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落魄王爷来种田by似云-似云小说

落魄王爷来种田by似云-似云小说

来源:zsy 作者:似云 时间:2020-07-31 10:39:56 主角:萧晴楚晟睿

落魄王爷来种田by似云-似云小说

落魄王爷来种田萧晴楚晟睿

第9章 泼辣的大伯母

楚母一惊,连忙眼疾手快地拉住她,“小晴,你别去闹事,你奶奶和你大伯母的性格你还不知道?楚源是他们的命根子,你动那家伙一下,她们还能善罢甘休?”

萧晴脸色更沉,“那就这么算了?孩子这么匪,都是大人教的,我去找他们算帐!否则有一有二就有三,咱们家以后就别想安生。”

楚母拉着她的胳膊,忙看向无动于衷的楚晟睿,“阿睿,你快劝劝小晴,一家子和乐最重要,整日里吵吵闹闹的,何时才能安生?”

他们如今分了家,更是要低调做人,否则很容易引起人注意,萧晴这样的暴脾气实在是很危险,根本不适合留在楚晟睿身边。

否则,迟早会给他招惹麻烦。

楚晟睿没动,“这药田是我们的心血,楚源做错了事情,教训一下也是应该。”

刚说完,身后忽然有什么东西砸了过来,动手的人力气不够,所以石头没等砸到楚晟睿身上,半途就掉落下来,直接落在他脚边。

萧晴和楚母同时回头,只见楚源穿着精致的小褂子,胖乎乎的小手里捏着一个弹弓,另一手腕上还挂着一袋子小石头,此时一击未中,他正打算打第二发石头,目光瞄准了楚晟睿的额头。

楚母脸色不太好看,“源源乖,不要跟哥哥闹,把弹弓放下。”

她试图走过去,楚源转眼将弹弓对准了楚母,“他才不是我哥哥,奶奶说了,他是野种,你是狐狸精坏女人。

我打死你们!”

说着,他弹弓一松,石头朝着楚母身上袭来。

萧晴眼疾手快地拉着楚母躲过,楚晟睿眼底微暖,转身看着气势汹汹地楚源,眼底闪过一抹寒意,面上依旧淡然处之。

萧晴却没那么好打发,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前,一把夺过楚源的弹弓丢在地上,顺手扯掉了他装石子的袋子,一松手,石头落了一地。

楚源没了攻击的武器,在萧晴手中拼命挣扎,“丑八怪,死傻子,你放开我!放开我!我要告诉奶奶,你们欺负我!”

萧晴弯腰把人扣在自己腿上,抬手朝着他屁股狠狠打了一巴掌,“熊孩子不受管教是吧?分了家我们跟你们楚家就没有任何关系,你奶奶也管不到我身上,倒是你,毁了我的药园,还想伤人,我不好好教你做人的道理,你以后还不要去杀人放火了?”

啪啪几下,萧晴没有手下留情,几下子打红了他的屁股,疼得楚源哇哇大叫。

楚母看得心惊肉跳,扭头见自家儿子一副完全放任她胡闹的宠溺模样,一时竟然愣住了!

楚晟睿没有注意到楚母的异样,眼角余光看见大伯母从堂屋奔出来,朝着萧晴冲了过去,他面色微沉,抬脚走过去,站在萧晴身后,一语不发,可守护的姿态却分明。

楚源又气又疼,怒声哇哇大叫:“娘,这个傻子打我,我屁股好疼啊!”

“源源,我的孩子,娘看看。

”刘氏平日里把这个儿子疼得跟眼珠子似的,闻言顿时抱起来一顿哄,她越哄,楚源哭的越起劲。

刘氏只当萧晴下手太重,打得孩子疼了,顿时抱着楚源,冲萧晴大骂:“你这个狠毒的女人,黑心鬼,狼心狗肺的东西。

源源还是个孩子,你竟然对他下次毒手,以大欺小,你还有没有良心了?”

楚母连忙走过来,劝慰道:“大嫂,都是孩子们不懂事闹着玩的,你别跟小晴计较,她本身也是孩子心性。”

“什么孩子心性?这傻子脾气多大你没看见吗?还有你们母子,竟然眼睁睁看着她虐待我儿子,你们还是不是人?”刘氏泼辣不已,冲着楚母一阵教训唾骂,直教楚母低了头不敢说话为止。

楚晟睿蹙眉,“大伯母,楚源有错在先……”

“他一个孩子,能有什么天大的错,让这毒妇下此狠手?”刘氏一副“得理不饶人”的嚣张模样,“你打了源源多少下,我要一下下还回来。”

萧晴冷笑将楚晟睿和楚母都护在身后,冷声道:“可以啊,我打了他的我还,那他毁坏了我一院子的药材,大伯母,你也要全部赔偿我的药材损失。”

大伯母哼了一声,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狼藉的药园子,说:“什么破药材?不就是一些野草而已,你当我不识货吗?你个该死的傻子,难道还想敲诈我不成?”

楚源顿时收了眼泪,跟着嚷嚷,“就是,几根破烂草,你还敢动手打我,你才找打!”

萧晴眼角狠狠一抽,她心中自然不愿让老宅那边知道药材的珍贵,若是让她们知道了这药材的赚钱价值,以后怕是会多生事端。

想到这里,她只好忍气吞声,选择了暂时隐忍,但也不会白白吃亏,“就算是值不了多少钱,可毕竟是草药,总归是有用的,昨日我和相公上山采了大半日,回头又忙活到晚上才把药园子整顿好,就因为楚源调皮捣蛋,毁了这刚刚建成的药园子,大伯母觉得他不该教训?”

“他还是孩子……”刘氏狡辩。

萧晴毫不客气地反驳:“村里比他小的孩子比比皆是,之前陈家小子才六岁,不小心踩了大伯母家的麦苗,大伯母就泼辣上门跟陈家讨要赔偿,生生讹诈了一斤大米才肯善罢甘休,易地而处,楚源比陈家小子还大了好几岁,早就到了该懂事明理的年纪,大伯母难道不该赔偿我们的损失吗?”

刘氏找不到辩驳的理由,顿时恼羞成怒,“这地和房都是楚家的,我儿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还想要赔偿?你休想!”

萧晴勾唇一笑,说了一堆,就怕她不急眼。

“大伯母记性怕是不太好,这两间茅草屋虽然寒酸,可却是分家契约上说的清清楚楚的,归我们三房所有,既然分了家,此楚非彼楚,自然不算是一家人,亲兄弟还要明算帐,更何况是我们?”

刘氏气得哆嗦,险些抱不住自己的儿子,“你个小贱人!”

“大伯母,讲道理就好好讲,动不动骂人泼皮无赖似的,只会给楚家丢人现眼,奶奶最爱面子,以后你在外头说话还是要注意一点。

”不等刘氏发作,萧晴笑眯眯地看着楚源,“如果大伯母还是要给楚源讨回公道,认为我教训地不对,咱们便去里长那里理论一番,到时候该赔偿的赔偿,该挨打的挨打,我绝对没有怨言。”

刘氏愣了一下,“这么点小事,你要闹到里长那里去?你脑子没事吧?”

第10章 做篱笆

萧晴伸手就来拉她,“大伯母,这话不对,若你执意闹腾,怎么能是小事?大伯母的本事,我向来不敢小看,未免我吃亏,还是去里长那里说理比较公正。”

刘氏一把甩开她的手,忿忿咬牙,“要去你自己去!我没时间陪你瞎折腾。

呸,一个傻子,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说罢,她抱着儿子转身进了堂屋,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却不敢再和萧晴这个硬茬硬来了。

萧晴一个趔趄,幸好楚晟睿一直守在她身后,见状伸手搂住她,往怀里带了带,虽然不发一语,可却莫名让人安心。

楚母在一旁看着,心里更是烦乱不已。

自从萧晴这个暴脾气的媳妇嫁进门,阿睿就越发不堪隐忍,屡屡为萧晴破例,实在是让她不得不忧心。

屋里断断续续传来楚源不满的哭声,萧晴冷哼一声:“熊孩子,欠教训!”

楚晟睿搂着她腰身往回走,没有松手的意思,淡淡问:“气消了?”

萧晴回头看他一眼,男子的气息竟然近在咫尺,她后知后觉地发现两人不知觉距离如此之近,近地让人心慌意乱。

她连忙松开楚晟睿的衣角,退开两步:“忙活了那么久的成果,一眨眼的功夫就给那死小子毁了,我能不生气吗?”

看她置气的小模样,楚晟睿不由的好笑:“嗯,是该生气。”

看他含笑的眉眼,萧晴不由得垂眸,暗忖:自己活了两辈子,跟一个孩子较真,在楚晟睿看来,是不是太小气了?

“你是不是觉得不该?”

楚晟睿母子的隐忍,她一直看在眼底,或许,他们还有别打难言之隐……

越想,萧晴越有些忐忑了。

楚母走过来,眉眼间的怒气昭然:“你还知道不该?”

看楚母这态度,萧晴就知道里头该是有猫腻的。

不过看样子,他们母子也不会如实告诉自己。

便当作不知道吧。

楚晟睿看了楚母一眼,云淡风轻道:“她做得不错,一味的息事宁人,只会让他们更加嚣张。”

顿了顿,他及时制止了楚母继续教训人的意思,“娘,这里我们来收拾,您回去休息吧。”

楚母看了两人一眼,眼神有些冷冽,心事重重地进了屋子。

对于楚晟睿的维护,萧晴自然心暖,“对不起啊,娘生气了。”

楚晟睿摇头,“不是你的错,是我们让你受委屈了。”

幸好,自家小娘子战斗力足够强,不用他出手,便让敌人溃败而逃。

“我才是站着受委屈的人。

”萧晴四顾一眼,看着凌乱的药草,心情顿时又差了几分,“楚晟睿,虽然咱们分了家,可是现在看来,只是一纸契约还不行,咱们必须将三房和老宅的地界划分开来,免得那熊孩子再到处乱窜。”

楚晟睿看她神色,便了然,“你想如何?”

“咱们做个篱笆围栏吧。

”萧晴在老宅和茅草屋之间比划了一下,“就在这里,用篱笆隔开,既然要分家,就分得彻彻底底,否则咱们这里谁想来破坏就来踩几脚,以后还不得气死?”

说着,她小脸上又多了一抹愤懑。

楚晟睿伸手,揉揉她发心,暖声道:“好,我去后山竹林砍竹子,回来做篱笆。”

见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自己的提议,萧晴郁闷的心情不由得大好,面上笑意暖暖,小跑进厨房拿了柴刀和绳子,“走吧,我们一起去。”

楚晟睿颔首,见到她眉开眼笑,心情不自觉跟着好了起来,“好,一起去。”

后山有一片竹林,因为做篱笆不用太多,所以楚晟睿砍掉了十几根长竹子,萧晴便用绳子扎成几小捆,分开几次背回去。

两人把竹子削成三五小段,大半人高的高度,先将粗壮的一部分竹子楔进地面,稳固了“地基”,然后把剩下的竹子横竖交叉绑在一起,花了小半天功夫,终于用竹子做起了围栏,上头的竹叶萧晴没有削掉,远远看去,像是一堵绿墙,好看得紧。

看着这堵篱笆,萧晴叉着腰松了一口气,回头看楚晟睿,笑得眉眼弯弯:“成了,以后咱们就好生经营自己的家。

只要人不招我们,我们就安生过日子。”

楚晟睿薄唇掀起,落日余晖中,五官好看得不像话,冲她缓缓低头,像是承诺一般,“好。

第11章 再一次上山

有了楚晟睿的承诺,萧晴郁结在胸口的那股气稍稍顺了些,不再继续纠结这件事。

隔日,她看了看地里那些还弱小的草药苗,幽幽叹了一口气。

普通的土地草药成熟的时间实在太长,她空间的草药一个二个长势旺盛,而地里的就跟营养不良似的,又瘦又小。

看来她还得去山里采点草药,好有个由头继续进城卖空间里的药材。

听到萧晴又要上山,楚晟睿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却未多说什么。

但楚母却直接拒绝,语气哀怨,“山上的草药都被采得差不多了,你上次只是运气好,才捡了一个漏,不是每次都有这样的机会。”

萧晴自是明白这个道理,可她醉翁之意不在酒,她主要是想找借口进城。

“娘,我当然知道这么个理,可咱家的事情都做得差不多了,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上山撞撞运气,要是找着了药材,是咱家运气好,要是没找着,咱们也不亏,是不是?”

说完,萧晴又给楚晟睿使了使眼色,让他替自己美言几句。

楚晟睿看她对着自己挤眉弄眼,心里莫名想笑,却忍住了。

他转头,正色看着楚母,“娘,晴儿她这段时间总是跟我念叨,说住这个破旧的小屋,我们两个年轻人没什么问题,就怕你身子吃不消,所以她最近迫切的想要赚钱给咱们修葺一下屋子,这次上山也是这么个想法,毕竟药材比咱们种地值钱。”

楚母听完这话,呆滞了半响,随后侧身,用一股复杂的眼神看着萧晴。

她本以为自家的媳妇只会惹事,没想到她有这样的孝心,当初是自己对她太苛待了。

而萧晴,则是完全愣住了。

她的确想重新修建一下房子,却没说过这样的话。

恰好她一抬头,对上楚母那愧疚的目光,顿时有一种拨开云雾的通透感,原来自己的便宜丈夫是在娘面前给自己刷好感啊。

一时间,她的心情复杂极了,又是高兴又是无语。

楚晟睿无视了两个女人各自复杂的情感,坐在木椅上,面色平静犹如一泓潭水,衔接刚刚的话题,继续道:“既然母亲你不愿意让她上山,那就算了吧,我待会就把她带到田里去锄地,反正我们要早点赚钱给你住好的地方。”

听到这句话,楚母把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怪罪的看了自己儿子一样,语气不善。

“你怎么能这么对自己的媳妇?她要上山就上啊,拦着作甚?地里的活那么累,她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能忙得过来吗?”

说着,楚母还急上了,快步走到墙壁上,把挂着的小背篓给取了下来,又去墙角拿了一个小锄头,一股脑的塞到了萧晴的手上,神情豪爽万丈,“拿着,上山吧。”

萧晴到现在都处于呆愣状态,懵逼的接过物件,又被强塞了一袋干粮和一袋井水,就被楚母赶上了山。

路上时,她终于大彻大悟。

原来,讨好长辈这么容易。

待萧晴走后,楚母横了自己儿子一眼,语气埋怨,“你媳妇多好啊,你也舍得让她下地做活!那些劳累事我自己来就行,让她做点轻松的。”

就好像之前嫌弃萧晴手段强硬的人不是她一样。

楚晟睿哑然失笑,他按住楚母的肩膀,让她稳稳当当坐在椅子上,“娘,你们都歇着,我去吧。”

说完,他嘴角勾起一抹浅薄的笑容,扛起锄头就往外走。

虽然他身穿粗布,肩扛锄头,却透着一股俊朗秀逸,与周边的黄土大地格格不入。

山上。

萧晴寻找了半天的草药,还是有所收获,只不过找到的都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就在她失望之极,眼角突然撇到了一片深绿色锯齿状的叶子,叶子下还开着黄白色的小花。

萧晴目光一凛,没想到山上还能找到这种好东西。

这不是草药,是野生葡萄。

野生葡萄结出来的果子又酸又涩,没几个人爱吃,但是她有空间啊。

把这葡萄藤放空间几天,保证结出来的果子颗粒圆润饱满,入口香甜滑腻。

说做就做,她把野生葡萄移植到自己的随身空间中。

在葡萄藤落地的那一刻,顿时舒展了叶子,那些黄白的小花好似也变大了些。

找到了葡萄,萧晴已经心满意足了,又在山上闲逛了一会,采了一些金银花,便下山回家。

这一次,楚母听到她说只采到了一些金银花和不太值钱的草药,脸上有些失望,却没打击萧晴,而是回厨房做晚饭。

对亏了楚晟睿早上那番话,缓解了她跟楚母的关系。

萧晴一边炮制药材,一边用惊疑的目光朝楚晟睿看去,“实在看不出来,你挺会处理婆媳关系的。”

不知为何,她说到“婆媳关系”,心里泛起阵阵涟漪,好像是害羞。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她强压了下去。

开玩笑?她一个医学界的万年老处女,怎么会害羞,刚刚那股情绪肯定是自己的错觉!一定!

楚晟睿闲着也是闲着,索性蹲下来,帮她清洗药材,该切片的切片,然后漫不经心的回应着她的话。

“你为这个家付出了许多,我维护你是应该的。”

处理药材的地方有限,两个人缩在一起满面会束手束脚。

恰好,楚晟睿说话的时候,吐出来的灼热气息打在萧晴的手背上,让她觉得自己的肌肤酥酥的麻麻的,像是被羽毛拂过。

她尴尬的咳嗽一下,后退了些许,准备跟楚晟睿拉开距离。

男人察觉到她这个举动,心里觉得有点莫名,抬眸询问,“怎么?我刚刚那句话是惹你不悦了么?”

他没怎么跟女子接触过,也不知哪句话是女子不爱听的。

萧晴也抬头,恰好对上他幽深似深海的眼眸,故作镇定的摇了摇头,“没有啊,我只是怕挤着你。”

楚晟睿勾唇一笑,目光直视她的眼睛,“不会挤的,你过来些。”

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正好能够看到眼前女子灵动清澈的眼睛,和高挑精致的鼻梁。

嘴巴小巧又红润,就像春天挂树上的樱桃一样诱人。

上一篇:宁静陆知礼全文免费阅读
下一篇:

落魄王爷来种田萧晴楚晟睿小说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