犄角旮旯被绑着,吓了一跳。

反倒是何双很无所谓的走过来洗漱,说道:“何花,你准备早餐到我房间吃吧。”

“是。

”何花出去的时候,极其同情的看了一眼还“没醒”的容之衍。

何双走到容之衍身边,“这家伙真能睡啊,难道是昨晚我用的剂量过大?”用脚踢了一下他,“喂,醒醒。”

“嗯……”睁开了迷茫的眼睛,容之衍一副疑惑的眼神看向何双,“我怎么会在这?你绑着我干嘛?”看着自己全身被束缚着。

“你呢,是我绑的,顺便老娘也和你说清楚,我压根就不想和你成亲,是我爹非得让我和你成亲。

我才只好答应,所以我和你没有夫妻之实,只实夫妻之名。

”何双半弯着腰,像极了古惑仔般的语气说道。

何花此时拿着早餐走了进来,“小姐,早餐到了。”

一有吃的何双就奔着饭菜过去,何花提到,“小姐,要不把姑爷放了吧,这始终不是太好。”

“我觉得挺好的,就让他绑着,清醒清醒。”

何双拿起香喷喷的肉包子,咬了一大口,相当的美味。

一阵空饿的声音从容之衍的方向传来,何双瞟了他一眼,嘴角甚是玩味。

第10章 试探

何双拿着香喷喷的包子蹲在容之衍面前,引诱的说道:“想吃吗?”

容之衍咽了一下口水,看向何双点头,“想,你会给我吃吗?”

“当然了,只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些事情,我就给你吃。”

容之衍反倒笑了笑,“怎么,你现在要威胁我了是吗?”

“威胁,那也得看你够不够资格,你也顶多是告知你一声而已。

”何双站起身低下头看着容之衍,“你和我合作,我们互不相关,你要出去找做什么我不干涉你。

但是我爹哪里你必须帮我作掩护,怎么样?这合作,你很有好处。”

“这个提议好像是不错,但是不够。

我再加一条……”

“怎么那么婆妈,什么条件?”何双真是受不了,节骨眼上挑毛病的人。

容之衍顿了一下,眼眸定怔的看向何双,“我可以帮你打掩护,但是我先问你问题。”

“什么问题,你问吧。”

“既然你不愿意,为什么要答应这门婚事。

”容之衍望向何双,不解的眼神。

“喂,大哥,事实上我是被逼婚吧。

”何双一脸的不爽,“你哪来那么多话,一句话到底答不答应。”

“如果我说不呢?”容之衍脸上充满得意的魅笑。

“你……”何双望着容之衍那张脸,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想怎样?”

“我还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这话把何双气的挤眉弄眼的,这货开始坑人了是吧。

居然会举一反三,给他根棍子顺势往上爬。

“问吧,赶紧问。”

“你有没有去过祥宁庙,十岁的时候。”

何双轻皱眉,她哪里知道原主十岁的时候都干了什么,她刚穿越过来的。

“没有啊,十岁的时候哪知道。”

“那你最近呢,有去过吗?”容之衍两行眉陀皱在一起,似乎很急切,和刚刚谈判似一切胜劵在握的模样截然不同。

“当然没有,我去庙里干嘛!”

何双的话一说出口,容之衍眼眸闪烁的光,瞬间黯然下去。

“喂,刚刚我们说的合作,可还算数啊。

”何双看出容之衍的异样,生怕他出尔反尔。

容之衍抬眼,重现眼中的疏离和冷漠,唇角微勾,“当然作数,那就一言为定了,互不干涉。

那你现在可以松开我了吧!”

“等一下,你是问了我问题,可我还没有问你问题呢。

”何双促狭的双眼盯着容之衍上下瞟之。

“你……身上为什么没有武器啊!”

“武器?”

“就是剑啊,你不随身携带的吗?万一有危险怎么办!”

容之衍深皱眉头,很嫌弃的语气说:“你成亲随身带一把剑啊,还有谁和你说我要带剑的。”

“你的武器不是一把剑吗?”何双被容之衍搞混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的武器是一把剑?”容之衍就感觉这丫头昨晚爬墙之后又没走,肯定有鬼。

“那不是剑什么是什么,屠龙刀?”

“啊?”容之衍表示他听不懂。

何双心里万个草泥马走过,剑来剑去,都说成贱了。

想必在他身上问再多,也问不出回去的办法,自己到时候再想办法。

估计,就算到时候两件物品在手也没有办法让他回去。

午饭过后,容之衍与何双一同到大堂给何畅敬茶之后,何畅痛斥了一顿何双。

心里总觉得那一晚对不起宋姑娘,毕竟请她来却没想到让人遭遇此事,越想心里越愧疚。

便让何双和容之衍两人三天过后一同到千雀门给宋姑娘道歉,对于何畅这个提议何双破天荒的赞成。

新婚第二天晚上,何双把被子和枕头一通扔地上。

何花看了一眼,怯怯的说:“小姐,如果这被老爷知道……”

“你不说,我不说,他不说,老爷是不会知道的。

”何双得意洋洋双手环抱于胸前。

说着,门被推开,容之衍一身灰白锦袍踏门而入,那身影风华绝代。

这男人存在世上,真是个祸害啊,啧啧啧~何双心里不断呻吟到。

“看够了吗?”躁动的嗓音,低沉醇厚的在何双耳边响起。

待何双反应过来之时,屋内只剩两人,他已经杵立在她身前。

何双潜意识的往后退几步,用手指了一下地上的被褥。

声音低吟的说道:“你今晚睡这吧。”

刚刚沉迷别人的美色,这个时候说话都不敢大声,总有着一丝的心虚。

他思索了片刻,垂头低笑。

坐在圆桌子旁,倒之倾茶递过给何双。

“娘子,昨晚的酒你放了什么东西。”

何双接过茶杯的手颤了一下,镇定心神在旁边坐下,挠了一下脸颊,“我什么都没放,你别血口喷人呀。”

“哦?你那么紧张什么,做了亏心事就不承认?这是何府大小姐的作风?”他冷笑道,眼中的冷漠一瞬而逝,“那我昨晚是怎么被你绑的,你应该是一清二楚吧。”

“哦,原来你早就知道,那杯酒有药对不对?怪不得,你昨晚还特意换杯子。

”何双气的站起身,发颤的指着容之衍。

容之衍对于何双的态度倒是不以为然,轻描淡写的说:“如果,不想昨晚的事我告诉你爹的话,往后我睡床,你睡地板。”

“我们早上不是说过协议的吗,你怎么那么快就不守信用。”

何双此刻发现容之衍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是她低估他了,此人时而好说时而阴暗,说不准什么时候出阴招。

“别忘了,我说的是替你打掩护,而不是隐瞒你让我睡地板的事,吃亏的事我可不会做。

”他畅饮一杯茶后,站直身子,开门见山的说:“要不告诉你爹我们没有夫妻之实,伤他老人家的心。

要不你睡地板,你选择。”

他环抱双手在胸前,一脸饶有深意的等着何双的选择。

“你当真不怜香惜玉。

”何双存着最后的一丝希望看着容之衍。

谁知,容之衍毫无任何作态。

最终,何双败落气屡的走到地板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抬头瞧着容之衍。

容之衍径直的走到床边,直接躺下,翻过被子,眼睛一闭。

再也没有任何的动作之余,安静的清楚听到外面的树叶扇动。

第11章 三朝回门

接下来的日子,何双简直被反客为主。

虽说,容之衍是入赘的身份,三朝必回门,礼数这种事情,大户人家当然不可少。

“双儿,小衍有没有欺负你啊。

如果有的话,爹肯定饶不了他。

”容池慈爱的目光看着何双。

何双心里腹诽了万遍容之衍的不是,但表面还是微笑的说道:“没有,他对我可好了,是不是啊夫君。

”说着,她还主动的挽上容之衍的手臂,一脸的恩爱模样。

她故意‘夫君’两字咬的特别重,容之衍头斜下的看向她脸上的笑,有些愣神。

“看到你们两个如此的幸福,我就放心了。

”容池长吁一口气,“小衍,你随我去书房,有事与你详谈。”

书房内,容之衍脸色都变了,神情特别凝重。

“事情审讯之后,可有结果,那人怎么说?”

容池沉重的摇摇头,“此人已经咬舌自尽,还没来得及审问。

我猜想这一定是受过一定训练的秘密组织……”他随后停顿了一下看向容之衍,“他们可都是冲着你来的,万事都要小心,千万不可操之过急。”

“我知,只可惜我之前伤的太重,事情已经开始在脑子里空白了。

”他刺痛的扶着太阳穴处。

“没事,我们慢慢来。”

“啊!”一声破天荒的尖叫声,容池和容之衍迅速同样的反应,朝厅外走去。

厅中,只有寥寥几人,两个仆人和何双。

何双握着手掌处的伤口,容池走来询问,“怎么回事?”

一个仆人连连的歉意,“老爷,我刚刚端茶给少夫人的时候,少夫人刚好转身,茶杯碎了一地。

我蹲下去拾碎片的时候,少夫人热心肠的蹲下来帮我拾起碎片,不小心划到手了。

老爷,你罚我吧。”

何双摆摆手,看着容池忙着解释说:“不是的,您也别怪她,是我自己不小心。”

本身是她想周围看一下,有没有容之衍随身而带的那把剑,哪知剑没找到反倒给自己惹了一身伤。

“对啊,爹,不怪她的,你下去吧。

”容之衍边说边往何双身边走。

听到容之衍的话,何双心里忍不住翻了几百下的白眼,有这么不护自己的夫君,也是她的悲哀。

她可以说没关系,但别人不能替她说没事。

容之衍瞟了一眼伤口,血珠渗出掌心,形成一条红线。

眼眸紧骤,握起她纤细的小手,反复仔细看了好几遍。

声音中带着一丝的嘶哑施展而来,“受伤了,自己不会包扎吗?”随即,他望向何双疑惑的小脸。

这样的举动,把何双都给整懵了,谁告诉她这是怎么一回事。

容之衍细心地拭去手掌处的血珠,再轻轻的上药,缠上白纱布。

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

何双都已经看呆了,他如此的举动,是多么的小心翼翼,仿佛在对待一个奇珍异宝般的爱护。

她刚刚分明是看到他眼眸赤红了眼,他是在担心吗?可他这几天这样的为难又为何意?

真是越来越看不懂这个男人的所作所为了,不会是个戏精吧,纯粹爱演戏。

何双思索了一下,看到站在边上,一脸得偿所愿的容池,立马明白了。

他是在做戏,是自己认真了,便开始输了。

包扎好伤口,整个手心被白纱缠绕。

何双反复的查看,想不到他包扎的挺好的。

对了,重要事情差点忘了,看向容之衍“你随身那把剑在哪?”

容之衍双手环抱于胸前,质疑的问,“你那么好奇我那把剑是为何,难不成我那把剑有什么过人之处?”

她,只不过是想能不能收集道具回去,是不是做的有些过。

“我对兵器有过度的欣赏而已,想鉴赏一下。

”随意扯了个理由。

“成亲那天,你怎么不请问宋姑娘,她可是专门制造兵器的。

”容之衍这句话一言惊醒梦中人。

何双恍然大悟,对啊,她那么千辛万苦大的找兵器还不如直接找宋之瑶打造兵器给她呢,这不是更干脆嘛,何苦这么艰难。

可是,这管用吗?

她瞥了一眼身边的容之衍,除了卓云凌身上的一把折扇,还有容之衍的一把剑,指不定还有其他道具。

可是,她日常的待在何府也找不到其他的道具,肯定还有别的武器。

三朝回门之后,便朝千雀门找宋之瑶表达歉意。

何畅送两人在何府门口,细心叮嘱,“双儿啊,你见到宋姑娘可得好好的道歉,毕竟那天是你亏待了别人。”

“知道了,爹。

”何双二话不说的上了马车。

何畅还是不放心何双,一脸的担忧。

容之衍看穿了虑意,开口道:“放心吧岳父,我会照顾双儿的。”

刚送走何双和容之衍,小厮接着信跑着来说:“老爷,这是天一阁阁主给你的信。”

何畅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的拆开,满脸的疑惑。

“管家,备车,去容府。”

街道上的繁华,琳琅满目。

何双看的应接不暇,她自从来到这个江湖地方,她就一直被困在何府,从未踏出半步,今儿个才算是见识到。

容之衍看着何双一脸新奇的模样,嘴角浅笑的吐槽道:“你像似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却遭何双白了一眼,“用你管,停车。”

何双动作一气呵成拿着自己的包袱跳下车,对着还在马车上的容之衍摆摆手说道:“后会无期。”

何双转身间的霎间,一道身影在眼前闪过,一下子的时间容之衍就挺立在她眼前,挡住她的去路。

“喂,容之衍你干嘛!”

“你就这样一走了之,我怎么向你爹交代。”

何双轻笑的说道:“这是你的问题,我不管,等我玩够了自然会回去,你给我让开。

”何双走的每一步都被容之衍挡住了去路。

“你到底想干嘛啊?”何双最终拗不过容之衍这样的死缠烂打。

“跟我回去。”

“我就不!”

何双说时快,一拳就朝容之衍的脸上砸去。

却被容之衍一手抓住手腕,拎着何双绕了半圈。

最后,差点脸朝地,还是容之衍护住了她的腰身。

待何双站稳之后,她才发现刚刚打斗容之衍已经让了她一只手,真是莫大的耻辱。

如果是硬闯的话,她肯定不够容之衍斗。

她眼神看向街上,这里是市集,这里人多容易逃脱。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