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容玦云间月-容玦云间月小说目录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容玦云间月-容玦云间月小说目录

来源:wyy 作者:黑煤球 时间:2020-07-31 10:11:07 主角:容玦云间月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容玦云间月-容玦云间月小说目录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容玦云间月

容玦云间月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1章身故

“荡/妇!”

伴随一声怒喝,紧接着脸上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痛意,迫使云间月浑浑噩噩地清醒过来。

她刚睁开眼,就见榻前站着两个人。

一个是她的夫君朱承砚,还有一个是她的四皇姐云落凝!

见她睁眼,云落凝狠毒的眸光一闪而光,随即假做担忧地上前一步:“六皇妹,你……你真是糊涂!”

云间月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愣愣地看向满脸阴沉的朱承砚:“夫君……”

“贱人!”

“啪——”一声脆响,朱承砚又是一巴掌落在云间月脸上。

云间月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朱承砚,以前总是甜言蜜语哄着她,要什么就给什么的人,如今看着她的眼里满满的全是厌恶。

“为什么?”云间月仰头问道。

她浑身都在颤抖,也不知是冷的还是气的。

“为什么?”朱承砚移开视线,连看多一眼都觉得反胃,“你好意思问我为什么?云间月,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随着朱承砚话音落下,云间月缓缓低下头,只消一扫,她就瞪大了双眼,满脸震惊和惊骇!

现在的她未着寸缕,身上布满了各种暧昧的痕迹,床铺更是混乱不堪,衣衫满地,其中还混着不知道谁的腰带。

纵使云间月再傻也知道这里曾经发生了什么。

“不……不可能!”云间月慌慌张张扑过去,想要抓住朱承砚的衣摆解释,“不是这样的……承砚,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啊!”

话未说完,朱承砚抽出衣摆,一脚踹在云间月胸口:“别碰我!我嫌你恶心!”

云间月被一脚踢飞。

她艰难地撑起上半身,刚想说话,便觉喉间传来一阵腥甜,接着一张嘴,“哇”一声吐了口血。

接着,朱承砚根本不给云间月说话的机会,冷冷道:“来人!云氏无德,淫/乱内宅,不孝父母,专横善妒,所犯七出!今日我朱承砚与其断绝夫妻关系,从此男欢女爱,再无干系!”

云间月猛地抬头:“朱承砚!我乃皇上亲封的镇国公主,你怎敢休妻?!”

她是公主,休妻得上禀皇上。

听见这话,云落凝上前一步,挽住朱承砚的手,温柔地看着她:“六皇妹,父皇已经驾崩,现在登基的是我三皇兄。”

“不可能!父皇他身体很好,怎么会……”话说一半,云间月看见了他们亲密挽着的手么。

这一刻,云间月恍然明白了什么。

难怪之前云落凝会时时往国师府跑,原来不是来看她这个妹妹,是为了看她的妹夫!

淫/乱内宅,不孝父母,专横善妒?借口!这些都是他狼子野心,想要休妻的借口!

“原来如此……原来是我引狼入室!”云间月悲凉绝望,气得浑身发抖,“可恨我愚蠢,害惨了自己,还连累了父皇。你们这对狗男女,会遭报应的——!”

“贱妇!你给我闭嘴!”朱承砚几步上前,狠狠踹了云间月两脚。

踹完人,朱承砚犹不解气。他一把将云间月从地上拖拽出去,嫌脏似的扔到院子里:“来人!今日三军攻打皇城有功,本国师将这贱人赏给了他们,叫他们好好享受!”

有人在院子里应了一声,紧接着云间月就被拖了出去。

“不——!朱承砚!我不会放过你的——别碰我!你们不许碰我——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啊!”

……

惨烈的折磨不知什么时候才结束。

再睁眼,云间月看见云落凝手持利刃,如地狱厉鬼般逼近,不等云间月反应过来,便狠狠一刀划开了她的肚子……

整个大牢里,除了云间月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就是云落凝疯狂地大笑:“好妹妹,怎么办啊,你流了好多好多血,姐姐好害怕呀——”

云间月浑身脱力,像死狗一样倒在地上,死死瞪着眼前的厉鬼:“云落凝,你——啊!”

话未说完,云落凝又是一刀,狠狠插进她肚子里不断搅拌,鲜血如注,将她的裙摆染得愈发红艳。

朱承砚站在云落凝身后,神色冷漠:“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娶你是为了你外祖父手里的兵权。自然,如今大业已成,你和你外祖一家也再无用处……落凝,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云间月闻言彻底崩溃,浑身颤抖不止:“当初你分明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骗子!你这个骗子!”

望着朱承砚毫不留恋的背影,她绝望的嘶吼:“朱承砚!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曾是高高在上的镇国公主,外祖父是战无不胜的大将军。

为了权利,朱承砚把她捧在手心里。

如今他功成名就,所以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这就受不了?”云落凝在她耳边轻笑,温柔至极,“来,我来告诉你,你先前被承砚捉奸,其实是我设计的……”

云间月猛地想起刚才朱承砚他们到来之前,她曾喝了朱承砚小妾苏知韵送来的药膳……

“云落凝!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云落凝反手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脸上!

“你母后愚蠢,所以活该被我母妃毒死!”她冷笑,眼中写满了鄙夷,“你也愚蠢,害死了你父皇,你大皇兄,你外祖一家!白痴,这世上再也没人能护着你了!”

话音落下,扬手一刀,挑断了云间月的手筋!

“啊!”云间月几近晕厥。

云落凝疯狂大笑,扬手落刀,又挑断云间月的脚筋,剜下她的皮肉,千刀万剐……

大牢里,云间月凄厉的惨叫一声低过一声……

“母后!皇兄!外公!月儿来世再为你们报仇——”

直到最后,她双眼泣血,死不瞑目!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2章重生

“公主殿下尽管闹,闹完照例得让苏小姐过门。”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田姑姑你好没道理,殿下是大梁第一嫡公主,凭什么刚嫁过去就要给人做后娘?”又一道清脆声音的响起,语气满是愤懑。

方才苍老的声音不屑地嗤了一声:“就是因为她是公主,所以才不能让旁人觉得她没气度。还有,什么后娘?那叫嫡母!”

另外一个声音不满道:“说是嫡母,其实还是后娘。更何况公主都还没过门,凭什么让那贱人先进府?”

苍老的声音怒道:“小贱蹄子,再胡说八道,仔细我撕烂你的嘴!”

争吵的声音渐渐远去……

云间月头痛万分的从榻上坐起来,入眼的是明黄绣芙蓉锦被,落梅雕花床,以及紫檀木海棠雕花绣屏。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一切,云间月愣住了。

这分明是她还在重华宫时的闺房!

仔细想来,方才那两道争吵的声音她也熟悉。

声音略显苍老一些的是田姑姑,清脆一些的是打小就跟在她身边伺候的连镜!

怎么回事?

她不是死在刑部大牢了吗?

还是说,她没死?之前经历的那一切都是一场噩梦?

若这只是一场噩梦,那这感觉未免太真实了。直到现在,她都还能感觉到被云落凝一刀一刀剜下皮肉的痛意!

云间月深吸一口气,缓缓下床,取过屏风上的衣裳搭在身上,慢慢绕了出去。

直到看清了屋里所有的景物和摆设,她才恍然惊觉——这真是她还在重华宫时的闺房。

冷汗“刷”一下就下来了,浸透了衣衫,黏糊糊的沾在后背。

“公主,您醒了?”身后传来少女的呼唤。

云间月连忙一抹脸,神色如常地转过头,一入眼便见连镜那丫头端着盆水站在门口,担忧地看着她。

连镜动了动嘴,像是想说什么,最后叹了口气,低垂着头进屋:“奴婢这就替您梳洗。”

云间月在椅上坐下,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急。”

虽不知道为什么,但可以肯定一点的是,她确实没死,还重生了,并且重生在了出嫁前。

听方才连镜和田姑姑的对话,云间月猜测这个时间应该是在她与朱承砚成亲前不久。

若是没记错,此时正是秋猎,她父皇和皇兄都去了猎场,宫中只剩皇贵妃苏文殃、不理事的太后、怼天怼地对空气的颜妃沈倾颜,和其他不受宠的妃子。

而她还不是什么镇国公主,朱承砚也不是国师,只是兵部的一个小小侍郎。

唯一遗憾的是,这个时间,她的母后已经病逝——不,是被苏文殃毒害死的!

一想到前世死之前云落凝告诉她的那些事情,云间月就气得咬牙切齿,双手握拳攥紧。

连镜见她浑身发抖,以为她还在气之前的事情,宽慰道:“公主,您别气了,等皇上回来,一定会为您做主的。”

是的,这些人就是仗着她父皇不在宫里,才敢为所欲为!

“不是奴婢多嘴,公主你这样闹有什么用?就算皇上回来了,最后你还是得乖乖让苏小姐进朱侍郎府。”说话间,屋外又进来一人。

是田姑姑。

她以前伺候过皇后,因为很受重用,在加上云间月又思念母后,便将她叫来了重华宫。

原以为她是真为自己着想,如今看来,只怕这田姑姑还在跟着她母后的时候就已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可恨那时她愚蠢又自大到了极点,竟然没看出来!

云间月睨了田姑姑一眼:“让她进府做什么?给朱承砚做妾?”

田姑姑愣了一下,进了门来,仔细将坐上的云间月看了看,确定还是那个胸无大志,有勇无谋,嚣张跋扈的六公主时,方才小小松口气——不知道怎么回事,田姑姑总觉得刚才有一瞬间云间月好似变了个人。

察觉是自己多心之后,田姑姑立刻装的苦口婆心:“妾?公主你也不想想,苏小姐乃秦国公府三小姐,怎能嫁给侍郎大人为妾?回头要是传出去,世人还不的说你恃宠而骄,容不得人?”

听了这话,云间月嗤笑了一声。

容不得人,究竟是谁容不下谁?

云间月记得她叫苏知韵,虽是庶出,但的确算得上是皇贵妃苏文殃的侄女。

这女人手段厉害,为了给自己谋个前程,故意勾引朱承砚对她行了周公之礼,还很不巧的就珠胎暗结。之后为了能嫁给朱承砚更是闹得满京城都知道她怀了朱承砚的孩子,不让她进朱家的门就吊死在朱家大门口。

云间月知道后很生气,可气归气,看在孩子的份上,没打算将她怎么样,甚至还允许她入府做妾。

可这女人不甘心只是做妾,故意守在宫门口,等百官下朝时,高呼云间月要杀她,容不她和她那未出世的孩子,让朱承砚为她做主。

云间月知道自己没做,可别人不信。

苏文殃不敢将她如何,只罚她在她母后灵前跪了两个时辰,让她好好背一背女德女训。

膝盖到现在都还隐隐作疼。

如今听了田姑姑这话,云间月学着前世的模样,嚣张狂妄地骂道:“一个婊/子生的小贱人也妄想同本公主平起平坐?怎么,是凤仪宫那位苏大贱人给了她勇气?”

苏大贱人,自然说是皇贵妃苏文殃了。

云间月向来蛮横无理,即便苏文殃是皇贵妃,她也不会给好脸色。以前气疯了,更粗俗的话她都骂过。

反正她爹是皇上,兄长是太子,外祖父是大将军,大表哥是兵部尚书,谁敢找死惹她?

前世她不会遮掩风华,嚣张跋扈,不知道引来多少记恨。

重活一世,云间月依旧要我行我素,恣意妄为,将那些欺辱过她的人狠狠踩在脚下!

田姑姑被云间月的话气得脸都绿了:“公主你怎能如此说皇贵妃,怎么说她也是你的庶母!”

云间月将连镜叫来替自己梳妆,闻言嗤笑:“凭她也配?”

田姑姑的脸就更绿了,又不好发作,憋屈得招呼都没打一声,就出去了。

连镜见她离开,顿时急了:“公主,怎么办啊,她一定是给皇贵妃告状去了!”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3章嚣张

还真给连镜说对了,田姑姑离开重华宫就上凤仪宫给那位苏大贱人告状去了。

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添油加醋给苏文殃说的,凤仪宫的人来请她时一个个脸黑如锅底,好似云间月刨了她们家祖坟。

连镜一边害怕,一边还不忘挡在云间月跟前,警惕地瞪着凤仪宫的人:“你们想干嘛?”

凤仪宫的芝兰上前一步,欠身道:“六公主,皇贵妃请您去凤仪宫议事。”

云间月倒是镇定,稳坐在梨木镌花椅上,懒洋洋地问道:“议事?议什么事?要是为了苏知韵那事儿,你们便打哪儿来回哪儿去,本公主懒得听你们皇贵妃在那放屁!”

满皇宫无人不知云间月娇纵跋扈,不知礼数。惹急了连皇帝她都敢骂,更别提一个皇贵妃。

芝兰虽然心里有数,可还是觉得刺耳,沉着脸要笑不笑:“公主还是去一趟比较好,回头要是传了不好的流言出来,公主且不是又要怪皇贵妃?”

这话绵里藏刀,看似对云间月客气,其实是在警告她不要不知好歹。

云间月眯了眯眼,没出声。

连镜也听出来了,正要出声时,被云间月从后面按住了肩膀。

她回过头,不解地看着云间月——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总感觉公主午睡醒来就好似换了个人。明明说话的方式和模样都是以前那个云间月,可连镜总觉得她眼里多了点别的东西。

云间月没看连镜,只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道:“去将本公主的鞭子寻来。”

连镜愣了一下,茫然问道:“什么鞭子?”

云间月撑了下椅子缓缓站起身,目光凉凉地从芝兰身上扫过,又嚣张又倨傲道:“父皇离京前赐给我的鞭子,他说叫我拿着防身,谁要敢欺负我,叫我直接打回去便是,打死了算他的……我记得有交给你收起来?”

这么一提,连镜想起来了,匆忙进了内殿去找。

其实这次秋猎,云间月本来是要跟着去的。

后来因为朱承砚拐弯抹角的同她说,他会留在京城,若是她跟着去了猎场,他会担心。

前世被鬼迷了心窍的云间月立刻信以为真,当真留在了京城。

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留在京城等着她的是这样的羞辱!

明明苏知韵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算计,偏巧她脑子有坑没看出来,竟以为都是巧合,还让朱承砚的甜言蜜语给哄得团团转。

想到前世受过的苦楚与欺辱,云间月胸腔之中便升起滔天恨意,看向芝兰他们的目光也越发逼人起来。

重活一世,父皇的仇,母后的仇,皇兄的仇,还有外祖一家的仇,以及欺辱过她的人,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连镜很快将鞭子找来。

芝兰不知道他们主仆打什么主意,不耐烦地催道:“六公主……”

云间月握着鞭子一端试了试手感,接着往前一甩——

“啪——”一声,鞭子擦着芝兰的身侧打在了地板上。

力道很重,只一下就在地板上留下了一道鞭痕!

芝兰还是头一次这么直面云间月的“跋扈”,冷汗当场就从额头滑了下来,话都忘了说完——她甚至不敢想那一鞭子落在她身上会怎么样。

身后跟着芝兰来的大小宫人,更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个将头埋进胸口,生怕被这重华宫的瘟神盯上他们。

“别说责怪,本公主就是要打她,她也得乖乖给本公主打!”云间月瞥了芝兰一眼,收回鞭子往腰上一缠,带着连镜往凤仪宫去了。

到了凤仪宫,没等宫人通传,她便直接闯了进去。

在这宫中她素来横行无忌,又有恶名在前,凤仪宫的宫人躲她如躲瘟神,一时竟无敢拦,只好退而求其次,匆匆去禀报凤仪宫的主子。

云间月带着连镜,径直闯入主殿,还未进去就听一道熟悉的声音说道:“皇贵妃,臣女自知身份低贱比不得六公主高贵,可臣女一颗向着砚郎的心是热的……”

话未说完,云间月便抬脚进了殿里,语气漠然又狂妄:“哦?你的心有多热,不如挖出来给本公主瞧瞧?”

此话一出,殿中除了皇贵妃苏文殃和四公主云落凝外,其余众人脸色皆是一白。

云落凝一直坐在苏文殃身边看戏,这会儿听见声音,下意识偏头看去——

只见云间月一身明黄梨花双绣对襟长裙,轻纱披帛曳地,下巴微扬,朱唇未点,桃花眼轻轻一扫,唇边就多了一抹轻蔑的笑意!

无形的压力从她身上散发出来,叫人好半响不敢说话。

云落凝盯着眼前款步而来的人,有一瞬间失神,总觉这个缓缓走来的人,变得陌生起来。

“母妃……”她唤了身旁的贵妇一声,语气里隐隐带着不安。

苏文殃眸光一转,不动声色在女儿手背上安抚似的轻轻一拍。

随即,她转向云间月,温柔地岔开话题:“你来得正好,本宫方才正与知韵说到你。你素来大度,今日便看在本宫和承砚面上,许了知韵入门,如何?”

进了殿,云间月眸光扫过垂首立在一边对她温柔浅笑的朱承砚,然后是苏知韵,接着是苏文殃,最后落在云落凝脸上……

滔天恨意瞬间涌上胸腔,云间月不受控制轻轻颤抖起来,若是可以……若是可以,她现在就想杀了他们!

“月儿,你来了?”朱承砚忽然开口,语气里包含温情。

云间月猛然回神,勉强忍着恶心将恨意压回眼眸深处。

她看也不看朱承砚一眼,也没给苏文殃请安,随意寻了一凳子坐下,懒洋洋地说道:“大度?谁说本公主大度?本公主小气的很……”

接着,她话音一转,眸光落在苏知韵身上:“你就是那个在外头造谣我要杀你的苏知韵?”

苏知韵额头抵着手背,佯装害怕地颤抖起来:“公主!公主您就许臣女过门吧,以后臣女为奴为婢,做牛做马,一定好好伺候您!”

“伺候就不用了……”

云间月眸光一冷,径直抽了腰间鞭子朝苏知韵挥去!

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逆世为凰:帝女权倾天下全部精彩内容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