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尸中生路)在线阅读完整版-尸中生路堂前雁小说阅读

(尸中生路)在线阅读完整版-尸中生路堂前雁小说阅读

来源:zsy 作者:堂前雁 时间:2020-08-01 17:12:49 主角:常小旗

(尸中生路)在线阅读完整版-尸中生路堂前雁小说阅读

尸中生路常小旗

第9章 水库沉尸

三人离开曹记棺材铺,扛着纸人来到石碑店村外的小河边。

河沿上淤泥很深,走在里边深一脚浅一脚,稍有不慎就会踏破草皮,陷入沼泽之中。

常小旗道:“下游水库应该刚放过水,河岸还是潮湿的,那具尸体可能被冲刷到下游了,着实难找。”

“常爷,这纸人用来干什么?”抱着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纸人,张全发浑身都在哆嗦,他不敢多看一眼。

“还记得你挖出那个女尸的地方吗?现在带我去。”

张全发带路,三人顺着河沿来到桥洞下,一处不起眼的坑洞里,张全发指着洞口,“就在里边。”

常小旗扫视四周,回过身来说:“你扛着纸人进去,把纸人放在之前女尸停留的位置。”

“我……我不敢进。”

窦严聪说:“嗨呀,你这啥胆量啊,我去可以不?”

常小旗义正言辞道:“不行,必须老张亲自去放。”

忍着发麻的头皮,张全发钻进去放好了纸人,出来时浑身都在哆嗦。

也难怪,在出事之前啥都不怕,出事后可谓草木皆兵,吓破了胆。

“接下来就要寻找那具女尸了,这条河流很窄很浅,若是有浮尸,一眼便能寻到,咱们顺着河流一直朝下游走,最多到达下一个水库,一定能寻得女尸踪迹。”

窦严聪问:“女尸沉在水里,咋找啊?”

“山人自有妙计。

”常小旗点了一支烟,只是叼在嘴上,但却不抽。

远远看去,像是有一团猩红的鬼火在虚空中飘荡。

路上常小旗紧锁眉头一言不发,窦严聪无所畏惧,倒是张全发小心翼翼的,听见个风吹草动都是一哆嗦,三人一直赶到水库前,常小旗才停下身子,“看来那女尸果然飘到这里了,有些难办。”

上游河流只有两米多深,而这蓄水的水库,下边至少有十几米的深度,除专业打捞队之外,没人敢轻易下水。

常小旗斥责一声:“你扔哪里不好,偏偏扔到水库里。

”俗话说欺山莫欺水,人毕竟不是水生动物,在水里施展不开,危险剧增。

夜幕之下放眼望去,水面像是一片银色古镜,偶有夜风吹过,水面上荡起几道波光。

远处村中的狗吠依稀可闻,夤夜风寒,三人站在水库边上,像是三个蚂蚁趴在一口大缸的边缘。

偌大的水库,去哪里寻得这一具尸首?

常小旗看了一眼毛月亮,边脱衣服边说道:“小聪,把绳子绑在我的腰上,你们掐着时间,一旦超过三分钟我还没出来,就给我用力拽。”

“老张,把你的汗,抹在我的胳膊上。

”张全发此刻流出来的汗液越来越粘稠,都快比得上尸油了,在月光的映照下,常小旗古铜色的双臂显得油光锃亮,犹如打了一层蜡。

“记住,三分钟时间!我的命可就交给你俩了,千万不能马虎大意!”

扑通一声,常小旗鱼跃而起,钻入了水中,河岸上的绳子也快速被拖入水下,荡起涟漪的湖面逐渐归于平静。

窦严聪看着手表,问道:“常哥这次下水,能捞出那具女尸吗?”

第10章 八臂哪吒图

张全发咽了口吐沫,一言不发的盯着湖面,时而低头看看手表,两分四十秒的时候催促道:“小聪,快到三分钟了,要不赶紧拽上来吧?”

没有经过训练的普通人,水下憋气也就几十秒,三分钟对于非专业的人来说已是极限,两人正准备动手,就听平静的水库里传来一阵阵扑腾水花的声音,闻声望去,远处水面上飘起一个白点,由远及近快速游来。

上了岸,常小旗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不爽道:“这水库里可不止一具死尸!”

“啊?还有其他人吗?”窦严聪问道。

常小旗将湿漉漉的头发往后捋,点头道:“往些年在这里游泳被淹死的,凶杀案抛尸的,或者想让一些人永远失踪的,水库就是最好的地方。”

张全发拿着毛巾帮常小旗擦拭着身躯,小声问:“常爷,找到那具女尸了吗?”

“没有。

”常小旗摇头道:“她一定是在刻意躲着我。

”月光下,只穿一条短裤的常小旗显得心事重重。

擦向后背的时候,张全发哎哟一声,惊道:“常爷,您后背上是什么?!刚才还没有呢。”

可能是月光映照的原因,也可能是水渍未干的幻觉,常小旗的脊背上泛出淡淡银芒,细看之下,上方竟显出一个八臂哪吒图!

“常哥,你这纹身好霸气啊,八臂哪吒,满背的!”

“那不是纹身,也不是八臂哪吒。

”常小旗从布包里取出一小瓶黑狗血,递给张全发,道:“把这些黑狗血淋在我后背的图案上。”

张全发问:“常爷要做什么?”

“此图不压,女尸不现。

我们没有太多时间去消耗了。

”涂抹上了黑狗血,常小旗扑通一声,再次跳入水库中。

茫茫水库寻找那一具特定的女尸,着实有点难度。

窦严聪抓紧了手里的绳子,问:“诶,老张,常哥身上那个纹身,得多少钱?”

张全发是个盗尸者,多少了解一些门路,他逐渐醒悟了过来,惊诧道:“那可真不是纹身,常爷竟然也背尸!”

“可常爷究竟背的是什么尸体,竟然能在他身上留下这么大一个印记?”张全发陷入癔症之中。

窦严聪一直盯着手表,还是两分四十秒的时候,喊道:“张叔,动手吧?”

张全发摇头道:“不急,常爷背的一定是一具极其厉害的尸体,有此护身符,谁也奈何不了他,等到三分再动手,且不可打乱常爷的计划。”

眼看着三分期限已到,窦严聪不再迟疑,使出两膀子膂力,咬着牙往上拽,可这绳子上带来的触感与之前完全不同,没有任何阻力,三下两下就把绳子给拉了上来。

一看绳头,两人对视一眼,各自叫道:“完蛋!”

绳子断了!

断裂处细絮如丝,像是被牙齿咬断的。

窦严聪手心都出汗了,焦急道:“这可怎么办!”

两人水性极差,别说是跳下去救人了,这跳下去能不能自己活着游回来还是一回事,旱鸭子站在岸边,只能是干着急。

“张叔,快想想办法,一定要救常哥啊!”窦严聪急的直跺脚,眼看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四五分钟了,水里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张全发咬牙道:“要不……报警吧!”

“等警察来了,常哥都硬了!”窦严聪急的攒紧了拳头,道:“不行,我要去救常哥!”

第11章 蚩尤吞尸

他脱下衣衫,露出坚实的脊背,肌肉线条如古希腊的雕塑,正准备跳下去,就见远处水面上扑腾起一阵水花,像是钓到了一条大鱼,正在水中角力。

借助微弱的月光看去,水面上浮起一个人影,正背着一具黑黝黝的尸体,扑腾着双手,拍打起一片片水花朝着岸边游来。

“常哥!”窦严聪赶忙到岸边接应。

“呼!”刚上了岸,常小旗长出一口气,瘫坐在地。

他后背上趴着一具经过烈火灼烧已经严重变形的黑色尸体,双手环抱住常小旗的脖颈,像是要掐死他的模样,上了岸还是抱的死死的。

常小旗呼呼的喘着粗气,眼睛都憋红了,“妈的,这女尸可真够狠毒的,藏在水底伺机拉我,想让我浸死在水中。”

朝着常小旗的脚脖子看去,在他的右脚踝上一个发黑的手掌印,极为醒目。

窦严聪硬生生的将趴在常小旗脊背上的女尸掰开双手,拽了下来,那女尸经过两次灼烧,身体萎缩发黑,且质地坚硬,犹如钢筋铁条。

张全发双目噙泪,道:“常爷,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回报,谈钱伤感情,我女儿马上就大学毕业了,很乖很听话,要不……”

“哎哎哎!”常小旗连连摆手,“谈钱不伤感情,给我个百八十块,意思意思就行。”

看着这个发际线逐渐往后挪移的中年人,常小旗无法想象他的女儿会是何等尊容。

三人整顿一番,顺着河流重返上游,窦严聪问:“常哥,咱现在干啥去?”

常小旗抠着耳朵里的水,眯眼道:“回老家。”

将尸体装在黑色塑料袋里,连夜赶回山村老家。

夜很深了,乡村里早已是万籁俱寂,伴随着阵阵吹拂的寒风,三人来到村外的杨树林里。

有风吹过,杨树叶哗啦啦作响,民间有谚,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庭院不栽鬼拍手,这鬼拍手说的就是杨树,风一刮,树叶哗啦作响,大半夜着实瘆人。

头顶上的毛月亮在这杨树林里也早已看不见光华,树林内虽说不至于伸手不见五指,但四周漆黑一片,让人从心底里产生一丝的不安。

张全发小声问:“常爷,咱来这干啥?”

常小旗道:“这一片杨树林,知道是谁种的吗?”

两人摇头。

“这是我太爷生前种下的,但他种的杨树早就被砍伐光了,后来我爷爷临死前又按照当年种树的位置,重新栽了一遍,这就是我太爷能起家的本事,此地乃是风水局中的蚩尤吞尸!”

张全发眼睛一亮,忙说:“我听过这个,此局又叫蚩尤旗,是从古代皇陵风水中衍生而出的,每一个种树的位置,都点缀出蚩尤的一把魔旗,而且是参照天上星斗分布的,能改运能镇尸!”

常小旗嘿嘿笑道:“说的很对,我太爷当年背的尸体,不是皇亲国戚都不入他法眼的,创造出这个蚩尤吞尸的风水局,就是为了镇住那些尸体,你们也不想想我太爷何许人等?”

小小的吹了一个牛逼,常小旗很是得意。

他说:“古往今来,那些个凶煞死尸,若是想行大运而背回家,稍有不慎便会出事,这蚩尤吞尸的风水局便是克制它们的重中之重,埋在这里的死尸,少则三个月,多则三年,一定会化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常小旗带着两人找到蚩尤吞尸的风水眼,说道:“把这里挖开,女尸埋进去就能镇住,至于那个纸人,可以帮老张顶过这一关。”

挖开泥层,一股浓烈的土腥味扑鼻而来,这气味中还夹杂着浓烈的血腥味,窦严聪问:“常哥,埋在这里能搞定吗?”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