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主角叶宁陆简小说全文免费

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主角叶宁陆简小说全文免费

来源:wyy 作者:傅云桑 时间:2020-07-31 12:05:40 主角:叶宁陆简

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主角叶宁陆简小说全文免费

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叶宁陆简

叶宁陆简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001章一个靠得住的都没有

“死丫头!我叫你欺负弟弟!叫你欺负弟弟!”

“建学那么小,你也下得去手推他!”

叶家老太太拿着竹扫把,使劲在叶宁身上抽打,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赔钱货,我告诉你,要是我孙子有什么损伤,看我不打死你!”

剧烈的疼痛让叶宁清醒过来,可眼前的情景,她却有些摸不着头脑——她不是带着员工团建,在景区旅游的时候,失足掉下锦鲤池淹死了吗?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虽然弄不明白,可她也不是站着挨打不反抗的人。

叶宁下意识躲开扫把,将叶老太太胳膊一推,整个人窜出去老远。

“嘿!你这个贱丫头,居然还敢推我?你反了天了!”叶老太太脾气更大,指挥着旁边围观的儿媳妇,“老三媳妇,给我抓住这个丫头片子!看我今天非把她打服不可!”

三媳妇陈冬梅听了这话,立马跑过去围堵叶宁:

“妈,叶宁这丫头太没大没小了!欺负我家建学不说,还敢违抗您,今儿要是不好好收拾她,她都不记得这个家谁做主了!”

陈冬梅正是叶建学的母亲,她看到叶宁把自家儿子推在地上,可心疼坏了。

要不是她只是叶宁的三婶,都想亲自把叶宁打一顿。

她儿子可是男娃娃,是老叶家的宝贝疙瘩,怎么能让叶宁那个赔钱货随便欺负?

陈冬梅是做惯了农活的,力气大,手上也有劲儿,全然不是叶宁这小胳膊小腿可以比的,她一下子就把叶宁给抓住了。

叶老太太手中的竹扫把直接砸在叶宁身上,砸到了她的头。

顷刻间,一阵眩晕感传来,叶宁的脑海里多了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而她也明白了此时的处境——

在锦鲤池被淹死之后,她居然重生在八零年代,一个同名同姓的小姑娘身上!

这小姑娘是红旗大队叶家二房的长女,才刚刚十二岁。

刚才那一出,是叶宁为了维护自己的亲妹妹叶欣,推了三房的堂弟叶建学一把,被重男轻女且偏心的祖母撞见了,所以才有了这顿打。

叶宁回顾着小姑娘的现状,不由得头大:

身处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祖母偏心,亲戚刻薄,父亲愚孝,母亲懦弱,亲妹妹虽然乖巧听话却年幼孱弱……

一个靠得住的都没有。

小姑娘每天都被当做牲口使唤,干很多的活,却吃不上一口饱饭。

明明是大冬天,却穿的无比单薄,破洞到露出脚趾的鞋子,洗的发白的裤子遮不住纤细的脚踝,冻地红彤彤的。

可怜这小姑娘原本就发着烧,又被毒打了一顿,直接一命呜呼了。

这才让她有机会进了这具身体。

叶宁快速消化了这些信息,心中立马做出了判断:

既然这具身体里的人变成了她,那她就不再是八零年代任人欺凌的小可怜!

叶宁直接一脚踩在陈冬梅的脚上,使劲一碾,又一口咬在她的手背上,趁着陈冬梅吃痛的功夫,快速挣脱了她的钳制。

“叶建学欺负欣欣,我护着自己的妹妹怎么了?你们不去教育叶建学那个熊孩子,反而来打我,真是好没道理!”

叶宁嘲讽地看着她们,可把叶老太太和陈冬梅气了个半死。

“奶——姐姐没有欺负人!”

这时候,院子里有个瘦瘦小小的小豆丁,扯着嗓子哭喊着帮忙解释:

“是建学弟弟扯我头发,姐姐说不听,才推他的!”

说话的是叶宁的亲妹妹叶欣,七岁的小姑娘,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日子艰苦,长得纤弱瘦小,个头只有五岁孩子那般高。

“是啊,妈,宁宁也不是故意的,您已经教训过她了,就饶了她吧!”叶宁的母亲宁巧云也跟着求情。

“有你什么事?做你的饭去!这俩丫头片子你教不好,我帮你教!”

叶老太太一句话把宁巧云压下去,让她不敢再多说一句,便立即转头瞪着叶欣:

“你也是个贱丫头!扯你几根头发怎么了?建学是男娃娃,金贵得很,他想扯你头发,你就该让着他!”

叶老太太说着,见打不到叶宁,便举着扫把转过头去打叶欣。

“主人主人,请完成解救叶欣的任务!”这时,叶宁的耳边突然出现一个声音,奶萌奶萌地,听起来像五六岁的女童,“只要能让叶欣避免挨打,就可以获得功德哦!”

叶宁来不及弄清楚这声音是哪儿来的,但前世在商界杀伐果断的直觉,让她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她冲过去,抱着叶欣躲过了叶老太太的扫把,退开几步。

“两个死丫头片子!居然还敢躲!我还教不了你们了是吧?”叶老太太气急,“就你们两个赔钱货,叶家就不该养着你们,还不如生下来的时候,就扔厕所淹死!”

“这可不是过去的时代了,杀人是犯法的!”叶宁远离攻击范围,开口就怼,“不仅杀人犯法,打人也犯法!”

“放屁!我教育自己的孙女,谁敢说我错?就没听过这样的道理!”

“那你打啊!使劲儿打!最好打的我们鼻青脸肿、皮开肉绽,打到我们血糊糊的!”

“你以为我不敢?”

“你是挺敢的!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当场打死我和欣欣,一了百了。当然,你杀人犯法,要去坐牢!”叶宁铿锵有力地说道,“要么打我们一顿出气,但是我告诉你,你今儿要是打了我,但凡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是爬着也要去镇上公安局告你,说你虐待儿童!警察照样抓你坐牢!”

这个年代的人,对待公安机关执法人员大多还是持畏惧态度,一听到“警察”、“坐牢”等字眼,心里先虚了一层。

叶老太太举着扫把,脸色扭曲,可却始终无法下手继续打。

很显然,她是被叶宁这番话给吓住了。

叶宁看着叶老太太犹豫的态度,就知道她心里害怕了。

于是她把叶欣拉到身边,再接再厉:

“今天我把话撂这儿了,其他人我不管,但是从今天开始,谁要是敢对我和欣欣动手动脚,别怪我不客气!我日子不好过,你们也别想好过!”

前世的叶宁毕竟是在吃人的商界摸爬滚打过的,身为上位者的气势不怒自威。

虽说此刻她小小年纪,可那一双眼睛寒光四射,将叶老太太,还有围观的大伯母江玉蓉、三婶陈冬梅等人一一逼退,倒是谁也没敢跟她闹起来。

叶宁想过了,既然来了这里,暂时无法脱离这个家,那就让这个家的人,不敢招惹她!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002章锦鲤附身

叶老太太恨得牙痒痒,却迫不得已放下扫把,冲着她吐了口水:

“呸!贱皮子就是贱皮子!养不熟的白眼狼!心得多狠居然要把自己亲奶奶抓去坐牢!就是个不孝的!”

“那你呢?心得多狠才能把自己的亲孙女往死里打?”叶宁针锋相对,“长辈慈,子孙孝。你不慈,哪来的资格怪我不孝?”

“你……”

叶宁冷哼一声,没理会叶老太太,牵着叶欣的手,进了房间。

叶欣亦步亦趋地跟在叶宁身边,仰着小脑袋,一脸崇拜地看着自家姐姐:

“姐姐,你好厉害啊!”

在她的印象中,奶奶每次拿扫把,她和姐姐都免不了一顿打的,没想到今天姐姐只说了几句话,就让奶奶放下了扫把。

“欣欣乖,以后姐姐不会再让人欺负你了!”

叶宁揉了揉妹妹那枯燥发黄的头发,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儿,叹了口气。

这么点的小孩子,叶家长辈怎么忍心?

她在为叶家姐妹俩命运感到悲哀的同时,也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的自己。

穿越前的叶宁,也处在这样一种豺狼环伺的境遇中。

父亲是个凤凰男,娶了母亲之后,继承了外公的产业,却在母亲病故之后,马不停蹄地与自己的初恋白月光再续前缘。

从此叶宁有了后妈,也有了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

继母恶毒,父亲偏心,继妹伪善,甚至抢走了她的未婚夫,她蛰伏了整整七年,才重新将外公的产业掌控在手里。

好不容易尘埃落定,带着公司的员工团建,却不曾想出了意外,一朝穿回八零年代。

既来之,则安之,前世种种譬如昨日逝,往后她的战场,在这里!

“姐姐,你额头红了,肯定很疼吧?”叶欣看着叶宁被砸到的额头,满眼心疼,“我去厨房找妈,让她给你拿药油!”

药油是姐妹俩的母亲宁巧云常备的,原因无他,只因两个女儿经常挨打。

她在这个家没什么话语权,又不敢顶撞婆婆,所以只能在女儿被打之后,默默地给她们擦药油疗伤。

叶欣迈着小短腿跑出去了,房间里顿时只留下叶宁一个人。

她想起了先前耳边出现的那个奶萌奶萌的声音。

“之前是不是有人跟我说话?让我完成解救叶欣的任务?”叶宁抬头看向四周,轻言细语地问着。

“主人主人,是我在跟你说话呀!”奶萌声音再次响起。

“你是谁?你在哪儿?为什么叫我主人?”

“我是小锦鲤呀,现在就在你左手腕上!”奶音继续说道,“你掉下锦鲤池之后把我砸死了,我可是用了所有的修为,才带你来到这里呢!”

叶宁盯着左手腕上的那个锦鲤形状,一阵沉默。

她以为这是原主小姑娘的胎记,没想到居然是跟她从现代穿越的锦鲤?

“所以……我这也算是锦鲤附身了?”

“可以这么说哦。”小锦鲤说道,“主人,我可以给你带来好运呢!”

“那之前你说的任务,还有功德,是怎么回事?”

“主人做任务就是做好事,做好事就可以积攒功德,功德可以助我修行,我的修为越高,给主人带来的好运越多哦!”小锦鲤解释着。

“明白了!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运,我想要好运,还得我自己去拼、去做好事!”叶宁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很快接受,“这样就挺好,能重活一世已是万幸,天上掉馅饼的事,不该奢望太多!”

“主人说的很对呢!”小锦鲤为叶宁的觉悟感到高兴。

叶宁摸了摸手腕上的锦鲤胎记,笑了笑,有锦鲤buff加身,她的日子应该会好过很多。

不多时,宁巧云端着个搪瓷杯进来了。

搪瓷杯一看就是用旧了的,外边的搪瓷被磕碎了好几块,露出里面浅灰色的杯身。

“妈。”叶宁适应了自己的身份,打了声招呼。

“先喝点水,再把衣服脱了,趴着我给你上药。”宁巧云叹了口气,转身从柜子里翻出药油来。

叶宁下意识喝了一口,一股子透彻心扉的冰凉袭遍全身,她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太冰了,没有热水吗?”

“烧水要柴火,这大冬天的,柴火本就是个稀罕物,你又不是男娃娃,哪能用来给你烧水?”宁巧云解释了一句,又道,“平时不也是这么喝的?哪里就这么娇气了?”

叶宁没办法,只能又喝了几口这冰凉的水。

宁巧云帮着叶宁解开衣服,倒了点药油在她的伤处,然后使劲地揉。

竹扫把抽打的红痕一道道的,触目惊心。

“宁宁啊,你不要再跟你几个堂哥堂弟起冲突了,他们是男娃,是要给老叶家传宗接代的,每回起冲突,挨打吃亏的都是你。”

“都怪妈没用,也没能给你生个亲兄弟,以后你嫁了人,也得靠建军、建学他们这些兄弟撑腰,现在得罪了他们,日后你在婆家受欺负可怎么是好?”

“还有你奶奶,你不要总跟她犟……”

宁巧云也是个出身在重男轻女家庭中的女人,从小到大性子软,素来没主见,在娘家的时候,就是个受气包。

嫁到叶家之后,叶老太太厉害,她又自觉没给叶家生个儿子,有些抬不起头来,所以平素只有忍气吞声的份,就连两个女儿被打也不敢过多求情。

宁巧云正絮絮叨叨地说着,小姑娘的生父叶爱国回来了。

先前叶宁被打的时候他不在家,而是和两个兄弟去外面割枯草。

大冬天的地里没什么活,男人们便用枯草搓成草绳,编织草鞋,等来年天热了,自家穿得,也能拿去跟别家换些吃的。

叶爱国拍了拍裤腿上的草灰,开口问道:

“听说这丫头今天欺负建学,还不服管教顶撞妈?”

“宁宁她也不是故意的……”

“行了,你也别为她开脱,她这性子从小就野。妈说的对,现在不管教,以后嫁都嫁不出去!就罚她今天中午不准吃饭!”叶爱国说完,转身离开。

叶宁无声地冷笑了一番。

瞧瞧,这就是她现在的父母,母亲软弱的只会让她忍,父亲从不关心她伤的如何,只听老太太的话。

她倒是有心想在这个年代发家致富,可架不住一大家子人全都拖后腿。

她想分家,愚孝的爹肯定不同意;她想带着母亲和妹妹单独过,让母亲离婚,软弱的母亲肯定也是不赞成的。

看来,她想好好过日子,任重而道远!

“老二媳妇!你在里面磨磨蹭蹭地干什么呢?下蛋啊?”叶老太太扯着嗓子在外面喊道,“还不过来端菜盛饭?等着我弄好了伺候你吗?”

“来了来了!”宁巧云赶紧应着,又把药油塞到叶宁手里,“剩下伤你自己擦擦,我出去忙了!”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003章陆家的傻儿子

叶宁擦好药油、穿好衣服出去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围坐在桌子边,准备吃饭了。

叶家三代同堂,一大家子十几口,都住在同一栋房子里。

除了大房的堂哥叶建城、堂姐叶欢还在镇上念初中没回家之外,叶宁可算是把叶家人都见齐全了——

爷爷叶耀祖,奶奶赵凤仙;大伯叶爱党,大伯母江玉蓉;三叔叶爱民,三婶陈冬梅。

还有三房的几个孩子,九岁的叶建军正在念小学;五岁的叶建学还是个到处嚯嚯的小霸王;小女儿叶娇,才出生半年,刚断奶。

“宁宁出来了?快,坐这儿……”宁巧云赶紧招呼自己的女儿上桌。

“坐什么坐?我让她坐下了吗?”叶老太太赵凤仙把筷子往桌上一拍,骂道,“她能耐着呢!都要把亲奶奶告去坐牢了,还用得着吃我叶家的饭?”

“就是啊,二嫂,你也不听听宁丫头之前说了些什么!她可是要闹的全家过不下去呢!这要是不惩罚,她不得翻天啊!”

陈冬梅也跟着幸灾乐祸,毕竟受委屈的可是她儿子,她才不想让叶宁这死丫头好过!

“爱国……”宁巧云扯了扯丈夫的衣袖,想让他帮着女儿说好话。

她不能跟婆婆顶撞,只能指望丈夫了。

“我听妈的!”叶爱国理都不理她,“今天建学受委屈了,把宁丫头那份给建学,算是她给弟弟赔罪,看她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弟弟!”

宁巧云还想再说什么,却被叶老太太直接打断:

“你再多说一个字,你也别吃了!嫁给老二这么些年,就生了两个赔钱货,还好意思吃饭呢?就一个迟早要嫁到别人家的丫头片子,难不成还值得我们叶家金尊玉贵的养着?”

宁巧云被叶老太太说的羞愧极了。

这么些年,大嫂给叶家生了一儿一女,弟妹都给叶家两儿一女,就她只生了两个女儿,她在这个家里向来没什么话语权。

她愧疚地看了看叶宁,终究没有再开口说什么。

大伯两口子没参与讨论,倒不是他们心慈,不忍心落井下石,而是因为今天这事儿跟大房没什么利益关系,他们自然乐得袖手旁观。

叶宁看着这一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自私自利的人到处都有,唯独她碰见的特别多。

可她既然上辈子,她能在继母和渣爹的打压下崛起,这辈子就照样能在这不公平的家庭里翻身!

“不吃就不吃!以为我稀罕呢?”叶宁说完,放下话来,“从今天起,我自己弄吃的,我不沾你们一粒米,你们也别想吃我的任何东西!”

“你能弄到什么东西?大冬天的,野菜都没处挖!”陈冬梅嗤笑了一声。

叶宁没再多说什么,直接打开门走了出去。

比起叶宁昔日生活的繁华后世,红旗大队显得太过简陋——

低矮狭窄的平房星罗棋布地排列着,土黄的墙壁经历了长久的风吹日晒,多数已裂了一道道口子,瓦片也有些残破。

凹凸不平的土路,让走惯了柏油大马路的叶宁差点摔倒。

她按照小姑娘原先的记忆,去了红旗大队的后山。

后山上有不少野菜,虽说冬天挖不到什么东西,但她不是锦鲤附身么?正好去后山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找到吃的!

到了后山,才发现那里光秃秃的,大部分草木都已枯萎凋谢,只有少数四季常青的植物还冒着绿意,给后山添了点好颜色。

叶宁捂着空荡荡的肚子,向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咕咕咕”的叫声。

“鸡叫声?难不成是野鸡?”

叶宁好奇地顺着声音找过去,果然发现大树旁的枯草丛里有只野鸡,旁边还有两个野鸡蛋!

“果然是锦鲤附身啊,别人连野菜都挖不到的时候,我能找到野鸡!”

“香酥鸡、叫花鸡、盐焗鸡……我来了!”

叶宁朝着野鸡扑过去,谁料那野鸡反应极快,很快飞走,让她扑了个空。

她又试了几次,累的气喘吁吁,却拿野鸡毫无办法。

“抓个鸡怎么那么难?”叶宁说道,“就不能乖乖停在原地让我抓吗?”

话音落下,那只胡乱扑腾的野鸡一头撞在旁边的树上,Duang地一声掉在地上,华丽丽的晕了过去。

叶宁:……

行吧,锦鲤附身什么的,就当是穿越福利了,习惯就好。

淡定下来后,叶宁扯了一些枯草,搓成草绳,按照记忆里的方式,把野鸡捆起来,又把两个鸡蛋揣到兜里,这才往回走。

没走几步,她又听到了“咕咕咕”的声音。

“难不成还有?”

叶宁仔细寻找之下,在不远处另一从枯草的旁边,看到个半人高的陷阱。

陷阱里有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仰着头,傻兮兮的笑着,嘴里时不时地发出“咕咕咕”的声音,敢情是在模仿鸡叫。

她认出了这个傻小子,叫做陆简。

红旗大队有户姓陆的人家。

夫妻两个是当年灾荒的时候,逃难到这里定居的,他们上头无父无母,只膝下有个脑子不好的傻儿子。

这傻儿子还是他三岁的时候,被陆家夫妻捡来的,取名“陆捡”。

后来登记的时候,觉得“捡”不好听,才改成了“简”。

陆家夫妻心肠好,不仅抚养了傻儿子,平素为人也老实和气,村里谁有困难,他们也乐得帮忙,说是感谢红旗大队给了他们夫妻一个安身立命之处。

昔日叶宁被叶家老太太作践,陆婶也帮着说几句公道话,偶尔见叶宁实在可怜,也偷偷给她塞点粗粮面饼,让她不至于饿死。

在小姑娘的记忆里,陆家夫妻是实打实的大好人。

“爬不上来了吧?来,抓着我的手,我拉你上来!”叶宁把手递给陆简,跟他说着。

说来也奇怪,平素不怎么听得懂人话的陆简,竟然真的乖乖照做,抓着叶宁的手,双腿一上一下地蹬着,挣扎着爬出了陷阱。

“嘿嘿嘿。”陆简冲着叶宁傻笑。

他的衣服和裤子上沾满了泥土,俨然一个漫山遍野打滚的泥猴子。

“真是没眼看!”叶宁帮他拍了拍身上的灰,“你怎么一个人跑这儿来了?走吧,我送你回去!正好也找陆婶帮点忙!”

“回去!回去!”陆简重复着这两个词。

于是叶宁瘦瘦小小的一个人,一手拎着鸡,一手牵着比她还矮个头的小傻子,慢悠悠地下了山,径直去了陆家。

陆婶一看到陆简,立马扑过来,作势拍了拍他的屁股,训斥道:

“你这孩子!临吃饭了还到处跑!可叫我和你爸一顿好找!”

“嘿嘿嘿。”陆简发出标志性的傻笑。

陆婶叹了口气,这才看到一旁的叶宁:

“是宁丫头,你怎么过来了?是你把简哥儿送回来的吧?太谢谢你了,你吃饭了没有?我们还没吃,你快进来一道吃点!”

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重生八零:天降小福妻全部精彩内容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