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作者霞霞小说-衙门府里娇厨娘章节阅读

作者霞霞小说-衙门府里娇厨娘章节阅读

来源:zsy 作者:霞霞 时间:2020-08-01 17:50:45 主角:柳霜儿和温渊铭

作者霞霞小说-衙门府里娇厨娘章节阅读

衙门府里娇厨娘柳霜儿和温渊铭

第9章 人约黄昏后

赵白露偏头看着她,有一丝慌张,连连拍着肩膀柔声道:“好,好,瞧瞧你,好好的说话怎么落起泪来了!娘答应你!”

说罢,柳霜儿立刻打来洗脚水,洗漱完后顿时为她盖上了被子。

待到将帘子放了下来后,长长吁了一口气。

将门掩上。

此时月亮自云层里缓缓地露出一角,院子似披上了一层清霜,站在远处冷清清。

外面有轻轻的,来回悠闲踱步的声音。

如此的气定神闲,想来只有温渊铭。

周身一片清凉,柳霜儿才将门扉打开,温渊铭幽幽地回眸,神色柔和,泛着几丝淡淡的笑意,他一袭白衣在月光的衬托下飘飘如谪仙。

柳霜儿顿时木然地站在原地,伸手抚上墙壁,歪头端详着。

今日的他身穿了一身便服,不复朝堂威风严肃。

面色温润如玉,一时间不觉看呆。

只听温渊铭哗的一声将手中的扇子折起,缓步上前来,“时间已过,你令本官前来有何事?”

她盈盈地屈膝福了一福,请罪道:“是小女子的错!”

温渊铭的目光望向里头,幽静如斯,含笑不语。

柳霜儿一身木钗布裙,月光下,面色更为柔美,清亮的眼眸如同夜空的星星,熠熠生辉,心莫名一动,连忙收回。

微微地摇着扇子,他重又幽幽地问道:“你让本官此刻前来所为何事?”

“大人!”柳霜儿才一开口,忽地瞧见墙角一双碧绿的眼睛,心中一咯噔,连忙地伸手护在温渊铭的身前,紧张道,“大人,别怕!”

他好奇地抬头,旋即将她轻轻地推开,轻哼一声,“是一只野猫!”

“是野猫吗?”找过一旁的石头丢了过去,果然一抹肥胖的影子迅速地爬上墙角,很快不见踪迹。

原来是隔壁王大麻子家的肥猫呀,她挠挠头,旋即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及星星,“其实我极少夜晚出门的!”

温渊铭嘿嘿地一笑,之后再一本正经地问道:“到底所为何事?”

抿了抿唇角,柳霜儿鼓足勇气说道:“大人,唯恐夜长梦多,民女希望此刻前去抓人提审。”

怔了怔,他有一丝的愕然,不曾想到柳霜儿居然提出这等要求。

悠悠地打开扇子,斜眼看向她淡淡地问道:“说个理由。”

知道要问,柳霜儿偏偏睁大眼睛直盯着他,“难道惩处这种为非作歹的人还需要理由吗?”

他摇头,对柳霜儿的回答显得有一份无奈,放下身段,温声说道:“如今已然天黑,众人早已歇息,此刻前去抓人着实不人道!”

心中越发的委屈,柳霜儿睁着亮亮的双眸幽幽地说道:“当时我和母亲在家中,他派人悄悄的潜入,若非发现的早,怕是我们……”

声音戛然而止,隐隐地泛着丝丝的委屈。

“出于人道……”

“蛇歇心肠的人不配拥有人道!”

她斩钉截铁,温渊铭的话头并未说完被她打断,唇角微翘,“你真的决定啦?只是为了他,并非别的事情?”

她气鼓鼓的,胸膛起伏着,重重地点头,“当然啦!”

自从温渊铭决定次日提审开始,想着今日的苏家老三骄奢的模样心中越发不快,如何能够忍得,离开前给温渊铭暗号。

此刻瞧见她陷入沉思中,心下不免焦灼,到底不敢催问,只得按耐着性子慢慢地等候。

倔强的脸庞上嘟起的小嘴可爱又有趣。

一扫刚刚的失落,温渊铭低声说:“倒也不无不可……”

“太好了,谢谢大人!”

柳霜儿当即抚掌,一把抓住把他的手,“谢谢大人!”

瞬间有一丝不妥,尤其见到他含笑的目光,不觉脸莫名一红,立即缩回了手,拱手道:“大人,民女造次了!”

她的手指温暖地划过,心下暗暗的欢喜,脸上却一本正经。

轻轻地咳嗽极力忍着尴尬。

她催促道:“既然如此,我们立刻启程吧!”

“此时天色尚早!”温渊铭摇了摇头,手抚着肚子,“本官饿了!”

“难道大人没有用晚膳?”柳霜儿心下焦灼,见到他微微的皱着眉头如何审案,心下有一丝的着急,便带着他来到了街口的馄饨摊,上了两碗热气腾腾的馄饨。

“大人,酒楼大多打烊,只有此处才有热汤饭,请大人别嫌弃!”

“当然不会!”扇子放在一旁抓起的筷子后闻啊闻,淡淡的葱花香味令人胃口大开。

柳霜儿顿觉愕然,囊中羞涩的她庆幸恰巧是在夜晚,如若不然她进去,如何请他吃饭呢?赔着笑,将一旁的咸菜递了过去。

温渊铭却摇了摇头:“馄饨美味,配上咸菜会坏了味道。”

柳霜儿顿时讪讪地扯了扯唇角,“大人对美食并不讲究!”

“难道认定当官的餐餐大鱼大肉吗?”

被他说出心思,柳霜儿嘿嘿地一笑,“他人若是如此,可大人绝对不是!”

他极为受用,再吃了个大馄饨后方才幽幽地说道:“吃饭是为了饱腹,至于吃的是何物,无需计较!”

可柳霜儿计较呀,顶级的食材带来的美味如今想来唇颊留香,近来青菜,白菜,豆腐吃得乏味至极。

温渊铭的皮肤细腻,面庞红润,整个就是养尊处优的公子哥,定是不曾吃过苦,说得这般的云淡风轻。

她嘻嘻的一笑,并未挑拨不住地点头,“是,是,大人说得正是,看在美味的馄饨的面上,还请大人答应民女一件事。”

眉头渐渐地拧做一团,他缓缓地放下了筷子,装作不悦道:“吃几个馄饨又要答应你事情?”

“当然不是!”柳霜儿连忙起身,将筷子重新塞回到手中,笑得灿烂如花,“顺带,顺带的,就是将人提审后,由民女亲自审问!”

哈巴狗一般献殷勤却不令人讨厌,温渊铭颇显得好笑,抓起的筷子一边吃,一边淡淡地说道:“你是原告,审问犯人并不妥当!”

柳霜儿嘟嘴不悦道:“如今是在深夜,并无旁人,也让民女做做当官的瘾,大人!”委屈巴巴地直看向了他。

第10章 深夜抓人

见她面色如常,并无半点通融之意,有一丝的泄气,托着下巴,面前的馄饨一动也不动。

温渊铭猴便伸手欲夺过来,“你不吃我可吃了!”

她惨叫一声,当即一把护住,自己忙地吃了起来,许久不闻肉香味,馄饨清淡,最适宜当作夜宵吃,心情好许多。

大有一股化悲愤为食欲的动力,吃得气势磅礴,只让温渊铭在一旁目瞪口呆。

见她很快的将一碗吃完,咕噜咕噜地喝起了汤。

他抿了抿唇角,默默地将筷子放下。

“大人吃饱啦?”

柳霜儿发觉后顿时奇怪地问道,瞧着里面还有馄饨,可真是浪费呀,此刻有求于他,顿时用力将口里的馄饨咽了回去,手抚着肚子满足道:“终于吃饱了,我们去抓人吧!”

路上她依旧不甘心,颠颠地上前,“大人……”

“咚咚!”耳畔传来梆子咚咚的敲打的声音,两个巡夜的人一边敲着一边扬声喊:“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提着的灯笼发出的幽幽暗暗的光芒。

柳霜儿顿时止住了话头,两人前来见到温渊铭后,当即一拱手:“见过大人!”温渊铭只点了点头,令他们叫来巡城的士兵。

一行人浩浩荡荡来到苏家。

木刻的牌匾上刻着苏宅两个黑漆大字,黑夜里越发的气势磅礴,他抬起下巴示意衙役上前敲门。

许久后才有不耐烦,是看门人的慵懒的声音。

“谁呀,大晚上的!”

“去将你们老爷叫出来!”衙役单手叉腰,一手放在腰间的剑上,气势威严。

瞌睡虫顿时被吓跑,瞧见这一身官差的打扮不敢耽搁片刻,匆匆地前去回报,一重一重的院子的灯尽数被点亮,很快响起了喧闹的声音。

二人坐在一旁喝茶,苏老三才一露面,顿时有衙役上前,一左一右狭持着他。

“你们这是?”他的脸色大变,瞧见柳霜儿后气不打一处来,伸手指着她,“放肆,你竟敢来到苏家!”

她却回以甜甜的一笑,身子移开,身后的温渊铭缓缓地转过身来,面色清朗。

苏老三眨眨眼睛,瞧见此人的气质及四周的衙役,有一丝慌张。

“本地的县官老爷忘了吗?”

他们上次曾经见过,那时候的温渊铭是寻常的平民打扮,可是今日的他……

摇了摇头,身子僵硬地怔在原地。

“苏老三,你唆使人入室的案件,现在请去衙门配合调查!”

“绝对没有的事情!”他后退时却被人一把抓住,将人用力往前一推,踉跄几乎跌倒,险险地站住后,后背涔出一层冷汗。

此刻紧张得看向眼前的人,苦着脸,尤其瞧见一旁柳霜儿笑嘻嘻的面庞,简直气不打一出来。

脑中闪过灵光,指着她骂道:“是她诬陷小的,上一次因为她的娘被卖的缘故闹过苏家,她是个刁民,蛮横不讲理!”

“苏老三,别挣扎了!”柳霜儿悠悠地起身,含笑地打量着他,“那对母子已经招认下来,乖乖地随我们走一趟,以免吃苦!”

温渊铭冲着他们示意,众人顿时涌上前来,一左一右将她挟持住。

外面的女眷们被吓了一跳,个个守在门外不敢露面,待到人被带走时,下跪的跪成一排,调怕喊道:“大人,放过我家老爷!”

苏老三耷拉着头,心中有一丝的慌张。

深夜抓人可从未听说过。

温渊铭和柳霜儿在一处,她们是何关系,心中七上八下,被身后的女眷们哭得心烦,转而冲着她们吼道:“哭,就知道哭,还不赶紧想办法!”

众人戛然止住哭声,眉头深锁,一时间束手无策,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一路上,苏老三耷拉着头,经过柳霜儿时阴骘的目光扫来,恨不得将她吞噬。

她却一直笑嘻嘻的。

将人带到了县衙内,进去前她一把拉住了温渊铭,准备作最后的挣扎,“大人!”

“又怎么啦?”温渊铭装作不耐烦,眉头微挑,抿着唇角直盯着她。

柳霜儿柔眉顺目,低声地乞求道:“就一次,就让民女亲自审问?”瞧着外面的钟鼓,还有威严的府衙,不知为何在她面前倒像儿戏,却无法狠下心来拒绝。

“就这一次?”

“是,多谢大人!”她欢欣雀跃时,连忙伸手止住,“你可以当面审问,不能独自审。”

他定是担心自己滥用私刑,影响仕途,柳霜儿暗暗地一挑秀眉,很快扬起面庞,笑靥如花,立刻答应下来,“大人对草民如此体贴,草民自然会报答大人的!”

“不找麻烦就烧高香了!”深深地看向她,抬步跨入内。

深更半夜抓人,在县衙绝无仅有,一路上得知县官对她言听计从,莫非此人有何高招,众人都想见识一番,个个精神抖擞。

待到柳霜儿入内后便眼巴巴地看着她。

伸手打了一个哈欠,柳霜儿扬声说道:“今日时辰不早,先将人关入大牢!”自己上前扯着他的领子往里带!

他们看向温渊铭,见他颔首后方才颠颠地跟了上前。

“你们没有证据不得胡乱抓人!”苏老三不甘心,顿时扬声喊道,却无人应答,直接被丢入了一间牢内。

哐当的一声门被关上后锁了起来,四周阴暗潮湿肮脏,一股难闻的味道直扑而来,她双手抱着手臂,只觉得无处落脚,心下紧张,不安道:“你们,你们……”

急得直顿足,柳霜儿笑眯眯地与一旁的犯人说话。

他们原本神色木然,被柳霜儿用美食勾引得上前,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狂点头,“好啊,好啊!”

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柳霜儿临走前也叮嘱狱卒几句。

“就这些吗?”

“当然!”忙完后,柳霜儿一拍手掌,“大功告成!”浑身轻松往外走去。

谁知道在门外便撞见了温渊铭颀长的身影,月光似水倾泻在他的身上,身形令人着迷,凝视片刻后,突地转过身。

正被发现,好在黑夜中脸皮厚,她坦然地上前去。

他抬起下巴,好奇地问道:“是否也该解释一番今日所做的一切?”

“是个秘密,大人稍安勿躁,待到日日自会知晓!”柳霜儿只陪着笑说道,“等待下去定有惊喜呢!”

第11章 招供

打什么主意?温渊铭瞧着她笃定的面庞,沉吟之间,人已经悄然地远去了。

“大人,我们……”

抬手制止,他缓缓地说道:“好好看守罪犯!”说罢慢悠悠地离开。

踏着月色,脚步轻快,心中却异常的好奇,她到底打得是怎样的主意?

夜色似轻纱笼罩着周身,浑身凉沁沁的。

回去以后夜已深了,一夜好眠。

监牢里的苏老三却紧张不安,被抓住后便准备紧咬着牙关不肯松口,可他们只将自己丢出牢内后再无人搭理。

一刻钟,两刻钟,昏暗的地牢,气味肮脏,耳边不时的想起她人的呼噜的声音,苏老三如何能够睡着坐立不安。

他在牢里来回地踱步,不时哐当,哐当地敲门。

狱卒不耐烦的前来,冷冷地问道:“怎么?是不是皮痒痒?”

他养尊处优,寻常在外间受人尊敬,如今在牢里一时间难以适应,不悦道:“不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般与我说话,你们县老爷呢!”

往先苏老三和他称兄道弟,二人关系密切。

“我们大人可不认识你!”他冷冷地说道。

闻言心头怒火渐起,“那么柳霜儿呢,叫她来!”

狱卒轻嗤一声,冷冰冰地说道:“苏老三,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啦,现在也是囚犯还这般嚣张,看来并未说错,我们老爷说了,待到明日先给你一顿板子!”

惊恐地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往后退了一步后立刻摇了摇头,苏老三颤声道:“你们敢滥用私刑?”

“对付像你这种狂妄之徒,自然是不留情面啦!我们大人离开时还悄悄地透露过呢,你纵人前去行凶,罪无可恕,上堂前先吃一顿大板!

他们个个铁面无私,下手极重,一顿板子下来,保你皮开肉绽,屁股开花,然后呢,还有无数的好东西在等着你!”

见脸色煞白,狱卒心中好笑。

面色一本正经,继续说道:“当然,你的皮糙肉厚嘛,自然无事,还会夹手指,戴枷锁之类的,像你的养尊处优的细嫩的皮肤,怕是熬不过几日变得跟野猪皮一样的粗糙,今日还是老实安分地待在牢中,明日再慢慢享受!”

“回来,你回来!”

狱卒说完立刻转身便走,苏老三慌张地冲了上前,摇晃着大门尖声喊叫道。

远处响起声声木棒揍人的声响,一下一下地敲击着心扉,心中惶恐异常,不时地摇头,“不会的,不会的!”

下意识地抱紧双臂,整个晚上几乎不敢入眠。

黑甜一觉,柳霜儿起床后支开窗格,外面的阳光明媚,心情愉悦地去到厨房帮忙时,母亲紧张地将她扯到了墙根下。

“刚刚有人前来,昨日到底还做了什么?”

“什么人?”

她闻言一喜,想来怕是和苏老三有关。

瞅见里间桌上有热乎乎的馒头,抓起两个便往外跑去。

“霜儿!”赵白露急得直跺脚,女儿一阵风地跑远,无奈地摇了摇头,只祈祷一切平安。

来到门口后,温渊铭正在不远处悠然漫步。

“大人,您来啦!”

柳霜儿自然地摊开手,是个金黄的玉米馒头,“早上没用早膳,请你吃馒头!”

咪咪地一笑,眉眼弯弯的煞是可爱。

身后的侍卫正欲挡开时,温渊铭一把抓住放在鼻子闻了闻,颔首道:“不错,闻着倒挺香的!”

她忍不住扑哧的一笑,“大人,您的要求真低!”

几日来,天天粗面馒头,她可不觉得香甜。

见他吃得津津有味,微微地愕然,喃喃说道:“大人……”

“莫非吃了你的馒头,心疼不成?”

“不,不!”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她抿唇笑道,“霜儿好奇,县官大人身份尊贵,居然也愿意啃馒头?”

“一米一饭来之不易!”将馒头吃得一口不剩,拍了拍手,她旋即背负着手往前走。

“大人,等等我!”

柳霜儿连忙地跟上,路上好奇地问道:“大人为何早早地前来,如今还未到开堂的时间。”

“没什么,起得早,出来走走,恰巧在你家附近,于是叫上你一起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的。

途经一家面摊,闻见浓浓的牛肉香味,顿时走不动道。

他好似瞧了出来,先坐下点了一碗。

一边吃面,一边说起了牢中之事。

“大人,此事当真?”此刻他才说起来是苏老三在狱中招认。

端着滚烫的面碗,手中暖呼呼。

见他坐在一旁不动,便好奇地问道:“大人不来一碗吗?”

他微笑着摇了摇头,“赶紧吃饱,我们好去审问犯人!”

嘿嘿嘿地当即忙不迭地点头应了下来。

“好的。”

“为何他会招供?”他好奇地问道,怕是在心中思虑了许久。

柳霜儿低着头,哧溜一声地吸了口面,啧啧赞叹道:“好吃,真好吃!”

突然头上挨了一爆栗,猛地皱眉抬头,只见到温渊铭愠恼的面庞,面上不知为何一烫,他眼眸中的宠溺。

心下有一丝丝的错觉,木然地伸手揉了揉额头。

温渊铭才觉造次,手握成拳放在唇边轻轻地咳嗽,瞬间板着脸冷冷地说道:“不许卖关子,快说!”

她嘿嘿地一笑,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他呀是做贼心虚,我们若是一鼓作气追问真相,他必定死咬着不肯松口,无故冷落,攻破他的心中防线,定是熬不过去的,立刻乖乖地招供。”

眉飞色舞,金色的阳光在她的清丽的脸庞上跳跃,整个人发着光。

温渊铭不觉得看呆,眼前的女子聪慧灵动,哪像寻常的大家闺秀,个个一本正经地板着的脸庞像是冰美人,只可远观不可近赏。

唇角沾染的油渍,更显红润。

柳霜儿伸手抚上脸庞,好奇地问道:“难道霜儿脸上有脏东西吗?”抬起的手还在脸上一擦,赔着笑容。

他顿时收回了目光,望向旁边的桃树。

“此法本官倒是第一次听说,你从何处学来的?”

“这个嘛……”柳霜儿如何能说是曾经看电视学到的审问犯人的方法。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