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方巍方歌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凝眸七弦伤全文

(方巍方歌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凝眸七弦伤全文

来源:zsy 作者:凝眸七弦伤 时间:2020-08-01 17:18:28 主角:方巍方歌吟

(方巍方歌吟)小说(全文在线阅读)&凝眸七弦伤全文

祝由方家方巍方歌吟

009 命悬一线

棺材中,出现了一具女尸,穿着红色的衣服,方巍心中一震,暗自道,红衣裹魂,果然,这个女尸是被人害死了,故意放在这里的。

借着月光,方巍看见女尸身上,被某种细细的荆条上下包裹得严严实实,荆条上生满细细的刺,看着都觉得痛,女尸的双手似乎是被人故意放在小腹之上,双手掌心向上,护着一个碗口粗细的白蜡烛。

她的面目已经融化,脸上渗出了一层细细的尸油,两只眼睛都吊在外面,连着一层细细的皮肉,在眼眶、口鼻之中,蠕动的蛆虫在里面进进出出。

恶臭扑而来,方巍几乎要呕了出来。

“我……我……帮你把棺材打开了,现在,现在你可以往生了吧……”方巍强忍着强烈的尸臭,喘息着道。

“谢谢……谢……但是好人做到底……我还有一件事情求你……”

“什么……”方巍问道,“我没有道法,无法帮你超度,等我爷爷回来,我求他……帮你……哎呀!”

忽然方巍只觉得指尖一阵刺痛,仿佛被针头扎了一下。

低头一看,女尸身上缠绕着的那些荆条居然开始生长,缠住了方巍的手!

荆条飞快地生长着,迅速缠住了方巍的手臂。

“超度……超度就不用了……有你就行了……”那个声音开始桀桀地笑起来,仿佛是从地狱里放出来的魔鬼一般。

方巍这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这个女尸要找替身!

没错,一鬼往生,一人向死,这个女鬼要用他的命来帮自己轮回。

好心好意地帮她往生,没料到她恩将仇报,要自己的命!

方巍气得浑身发抖,可带刺的荆条在他身上越来越长,越来越紧,像是一个饿极了的野兽,一圈一圈,裹挟着方巍,很快便缠住了方巍的脖子!

巨大的疼痛感传来,方巍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滞下来。

“咯咯。

”就在这个时候,女尸的喉间一动,忽然诈尸了一般,浑身猛地一颤!

紧接着,女尸的肚子像吹气球一般胀大起来。

啪!

一声轻响,女尸身上的红衣被胀破裂开,露出了肚子,此时她的肚子,已肿得像怀胎十月的孕妇,皮肤被涨成一层薄薄的皮肉,上面的经脉都看得清清楚楚,波浪一般不断的起伏,似乎有着某种东西,正准备破壳而出。

“砰!”一声爆炸,血水带着青色的污浊物崩裂开来,溅得整个棺木到处都是,顺着这些污浊物,一只接一只的老鼠跳了出来!

十几只犹如新生的鲜活幼鼠,带着血水诞生了,那些幼鼠和一般的老鼠不一样,它们的尾巴带着细细的尖刺,嘴里露出森森的白牙。

一出女尸的肚子,便开始啃噬她的身体,它们的母体!就连女尸肚子里爆出的青色的污物都不放过,不过分分钟的时间,女尸便被它们啃噬得连渣都不剩。

“吱吱吱。

”老鼠们似乎意犹未尽,急着寻找食物,它们在棺中乱爬,突然一只老鼠发现了方巍,所有的老鼠都调过头来,绿油油的眼睛在夜晚闪着让人心悸的光。

一只老鼠顺着棺木中生长出来的荆条向方巍冲来。

方巍吓得魂飞魄散,可身子却被荆条缠得严严实实,根本无法动弹!

方巍的性命已经悬于一线之间,老鼠一旦冲了过来,方巍就会像女尸一样被恶鼠吃干抹净!

老鼠开始顺着捆绑在他身上的荆条飞速地爬向他的身体,方巍浑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怎奈方歌吟又不在身边,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一只老鼠、两只老鼠、三只老鼠……顺着荆条爬上了方巍的身体,他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眼看着一只老鼠顺着自己的胳膊,爬上了脖子,然后顺着自己的嘴就要钻进去了。

方巍连忙将嘴闭紧,咬紧牙关,老鼠见没有机会,只好放弃,改道爬上了方巍的头顶。

刚逃过一劫,方巍又感到内裤中有东西在蠕动。

有几只老鼠已经钻进了他的内裤中!

方巍试着挣扎,可荆条死死地将他缠住,他连一个动作都做不了,方巍甚至不敢想:如果老鼠钻进自己的肚脐,自己的肛门,甚至是自己的……

“啊……”方巍用尽力气大声的喊道!这时,他的身上发出一道金光,瞬间,所有的荆条、所有的老鼠都被这道金光闪过,全部化作齑粉。

方巍涨得青紫的脸渐渐恢复,蹲下来,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鬼门关逃过一劫,真是好险,可是自己身上的知道光,又是从哪里来的?

方巍想了起来,一定是爷爷给自己喝下了的符水救了自己。

五营兵将之法,一定是的!

方巍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他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只好抓住一旁的木棍支撑着站了起来,勉强朝外走去。

这地方,他是一分钟也不想呆下去了。

方巍摇摇晃晃地走着。

就在这个时候,方巍只觉得一阵阴风吹来,身后仿佛站立着一个什么东西一样,连忙回头。

一张狰狞的鬼脸出现在方巍的身后!

她还是穿着那件绯红的丧衣,浑身上下捆满荆条,手中握着一盏白蜡烛,烛光映衬出一张已经融化了的脸,眼睛深深突出,红得让人心惊胆颤,整个下巴都几乎掉了下来。

“妈呀!”方巍一声惨叫,将木棍抓在手里,“你怎么还没死,怎么还没死啊!”

“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幽怨如泣的声音在破庙的上空不断盘旋,让人头皮发麻,方巍为了自保,下意识地举起棍子对着那女鬼打去。

棍子穿过了女鬼的身体,同时,她的身体消失在方巍的眼前。

方巍哪里再敢在屋中停留半分,连滚带爬,向屋外狂奔。

“噗通!”方巍双脚拌蒜,猛地一个跟头栽在地上,等他再爬起来的时候,门口出现一个让他更加害怕的景象。

一个女鬼长发遮面,双手四脚着地,就这样匍匐在地上,堵住了方巍的去路。

方巍认得,女鬼不是别人,正是那日自己“梦”中出现的那个“女尸”!

前有饿狼堵门,后有猛虎断后,方巍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

“难道我方巍注定今天要死在这里吗?“

身后红衣女鬼的声音不断传入方巍的耳朵,他只觉得脊梁骨都发寒,而门前女尸浑身骨节发出“嘎嘎”的声音,随时准备冲上来,将方巍撕得粉碎!

嗖!

女尸动了,她双脚双手猛地一弹,从地上跳了起来,直接扑向方巍!

010 鬼吃鬼

方巍双目一闭,彻底绝望了。

可是,女尸居然从方巍的头顶跃了过去,直接扑向了方巍身后的红衣女鬼!

什么情况?

方巍睁开眼,只见女尸一把将红衣女鬼扑到,双脚双手将红衣女鬼按在地上。

然后露出嘴中锋利的牙齿,对着女鬼的头狠狠的咬下。

鬼吃鬼!

方巍看着眼前恐怖离奇的一幕,看着女尸一口一口吃掉红衣女鬼那恶心的身体,仿佛对她来说,这是一餐难得的饕餮盛宴。

女尸吃“鬼”的速度很快,红衣女很快连渣滓都没了,只剩下她捧在手中的那只白蜡,丢在一旁,还燃着诡异的亮光。

女尸然后回头,意犹未尽地看着已经吓得站不稳的方巍。

透过她长长的头发,方巍看见她眼里闪着幽绿的光,这一次,女尸似乎没有来吃方巍的意思,只是好奇的围着方巍,不停地爬行。

她要干什么?

方巍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了,他想跑,但是他知道,如果他有丝毫露怯,女尸一定会和上次一样,扑过来,将自己撕得粉碎。

方巍喘着气,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在那个“梦”中,自己曾经成功地“吓”住过女尸,现在唯一能够保命的办法,只有故技重施,再“吓”她一次。

“天灵灵,地灵灵,各路神仙保佑我方巍,一定要保佑我……”方巍壮着胆子站起来,突然双手五指张开,呲牙咧嘴地“啊”了一声。

这招很灵,女尸果然双手双脚飞速向后退了几步。

“她果然怕我。”

方巍悬着的心微微放下来一半,高举着双手,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后退。

“不要慌,不要慌,一定要沉住气,沉住气……”方巍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

但是冷汗还是不争气地从额头上一滴一滴滴下来。

这可是寒冬腊月的晚上啊!

一步,两步,三步……终于,他走到了门口,见女尸还没有扑过来的意思,转身便拔腿向着爷爷追柳灵郎的方向没命地跑去。

嗖!方巍只觉得耳边生风,虽然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可是女尸如豹子一般跳了起来,飞快的向着他追来。

女尸速度极快,很快便赶上了方巍,然后一个猛扑,直接将方巍扑到在地。

她的双手死死的拽住方巍的胳膊,两条腿也死死压住方巍的双腿,方巍根本没有办法逃脱。

女尸的眼中放着惨绿的光芒,扭着头,对着方巍左看右看,几乎将鼻子都凑到了他的脸上。

但是却迟迟没有要吃他的意思。

他在雪地里面不断地扭曲着,挣扎着,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但是女尸似乎没有听见一般,只是好奇地看着他的整张脸。

然后伸出了舌头,在方巍的脸上舔了一下,突然放开他,飞速地向着远方跳走。

方巍整个人如同一摊烂泥瘫倒在雪地里,劫后余生,整个人连动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好险,她没有吃自己。

劫后余生的方巍躺在雪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女尸为什么没有吃了自己?她为什么要吃那个红衣女鬼,难道她在帮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脚步声响起,方巍吓得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警惕地道:“谁!”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方歌吟,他听到方巍的惨叫声折返回来,见到方巍,连忙急声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吧?”

方巍看见爷爷,有些懊恼地低下头,道:“爷爷……喜神失踪了。”

“喜神失踪了可以再找,你怎么样,喜神有没有伤害你?”方歌吟拉拢方巍,上上下下仔细察看他的身体。

一股暖意涌上心头,方巍几乎想抱着爷爷痛哭一场,要知道自己刚刚差点丢了小命,方歌吟确定他除了受了点皮外伤并无大碍后,表情冷了下来,问:“你到底都干了什么好事?!”

方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低着头,支支吾吾:“是我不好,我太天真了,想去救那个女鬼,结果……”

他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方歌吟跺足骂道:“我走的时候,怎么交代你的?!旁人勿管,闲事莫问,你倒好,居然背着我将一个怨灵放出来,也亏得你命大,这怨灵的阴气影响到了喜神,导致喜神走煞,救了你一条小命,不然你这次铁定完了!”

“可是如果我不救那个女鬼的话,她还要在这里受折磨,再说了,没救她之前,我怎么知道她会不会伤害我?”

方歌吟怜爱又无奈,摇头叹息道:“方巍啊方巍,你太善良了,如果只是做一个普通人,或许能够安安稳稳过一辈子,奈何你生在我们方家,道门凶险,人心难测,你要是这么在道门中行走,会被人吃得连渣都不剩的。”

方巍不信:“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女鬼要吃我,那是因为只有吃了我,她才能往生轮回,她没有错,错在我能力不够,如果我请一个高人来给他超度的话,她也就不会……”

“好吧,”方歌吟看着眼前不谙世事的方巍,有些生气,“走进去瞧瞧,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鬼物,居然敢动我方家的人!”

他带着方巍走进破庙,棺材、女鬼、老鼠、荆条都已经消失,地上只剩下一摊污血和一截还在燃烧的白色蜡烛。

方歌吟将蜡烛捡了起来,放在手中反复端详,隔了好久,才长叹道:“原来是奇门真解。

刚刚我还纳闷这种灵气不浓之地,怎么会有柳灵郎出现,原来有人故意为之,我们这次无意撞破了人家的好事,不知道会不会留下后患。”

“爷爷,你是说,这副棺材是有人故意放在这里,来炼邪门妖术的吗?”

“嗯,是奇门真解术,很邪门的道法。”

“哼!天下居然有这么可恶的人,居然……居然用死尸来炼道法,太可恶了!”

“道门中的龌蹉之事太多,你不必太过在意。

再说了,邪门歪道之术千年流传,各派门径森严,自有很多不能搬上台面的东西,你今天看到的,不过冰山一角罢了。”

“难道这些事情,警察就不管的吗?”

“邪门道术,已经超过了一般人的认知范畴,一般的凡人民警怎么会看得明白,除非是他们出手……”

“谁……”

方歌吟呵呵一笑:“五十年来,他们早已南北分裂、自顾不暇,哪里还有心思插手这些小事,也难怪邪门歪道越发猖狂了。”

“爷爷,你说的‘他们’是指谁,他们到底有多厉害?”

“一个门派,准确地说,是一个很有历史的组织,以姓氏为标志……总之,你以后看到姜、姬、姚、芈四姓之人,最好躲远一点,他们很可能是那个组织的人。”

“为什么要躲?我又没有做什么坏事。

”方巍不解。

“唉……”方歌吟长叹一口气,道,“因为在这些人眼中,我们祝由同样也是邪魔歪道啊……好了,不说这些,爷爷给你看一件好东西。”

方巍这才回过神来:“糟了,喜神,喜神,还看什么东西啊,喜神丢了,快去找喜神啊!”

011 慈不修道

“不急,只要有了它,喜神会不请自来的。

”方歌吟说完,低头在那滩污血中搜寻起来。

“果然在这里。

”方歌吟露出一丝微笑,他收起手,手中竟多了一件通透明亮的玉,在夜光中散发柔和的光,没有沾上半丝血污。

方巍忙凑了过去,问道:“爷爷,这是什么?”

“命骨。

”方歌吟笑道,“说来你当真是傻人有傻福,如果没有贸然去救女鬼,也得不到这么一个好东西了。”

方歌吟知道方巍要问什么,没等他开口就主动解释:“人有三魂七魄,但三魂太愚,七魄太厉,因此在道门中流传着‘灵魂不可修’之语。

但在人的三魂七魄之外,还有命根和命骨的存在,合称‘根骨’。

大凡道门高手收徒,首先要看的就是弟子根骨如何,如果根骨不佳,就算是有万贯家财,道门高手也不会手下为徒的。”

“人的命骨是玉枕穴三寸以下的一颗软骨,软骨越突出,便表示此人命骨越好。

你瞧,我手中这颗命骨,就非一般命骨可比,它是修道之人梦寐以求的‘玉骨’。”

“所以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的设局之人,炼的就是这副根骨,现在命骨已经找到,差的就只有命根了。”

“命根,命根又是什么?我不知道啊。”

“仔细想想,也许你见过也说不定。

”方歌吟有意启发方巍,笑着看着孙儿。

方巍将刚才发生的事细细想了一遍,灵光一闪,道:“难道是您刚才去追的柳灵郎?”

“不错,可惜这设局之人机关算尽,却被你这个愚笨的小子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他要是知道了,非得吐血气死不可。”

“他心术不正,自然配不上这么好的根骨。

只能说好人有好报,爷爷,我们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得道这副根骨,不然有多少人要惨死在他的手里啊!”

方歌吟点头:“那是自然,既然碰上了,那就是老天给你的一场造化,我们用命骨为引,定然能够引出柳灵郎。”

“爷爷,您刚才没有捉到柳灵郎吗?”

方歌吟责备道:“你刚才鬼喊鬼叫的,我哪有心思去捉那小东西。

再说这个小东西机灵得很,就算是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抓到它。

不过现在我们命骨在手,定能够将那小东西引出来。”

“不去找喜神了么?”

方歌吟看了看天色,道:“还好,离天亮还有段时间,我们先去捉柳灵郎,再找喜神,一切顺利的话,应该能在天亮之前赶到赶尸客栈。

所以一切都要快,你千万不要给我添乱。”

方歌吟手里握着命骨,朝着刚才柳灵郎出现过的山头走去。

“就是这里了!”方歌吟看了看四周的地形,道,“这里四处空旷,我们把柳灵郎引出来,叫它无处藏身,你在那块石头后面待着,千万别出声。”

方巍依言,躲在一块山石后头,方歌吟将命骨放在雪地上,和方巍躲在一起,紧张地盯着命骨。

很快,远处传来了小孩子一般的嬉笑之声,方歌吟低声道:“柳灵郎要来了,千万不要乱动,这小东西机灵得很,只要发现一点不对劲,就会立刻逃走,再找到就要比登天还难了。”

方巍点了点头,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一眨不眨地盯着地上那颗命骨。

“嘻嘻,嘻嘻……”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从远方飘来,方歌吟低声道:“快来了!”

“嘻嘻,嘻嘻,柳灵郎,柳灵郎,生在荒郊古道旁。

谁人请我为神将,免在郊野受风霜,嘻嘻,嘻嘻……”

声音越靠越近,伴着拨浪鼓敲打般的声音,一个灰色的影子出现在方巍的视野中,影子飞速来到命骨的附近,方巍定睛一看,是一个四五岁左右、穿着一件大红衣服的小孩,头上扎着冲天辫,手里拿着拨浪鼓,脸颊涂着厚厚的腮红,看上去和电影里常出现的小鬼差不多。

“爷爷,它就是柳灵郎吗?”方巍悄悄地问道,方歌吟用手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点了点头,紧张地看着这个小孩。

果然,柳灵郎是一个机灵鬼,看见放在雪地上面的命骨,眼睛一亮,却并没有上去,不过好奇地在命骨的四周游走,试探着有没有机关,最后它在命骨的前面停了下来,歪着脑袋左看右看,确定没有危险,才将手中的拨浪鼓一摇,弯下身子去捡命骨。

就在他拿到命骨的那一瞬,方歌吟以极快的速度从石头后面冲了出来,一道金光闪过,一枚符咒直接拍在了柳灵郎的面门之上。

此时,柳灵郎的四周东南西北方向同时火起,四道冲天而起的火柱飞快地连接成了一道火墙,将他困住。

柳灵郎见状不妙,冲天而起,想要从空中逃脱,方歌吟哪会这般轻易让他逃脱,双手一翻,三面铜镜出现在他的手中,铜镜反射月光直接刺向柳灵郎,将他直接从半空中打落在地上。

方歌吟掏出柳枝若干,按照天地人三才的格局在柳灵郎周遭的火中插好。

柳灵郎见状,身子一闪,带着哭腔往地下一钻,方歌吟早有准备,随手一撒,绿豆、红豆、黄豆、黑豆、豌豆五豆齐飞,在空中盘旋开来,如落沙一般滚滚而下,将柳灵郎的半个身子困在沙中。

“五豆撒地招天地阳气,三才宝镜引乾坤正气,左右柳枝挡你煞气,四条火龙焚你阴气,柳灵郎,今日你插上翅膀也逃不脱我的手掌心!”方歌吟暗算得手,心中有些得意,厉声喝道,“还不快束手就擒!”

柳灵郎被方歌吟四面围攻,拿着命骨呆在那火牢之中,整张脸都变了颜色,呜哇一下痛哭了起来。

烈火焚天而起,范围越缩越小,眼看着柳灵郎就要被烈火烧遍全身,方歌吟更为得意,双手掐决,欲做法将火势变得更凶猛,自己的手却被方巍紧紧握住。

方巍浑身发抖,整张脸变得极为难看,大声质问道:“爷爷,你要干什么!”

方歌吟一愣:“自然是要将这个柳灵郎烧死,让他变做你的命根。”

方巍坚定地摇了摇头:“爷爷,他太可怜了,如果您要用这种方法给我一场造化的话,我宁可死也不要!”

“你!”方歌吟不解,“这可是柳灵郎,天下间顶尖的命根,配合你的这枚玉骨,可以为你换一副世间难得的根骨,你难道都不想要吗?”

方巍坚定的摇头道:“我不要!”

“你!”方歌吟怒气冲天,道,“你知道我这些年为什么不传你祝由术,又为什么要和你在那个深山老林中住十年吗?”

“我知道。

”方巍道,“我自幼体弱多病,根骨不好,您怕我被方家族叔们欺负,才带我搬离方家大宅,去深山隐居……爷爷,我知道您是天底下最疼我的人。

但是,如果一定要伤害别人才得到根骨的话,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你,你!你既然都知道,为什么就不能给我争口气?你是我方歌吟唯一的孙子,你是我方家一脉未来的族长,你,软弱小至此,对得起我,对得起你的名字吗?”

“爷爷,人命关天,柳灵郎也是一条命,你又何必为难一个孩子,放了他,好吗,求您了……”方巍死死地抓住爷爷的手,阻止他将印决捏好。

方歌吟看着他义无反顾的脸,长叹一声,双手缓缓地放了下来:“也罢,希望你日后不会后悔。”

火势骤减,柳灵郎乘机一个翻身,从火牢中脱身,指着方歌吟的鼻子骂道:“你!坏人!”

又指着方巍道:“你,好人!”身子一抖,直接钻进了地里,消失不见。

方歌吟站在原地,眼神中依然有些不甘,反倒是方巍过来安慰他:“爷爷,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场造化注定不属于我,没有什么好可惜的。

修不修得成祝由术不重要,世间行走,问心无愧就好。”

方歌吟手指方巍,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最后长叹一声道:“你啊……你……”

“走吧,还得去找喜神,白忙活了半天,什么都没捞到,我方歌吟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孙子……”

“爷爷,怎么没有收获,我们不是得到了一颗玉骨吗?”

“你给我闭嘴!”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