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乘风破浪的嫡女(赵婳和赫连绥)小说全文免费-赵婳和赫连绥章节列表

乘风破浪的嫡女(赵婳和赫连绥)小说全文免费-赵婳和赫连绥章节列表

来源:wyy 作者:葫芦小喵喵 时间:2020-08-01 17:52:48 主角:赵婳和赫连绥

乘风破浪的嫡女(赵婳和赫连绥)小说全文免费-赵婳和赫连绥章节列表

乘风破浪的嫡女赵婳和赫连绥

赵婳和赫连绥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寺庙栽赃

  千佛岭,金光寺。

  本是荣王府侯爷带从小在这里长大的嫡女赵婳及其姊妹回来小住礼佛的时节,却不想第二日就发生了大事。

  原本是佛堂清静之地,一大早寺中弟子惠风竟然死在房中,诸多弟子还突然出现体燥难耐,宽衣解带之症,寺中香客云集,这下可算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午时,大雄宝殿上人影幢幢,堵满了香客和尚,皆为此事而来。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焦点都聚集在其中一位少女身上,少女年纪不大,身上却有一股不与岁数相符的沉着冽气,在庶妹字字如针的控诉中,和众人七嘴八舌的闲言中还能姿态挺拔,面不改色。

  “父亲,我光明磊落,无罪可认。”赵婳慢展喉头,字字清亮。

  “父亲明鉴,在这佛堂重地,歌儿句句所言为实,绝不敢造次胡言。”

  可紧接着旁边双膝跪地的另一少女又接着说道,体态柔弱,却一副大义灭亲的凛然模样。她正是赵婳的庶妹赵娟歌。

  只见她将目光转向自己的嫡姐赵婳身上,下了很大决心般呜咽道:“歌儿有确凿证据证明此事就是与长姐有关,是……是长姐看中惠风小师傅,给小师傅下药,不小心把碗打翻进水井……所以才……”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紧接着赵鹃歌做出一副又羞又愤的样子低下头去,向自己的父亲——荣国公赵潜深深叩首。

  “歌儿的侍女青禾亲眼看到昨夜长姐在惠风小师父的厢房里放荡引诱,惠风师父抵死不从,长姐恼羞成怒,用瓷瓶失手打死惠风师父。”

  她一个眼神,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侍女青禾立刻上前匍匐几步,头磕得咚咚作响,“老爷明察,二小姐所言句句属实,青禾也的确亲眼所见,不敢欺瞒!”

  赵婳却轻垂视线,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个与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唱着这出大戏。

  话说她这个荣国府嫡女生辰不好,刚出生克死了娘,半月后克死了老国公,之后两年荣国府更是诸事不顺,凋零惨淡。

  荣国公赵潜无可奈何,在继室萧氏的撺掇下,只好将她这个年仅两岁的幼女送进佛寺庙中代发修行,妄图以无上佛法洗涤她身上的不详之气,一晃就是十五年,前不久刚刚将她接回府中。

  这金光寺正是她长大成人的地方,那位惠风小师父又年少清秀,少男少女本来就是容易引人遐想的对象,尤其是这样鼎盛之家的秘闻,众人指指点点,不堪入耳,一时间仿佛炸开了锅。

  赵潜本来还对这个女儿有些愧疚,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在佛家清净之地做出这种有辱家风,贻笑大方的事儿来,简直是丢尽了他赵家的老脸,真还不如从一生下来就掐死呢!

  “管家带人来,把大小姐带下去关押起来,如果事情属实,本侯就亲自解决了这个逆女!”

  事态进展尽如自己所料,赵鹃歌满意极了,朝赵婳递去一个无辜的眼神,拿帕子沾了沾泪,朱唇得意一笑。

  赵婳却悄然冷笑,这白莲花还真是颇有几分手段,小嘴叭叭的就把她罪名定死了,若是换成以前懦弱怕事的赵婳,恐怕早就被整的连骨头渣都不剩了,不过现在嘛……

  她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主儿了,那没用的原主早就在昨夜就被她给害死了!现在这具身体里住的,是武学世家和医学世家共同培育出来的现代精英。

  谁给她吃苦头,她就给谁吃拳头!

  “慢着!”赵婳昂首挺胸的上前几步,仪容得体的屈膝行礼,“父亲,有道是证据确凿才能定论判罪,单听妹妹这片面之词,很不公平呢。”

  赵婳所言所行,身上气派简直与所描述的那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判若两人,赵鹃歌一度怀疑娘是不是被寺里的那个伙夫给骗了!

  “长姐的意思是说歌儿在胡言乱语了?”赵鹃歌惯用四两拨千斤的装可怜手段,泪珠啪啪直掉。

  赵婳垂眸微微笑,直板板道:“妹妹察言观色的本事好极了,姐姐我就是这意思。”

  “你……”赵鹃歌暗咬牙:“……”

  贱/人!

  “既然大家说我下了药,那捉贼要捉赃,我已托石头去各处搜查,不妨等一等看。”

  “侯爷!”话音刚落,管家王忠的干儿子石头带着三五家丁挤过人群禀告道:“回侯爷,大小姐早在之前就命我们搜查各个厢房,除了从二小姐房间搜出了这包东西外,皆无异样。”

  什么?二小姐房中?

  在赵鹃歌瑟缩发抖的视线中,赵潜接过了那包东西,对药理颇有研究的他不难看出这油纸里的白色粉末是什么腌臜药物,一旦点破,二丫头可就成了笑柄。

  他看了看早已名动京城的二女儿,又看了看默默无名的大女儿,在珍珠与鱼目之间很快做出取舍。

  “父亲!”赵婳却冷冷截断他即将出口的话,直跪下来,“想必父亲不会徇私,更不会因为对我的愧疚偏袒于我,当着天地佛祖,孰是孰非,还请父亲英明决断!”

  一句话,让赵潜愣住。

  赵鹃歌本就没什么本事,都是自己娘亲在背后给自己出谋划策,没想到今日之事竟然风向有变,当时就慌了,伸手一抹眼泪上前拖住赵潜衣角。

  “父亲,歌儿没想到长姐竟然这样恶毒,这明显就是在给歌儿下套啊,连父亲都没发话,她怎么能未卜先知让人去搜房呢!”

  可恶!昨晚青禾不是偷偷把那包东西放进赵婳的厢房了吗?怎么会出现在她那里?

  再是美人,一味的哭也让人心烦,相比于她的失态,赵婳显然有气势和底气。

  “妹妹这意思就是说我串通石头,串通王管家,来给自家姐妹下套喽?”

  她抿唇不屑一笑,“我刚刚进府,你可以怀疑我,但是怎么能怀疑王管家呢?王管家自小跟着父亲,勤勤恳恳,重情重义,怎么可能受我所驱使?”

  突然被提名,立在一旁的王管家王忠马上跪倒在地,吓得两股战战,“侯爷,奴才与大小姐绝无串通。”

  说着他悄悄望了眼赵婳,在心中啧啧两下,这位大小姐不比仙逝的先夫人,十分慧黠,短短几句话便引开祸水,看来以后府里有的闹腾了。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二章魔高一丈

  

  石头也跪下来,梗着头辩驳,“石头虽是卑贱奴才,可也是侯爷的奴才,也不能让二小姐这样泼脏水!”

  大家族里的嫡庶之争向来激烈,现如今明眼人都能看出是怎么一回事儿了,纷纷向赵婳投去同情的目光。

  不就是四两拨千斤么,她也会。

  有了群众基础,赵婳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那叫一个隐忍坚强,临了还不忘再来一段绝地反击的台词,

  “父亲!我自幼死了娘,在佛堂里住了十五年,我知道父亲都是为我好,所以自我懂事以来,每日念经为父亲祖母,为荣国府诵经祈福,不敢怠慢,女儿绝对不能干出那种有辱清白门风的事儿来!”

  听着这话,赵潜亦心生几分恻隐,弯腰摸摸她的头发,正想安慰几句。

  忽然那没脑子的赵鹃歌再次面目狰狞道:“可惠风的确是死了,人命关天,长姐你无从抵赖!”

  好嘛,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看你非要搬起石头砸断自己的脚才甘心,幸好,昨夜她发现杀那僧人的人,可不是个好惹得主。

  赵婳像看跳梁小丑一般觉得可笑,正要讲话,殿门外骤然传来一股声音,层层递来,气息不增不减,内力极厚,如古琴低鸣,隐约肃杀。

  “那个淫僧,是被本王所杀。”

  好哇,竟然不请自来了。赵婳心头一凛。

  紧接着,只见重重人墙如潮划开,一个一袭玄袍,腰扣玉带,发系玉穗,的男人提步而来。

  许是因为他背着日光的缘故,宛如天降神祗,五官皆覆有粼粼光泽,璀璨夺目,难以逼视。

  连赵婳都吓了一跳,昨夜没看清,没想到他竟是这般天纵之资,如果不是他那周身气派,她定当认不出来了。

  赵潜最先反应过来,忙下跪高呼道:“臣拜见九域王,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赵婳心头更是大骇,没想到来人原来是传闻中的九域王赫连绥?

  关于赫连绥,民间有诸多野话,最让人信服的就是下面这一说:

  八岁生奇病,病愈后以吸食人血为生,十二岁领兵南疆北地,短短五年荡平九方区域,令诸番邦小国闻风丧胆,御阴兵,统天将,养神兽,修仙骨,是满手鲜血的活阎王,亦是庇佑天沧朝的活战神!

  赵婳没想到是他,从脑子里翻出这么一番解释后,下意识就把这位逐渐逼近的男人划进了危险区域。

  而众人见到他更是一个个抖如筛糠,参差跪下,俯地贴面。

  赵婳浑身紧绷的盯着他,没想到这样一张无懈可击的面皮下竟藏匿着如此强大的滔天煞气,她从没见过一个人竟能将美与恶结合得如此天衣无缝!

  只见赫连绥唇锋微勾,看着这个昨夜偷看他杀人的女子,表情冷淡的承接着她的凝视,“赵侯爷,看来你这位大女儿十分不懂规矩,见到本王也不下跪,本王就代你好好教她两天规矩吧!”

  话音未落,赵婳只觉腰间一紧,四肢束缚,眼前景物随之飘飘然起来,再一回神已落到了大殿外。

  赵婳原本还以为自己可以想办法逃脱,借机摆脱那些烦人的苍蝇也未必不是好事,直到半个时辰后……

  悔啊,悔得肠子都青了!

  如果她没废寝忘食的研究针剂,如果她没把自己当成小白鼠来实验,怎么可能一针下去灵魂来到了这不知名的鬼朝代,还得勾心斗角求生存,装乖卖傻扮可怜,这都忍了……

  可被这位活阎王五花大绑溜着玩儿是什么鬼?他们已经在这后山上来来回回转悠了几十圈了,特么真把老娘当狗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走不动了。”

  赵婳一屁股坐到地下,咧出一弧假笑,“我说王爷大人,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饶了我吧。不就是没给您磕头吗?得,我现在就磕,您等着。”

  说着直接跪倒在地,对着他就一顿猛磕。

  可没想到她这一番动作下来,反而察觉身上肉眼难见的细绳不断紧缩,勒得她肉疼,她索性滚到草堆里撒起泼来,嚎啕道:“啊,又来,你堂堂正正一个大男人,要单挑还是群殴给句话好了,绑着我算是什么道理?”

  赫连绥觉得好笑,这女人刚刚在大殿上像一只雄赳赳的斗鸡,怎么现在成了无赖老鼠似的,真是没她娘亲的半点风韵。

  “绑你的是冰蚕丝,这东西有灵性,能识人气,你动作越多,说话越多,就勒得越紧。”

  他上前两步,屈膝与之对视,琥珀色的双眸寒芒乍涌,“它不会直接勒死你,会慢慢地,慢慢地……一根根绞断你双手双脚,接着是气管,脑袋……”

  赫连绥拧住她下巴,将不知从哪来的一把草塞进她嘴里,“嚼。”

  赵婳欲哭无泪,这过程简直比吃了一嘴屎还要漫长。

  见她吃完,赫连绥小指一勾,冰蚕丝咻咻剥离,赵婳四肢五体顿时如释重负,四仰八叉的栽到草里。

  他直起身,负手而立,淡淡道:“回去吧。”

  什么!这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人性?你还真以为老娘是能任人欺凌的小花猫?

  “嗯?”赫连绥状似无意的抬起小指,“还不走?”

  这世上总是有强有弱,赵婳十分清楚这个男人是她不能惹怒的。好吧,小花猫也是很可爱的,喵喵~

  赵婳一股脑立起,板板正正鞠了一躬,“后会无期,恭喜发财!长命百岁!”一溜烟跑得没影。

  真是个莫名其妙的男人。

  赫连绥望着她的背影若有所思,常年来冷如坚冰的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类似于欣慰怅然的表情。

  除了样貌外,她与她娘亲在性格上并无太多相似之处,这一点大概是幸运的。

  心腹影卫十三上前行礼道:“殿下,魏姑娘又来送点心了。”

  想他也算是驰骋沙场数十载的英雄好汉,整日屈居在清净之地传达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难免语气低落倦怠。

  赫连绥望着远处层峦飞霞,“你不喜欢京中的繁华安定吗?”

  十三回道:“属下是长在大漠孤烟里的一株沙棘,享受不来温风细雨。”

  赫连绥不作多言,“走吧。”

  “那魏姑娘呢?”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三章非奸即盗

  

  “不见。”赫连绥语气平淡,双眸中渐有一丝薄冷尖锐,“皇上不是要本王在这里修身养性吗?儿女情长就先免了吧。”

  十三想再劝些什么,终没说出口。

  别的皇子王孙在主子这个年纪早就儿女绕膝了,他也能看出魏姑娘对主子一片情深似海,况且两人已有婚约,若能琴瑟和鸣,必成美话,只是主子一直对男女情事清清冷冷的,对那个魏姑娘更是别无想法……

  不过对刚才在草地里打滚的那个姑娘倒是趣味横生的,那姑娘不似京中闺秀,他已经很少看到主子有这么耐心的时候了……

  不过这都不是他该多嘴的。

  ……

  另一边,一同长大的婢女紫桐在院子里直转圈,突然瞧见自家小姐浑身齐整的进来,先是松了口气,忙又跑上前左看右看,“小姐没事吧?吓死我了,九王爷有没有为难你?”

  赵婳眼角直抽,哈哈打掩护,“这个嘛,为难?倒是没怎么为难。”

  瞧见这丫头满腹狐疑的表情,赵婳只觉头大,一个爆栗子敲在她头顶,移开话题道:“今天这事儿干得不错,要不是你行动快,恐怕那包东西就要在我屋里被搜出来了。”

  说着眼尾一勾,调笑道:“对了,更要多谢你的石头哥哥,要不是他从中相助,还不能让恶人这么快露出马脚呢。看你也老大不小了,不如回府后你就跟了他去吧,也省的我耽误你青春。”

  紫桐捂着红脸羞答答直嚷,“小姐你说什么呢,也不嫌害臊!”

  瞧这小妮子水灵灵的一张脸,也难怪在府里半来月就和石头看上眼了,一个伶俐可靠,一个清秀可人,倒是般配的很,赵婳越看越满意。

  主仆两人闹得正欢,忽然有娇滴滴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出现,拿腔作势,简直令人作呕。

  “长姐,妹妹来给姐姐赔礼道歉了,都怪青禾那丫头没看清楚,冤枉了姐姐,妹妹已经罚过她了,还请姐姐不要跟一个奴婢见识。”

  赵鹃歌的脸都要笑僵了,都怪这个贱/人惹出这些事,如今父亲虽然保全了自己的名节,可毕竟对自己所作所为存了芥蒂,她只得做一些知错能改,姐妹和睦的戏码给父亲看了。

  其实在心里,她恨不得上前把这贱/人撕个稀巴烂!

  她自出生起就稳坐荣国府嫡女身份,怎么可能允许这个忽然冒出来的野种抢走本该属于她的一切?简直是做梦!

  而看着她,赵婳惊得目瞪口呆,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真是好长见识。

  这人果然是不要脸的活典范,拿下人挡刀,倒把自己撇了个干净。

  只见她不怒反笑,悠然道:“哦,妹妹所说的惩戒是在阴凉处跪上一个时辰?还是在佛堂里抄几遍清心咒呢?据我所知,污蔑犯上,心术不正的家仆是要被鞭笞三十大板,发卖出去的。”

  赵鹃歌一听,面色发白,十指哆哆嗦嗦拧紧了帕子,“父亲都不曾追究,大姐不要欺人太甚,青禾自小跟着我,我不可能把她发卖出去!”

  赵婳抱着胳膊冷笑,“我还以为你没学过欺人太甚这个成语呢?”

  说着她又逼近赵鹃歌几分,“难道你欺我辱我,我就要逆来顺受吗?还真以为荣国府是你们娘俩的天下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在管家来接我的前两天,萧姨娘偷偷派人潜进寺庙想要杀了我,可是我命大的很,那把刀扎进了我的胸口,却没能要了我的命!”接着她一语道破。

  其实原主是死于那把刀下的,既然她占据了这具身体,总要替可怜的赵婳讨回点什么!

  没想到她竟然都知道了,赵鹃歌一听顿时双腿发酸,不由缩退,可还是咬牙硬撑道:“我娘是荣国府正房,是皇上亲封的诰命夫人,你大胆!”

  “什么狗屁正房!”

  赵婳狠狠呸了一声,口水喷她一脸,“再怎么往上爬还是那上不了台面的小家子气,还妄想媲美我的母亲,曾立有赫赫战功的女诸葛?简直是自不量力!”

  赵鹃歌何曾受过此番辱骂,胸口都要气炸了,扬起的一巴掌就要落下来。

  赵婳毫不费力的截住她的巴掌,幽幽一笑,“还有你呢,真当我不知道你的计策,真正给惠风下药的就是你吧,可没想到他跑错房间,把你给睡了,慌乱中他跑出房,撞见了九王爷,这才被九王爷所杀,是这样吧?”

  赵鹃歌一听大惊失色,顿时状如疯狗,“你这贱/人胡说!胡说!你就是太羡慕嫉妒我了!”

  赵婳放开她,像摸到什么脏东西似的甩甩手指,“对,你的蠢笨如猪还真是令人羡慕嫉妒呢。”

  赵鹃歌倒在地上软瘫如泥,双目圆瞪欲裂,“你……”

  赵婳心情十分不错,竟然还哼起小曲,不屑一顾道:“以后没事别来烦我,你最好赶快拍拍屁股走人,要是惊动了父亲,我可不能保证会不会头脑一热说出昨夜的香艳场面。”

  这话说的赵娟歌即使满腔撕心裂肺的恨意痛楚,千万不甘也只能暂且放一放从长计议。

  来日方长,母亲眼里又一向容不得沙子,等回到府中还愁没有一雪前耻的机会?

  赵鹃歌打定主意,不再逗留,如过街老鼠一般爬起来,步伐甚蹒跚的灰溜溜去了。

  紫桐目睹这一场唇枪舌战,准确来说,这是自家小姐一个人横扫千军的战场,惊讶的就差没五体投地阿弥陀佛了。

  虽然知道小姐大难不死后性情大变,可怎么也没想到竟从一枚蛋直接进化成一盘鸡了……

  隔日起来,赵婳竟神奇的发现自己胸口上深达几寸的伤口已经全无痛觉,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这实在是不太科学。

  她虽精通现代医学,可术业有专攻,对古医学还是了解泛泛,思前想后锁定了怀疑对象,昨天那把味道奇怪的草!

  这样倒也解释得通了,怪不得晚上睡觉时整个胃里都是直达四肢百骸的火热气流。

  如此说来,倒是她冤枉了人家了?

  可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乘风破浪的嫡女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乘风破浪的嫡女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乘风破浪的嫡女全部精彩内容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