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神婿凌天在线阅读-(主角江辰唐素心)小说by一壶老鸟

神婿凌天在线阅读-(主角江辰唐素心)小说by一壶老鸟

来源:zsy 作者:一壶老鸟 时间:2020-07-31 10:04:19 主角:江辰唐素心

神婿凌天在线阅读-(主角江辰唐素心)小说by一壶老鸟

神婿凌天江辰唐素心

第九章:四灵圣座

“你这招叫穿云手,摘星七手之一,对吧?”

崔三惊愕之际,江辰淡淡地问道。

崔三又一惊,难以置信地望着江辰。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知道摘星七手?”

崔三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辰接着说道:“很多年前,有个所谓的强者在我面前施展过摘星七手,说是他自创的招式,比起你来,他的穿云手威力强了千百倍,但对我来说,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你这种连穿云手的皮毛都学不到的蝼蚁,就别在我面前班门弄斧了。”

崔三一脸惊恐,奋力挣扎,想挣脱那股无形的力量。

但,任凭他如何发力,他那条手臂也依然动弹不得。

“罢了,懒得跟你费口舌。

”江辰自顾自地摇摇头。

“照理说,你这种小人物,是不配让我亲自动手的,但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所以你很不幸。”

淡淡说完,他在崔三身上连点了七下。

他的动作似乎没有任何力量,崔三甚至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但,崔三却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你……你刚才用的,是摘星七手?”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恐惧,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没错,你应该感到庆幸,临死之前还能看到真正的摘星七手。”

“你是什么人?”崔三用既惊恐又绝望的声音哀嚎道。

“你还没那个资格知道。”

江辰淡淡说罢,轻轻挥了一下手,崔三便蹭蹭蹭地往后退。

站稳身形之后,崔三两手在身上四处摸索,像是在检查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多几个窟窿。

片刻后,他长长松了一口气,又惊又怒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江辰没回应,只像看死人一样看着他。

“你……”崔三满脸愤怒,却又不敢发作。

片刻后,他的脸色开始变幻,又渐渐变得狰狞起来。

因为他发现江辰点了那七下之后,他的身体没任何变化,既没有疼痛,也没有少块肉。

“我草你吗!敢唬老子?”

狞声大骂后,崔三猛地从地上弹起,并掏出一把白森森的匕首。

“你不过是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一个人尽可欺的废物而已,竟敢拿摘星七手来唬老子!”

破口大骂的同时,崔三把把手中的匕首朝江辰猛然刺了过来。

但下一刻,他身体里突然响起一声轻微的闷响。

同时,他的身体急剧地颤抖了一下。

像是身体的力量突然被抽光,崔三软绵绵地垂下匕首,脸上满是痛苦和难以置信。

紧接着,一声声轻微的闷响不绝于耳,他的身体又像筛子一样颤抖不已。

七声闷响过后,崔三软绵绵地倒在地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

他瞪大绝望的双眼,费力地吐出这几个字后,便停止了呼吸。

……

郑崇林一脸惊愕,难以置信地望着崔三的尸体。

怎么会这样?

崔三不是用手就能捏碎硬得跟石头一样的东西吗?

他不是练过武,还很强的吗?

怎么就死在那个吃软饭的手里了?

还只是轻轻点了几下而已,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吃软饭的,到底是什么人?

江辰越过崔三的尸体,走到沙发旁坐下,抬头,面无表情望着不远处的郑崇林。

触及他漠然的眼神时,郑崇林打了个激灵,一股令他心悸的寒意蔓延全身。

他终于意识到,这个平江市人人看不起的年轻人,这个所谓吃软饭的,并不是一个废物。

也不是练过一点三脚猫功夫那么简单,而是……

而是一个高深莫测的强者,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死神!

在别人身上轻轻点几下,就能无形中置人于死地这种事,世界上谁能做得到?

可江辰就做到了,还是在他眼皮底下做到的。

郑崇林很后悔,后悔不该听宫正文的,后悔不该贪那一千万。

如果一开始就老老实实地把地皮转给唐家,哪会发生这么多事?

现在,崔三已经死了,他会放过自己吗?

一想到这,郑崇林就想起江辰曾说过的话,顿时愈发惊恐,豆大的冷汗也不断冒了出来。

他咽了咽干涩的喉咙,突然“噗通”地跪在地上,然后大耳光往自己脸上抽。

“江……江先生,我错了,我有眼不识泰山,我罪该万死……你饶了我吧。”

江辰没说话,依然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江先生,我……我马上再拟一份合同,这就拟合同,一会马上去找唐小姐,先跟她认错道歉,恳求她的原谅……”

郑崇林手脚发颤地爬起来。

“坐下。

”江辰淡淡道。

郑崇林腿一软,又“噗通”地跪在地上,用颤抖的哭腔哀求道:“江先生,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求您饶了我吧。”

江辰有些不耐烦,只一挥手臂,一道无形的真气便击中郑崇林的咽喉。

郑崇林捂着脖子,喉咙里竟发不出一丝声音。

江辰懒得再理他,拿出手机,拨通了钟少康的电话。

“钟少康,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办事的,也不想问那么多,但两个小时之内,你还没出现在我面前的话,以后都不要再来见我了。”

说罢,不等钟少康回应,他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后,他靠在柔软的沙发上,闭上眼睛。

刚才崔三施展的摘星七手,让他想起了从前。

他脑海中也开始浮现五百年前那一幕幕永世难忘的画面。

那年,他还是昆仑界明阳宗的四灵圣座之一,受万人敬仰的青龙圣座。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地位仅次于明阳宗主。

那年,他有个心爱的女子。

但他从轮回中渡劫归来那天,发现那个女子已经死了。

死在宗主的宝贝女儿手里。

那天,他在明阳宗大开杀戒,誓要杀了那个恶毒的女人。

但,他刚渡劫归来,修为还没恢复,远不是明阳宗主的对手,很快就被打成了重伤。

最后,四灵圣座的朱雀圣座和玄武圣座,拼死替他求情,明阳宗主这才没有下杀手,而是把他逐出宗门。

从那时起,他性情大变。

恢复修为之后便纵横昆仑界,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人们也开始称他为罗刹帝凌天。

这五百年来,他再也没回过明阳宗。

直到厌倦了杀戮之后,他来到俗世,然后遇到了唐素心。

这个素心如兰般的女子,既让他心里泛起了涟漪,也让他归于平静。

如今,他在想要不要回一趟明阳宗?

第十章:动人的情话

不知过了多久,一阵轻微却又急促的脚步声,把江辰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一个身穿暗红唐装,头发胡子花白的消瘦老者脚步匆匆地跑进来。

进门口后,老者不敢直视江辰,也对郑崇林视若无睹,只诚惶诚恐地跑过来,并两腿一跪,以额贴地,两手趴伏地跪在江辰面前。

“弟子钟少康,拜见师尊。”

江辰没回应,只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老者也一直纹丝不动地跪在地上。

良久后,江辰才淡淡问道:“钟少康,我是怎么教你的?”

钟少康身体一抖:“弟子……弟子辜负了师尊,请师尊降罪。”

“少在那跟我耍滑头,说,我是怎么教你的。”

“师尊教诲,千金一诺。”

“哼!你也知道千金一诺?那你说说看,这个名城集团是怎么回事?”

“回禀师尊,弟子来的路上做了调查,这件事是平江市宫家勾结郑崇林,想逼迫唐家把那座老宅卖给他们,这个冲撞师尊的人,就是宫家的人。”

“我不是让你推卸责任,而是问你为什么一件小事都办不好。”

钟少康一阵哆嗦:“弟子知错了,弟子以为只要交代一句就能把事情办成,谁知……弟子不该粗心大意,不该懈怠懒惰……”

“哼!我看你就是作威作福久了,真以为自己是土皇帝了。”

钟少康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今日之内不把名城集团的事彻底处理好的话,你自己找个地方面壁三年吧。”

江辰淡淡说道,然后站起身自顾自往外走。

“是。”

钟少康急忙爬起来,躬着身子跟在江辰身后。

而郑崇林,则依然捂着脖子,在那惊恐万分地无声呐喊。

名城大厦的所有过道、电梯间等,已被全部清空,江辰一路上没遇到任何人,只有钟少康在恭恭敬敬地把他送到楼下。

目送江辰离去之后,钟少康又急急忙忙跑回名城大厦。

这时,一群人从大厦角落里冒出来,战战兢兢地望着钟少康。

“快,让姓王那个王八蛋快去办手续,把那块地转给唐家。

还有,马上让那个姓郑的彻底消失。

”钟少康恼怒地吼道。

“不,不行,我得亲自去。”

……

唐家老宅议事厅堂,唐老太太面若寒冰地坐在上首的雕花木椅上。

下面是一群或焦躁不安,或冷笑不止的唐家人。

唐素心无助地站在角落里,旁边是低声骂骂咧咧的潘云凤,和唉声叹气的唐守仁。

老太太已经派人出去了,找平江市有头有脸的人帮忙说情,希望能挽回余地。

现在她们正在等待消息。

下午四点多,派出去的人终于回来了。

“奶奶,我联系不上刘局长,说是一整天都在开会。

”一进门,那几个人便气喘吁吁地汇报道。

“黄老说这件事他帮不上忙,说他之前跟名城集团的人闹了点矛盾,说不上话。”

“罗总倒是愿意帮忙,可……可我们到了名城大厦之后,保安却不给我们进去,说郑崇林不愿意见我们。”

“李总给名城打过电话,但郑崇林只说了一句话,说因为唐素心和江辰之前威胁他,让他很愤怒,谁去说情都没用,他跟唐家之间已经不死不休了。”

听着这一条条令人失望的消息,老太太握着拐杖的手,颤抖了起来。

没多久,老太太似乎喘不上气了。

“妈……”

“奶奶!”

唐守业和唐峰等人急忙冲过去扶住她。

一帮人手忙脚乱地又是掐人中又是捶背,或递茶水毛巾之类的,好不容易才让老太太缓过气来。

这时,江辰正好回到老宅,正迤迤然地走进厅堂。

“江辰,你还有脸回来!”唐峰眼尖,顿时勃然大怒地骂道。

江辰没理他,径直走到唐素心身边,和声问道:“素心,刚才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

”唐素心摇头。

“江辰,你说,你为什么要威胁郑崇林?现在事情搞砸了,再找其他人帮忙,也无法挽回余地了。”

“你知道吗?这都怪你,要不是你威胁人家的话,事情也不会到这个地步,现在……你为什么要用那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唐素心哀怨地质问道。

“我只是想帮你而已。

”江辰淡淡回道。

“只要能帮到你,什么手段都无所谓。”

“你……”唐素心气结,却又无力反驳他的话。

和之前那句“我可以给你整个世界”一样,江辰刚才说的话,也是世界上最能让女人动心的情话。

但,再动听的情话,又有什么用?

不求他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只求他是个有担当,有责任的男人,不四处惹麻烦,不整天遭人白眼就行了。

可他……

唐素心无奈低头,凄然一笑。

“哼!江辰,你把事情搞砸了,你还有脸回来?”唐峰怒气冲冲地接过话骂道。

“就是,本来就算唐素心谈不下来,我们也可以找别人去帮忙说情,但现在……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就因为他惹恼郑崇林。”

“最可气的是,他之前竟然还叫唐峰给唐素心下跪道歉,还骗老太太把东三院给她。”

“奶奶,必须把院子都收回来,再把他们都赶出家门吧,以后都不许他们踏入我们唐家一步。”

“妈,别赶素心走。

”潘云凤急忙越众而出。

“威胁郑崇林的事,不是素心干的,她压根就不知情,是江辰自作主张做的,把那个窝囊废赶出去就行了,让素心留下吧。”

“住口!”

老太太猛地把拐杖一顿,面若冰霜地说道:“那两间院子,重新收回公家。”

“唐素心,江辰,你们两个……从今天起就不再是唐家的人了。”

唐素心又凄然一笑,她已经心如死灰,不想在做任何辩解了。

潘云凤和唐守仁又急忙上前苦苦哀求,但老太太根本不理会他们,只拄着拐杖,在唐守业和唐峰的搀扶下面若冰霜地离开了。

等老太太一走,厅堂里顿时闹哄哄起来,唐家其他人纷纷冷嘲热讽落井下石,有不少人还肆无忌惮地大笑了起来。

江辰没出声,只冷眼看着这帮人的丑恶嘴脸。

听到钟少康的汇报,知道那块地的事是宫家在后面搞鬼之后,他就明白了,这件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唐家老宅是一块很值钱的肥肉,宫家指使郑崇林建高楼镇龙脉,无非是想让老宅变凶宅,到那时,老太太肯定会急着把宅子低价出手。

而且,唐家也肯定有不少人盼望着老太太把老宅卖掉。

唐家在外面的生意做得并不大,唐家数百口人也并不是什么富豪,最有钱的唐守业和唐峰父子,也不过几千万身家而已,买两栋别墅几辆豪车就没了。

但唐家老宅价值几十个亿,如果卖掉的话,作为嫡亲正房的唐守业和唐峰父子,至少能分几个亿,就算是偏房,也能分个几千万。

江辰还敢断定,唐家肯定有人勾结外人,一边给外人通风报信,一边在老太太耳边煽风点火,甚至从中搞鬼。

谁要是有能力保住老宅的话,就会成为他们的公敌。

也不知,等名城集团的人,再次来签合同,把地皮转给唐家的时候,那些人会是什么嘴脸。

到时,老太太又得求着唐素心回去了。

第十一章:一个真心的男人

刺耳的冷嘲热讽中,唐素心擦了擦眼角,低着头快步走出厅堂。

“女儿,你要去哪?快跟妈去找你奶奶求情,等她气头过了之后会让你留下的。

”潘云凤和唐守仁急忙追了出去。

“妈,算了。”

唐素心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既然奶奶不想让我们留在这个家,我们也没必要待下去了。”

“你说什么胡话呢?就这样走的话,唐家的家产就跟你没关系了。”

“放心吧,用不了多久,老太太会求着素心回来的。

”江辰从后面跟上来,平静地说道。

“求着素心回来?”潘云凤一脸怒容。

“你是不是脑子有病?老太太是什么人?她怎么可能会求着素心回来?”

江辰没理她。

潘云凤愈发恼怒:“素心之所以赶出家门,都是拜你所赐,要不是你自作主张威胁人家的话,会到现在这地步?那两间院子也没了,加起来几个亿,你赔得起吗你?”

“不行,不能再让你这个窝囊废祸害素心了,你必须跟素心离婚,现在就去民政局,马上,现在就离!”

“妈,算了。

”唐素心拦到两人中间,

“跟他离婚,也解决不了问题。

而且,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如果我当初阻止他打赌的话,事情也不至于这样。”

“女儿,你说什么呢,就算解决不了问题,也必须得离,不能再让他祸害你了。”

“妈……我跟他之前,就是有名无分,反正现在已经被赶出家门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事能祸害到我了,就这样跟他过下去也无所谓。”

“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他又挣不了钱,什么都不会做,连家务都是你干的,窝囊废一个,因为他,你都成了平江市的笑话了,现在还害得你一毛钱家产都分不到,这种人你还不离婚留着做什么?”

“唉,反正我不会跟他离婚的。”

“你!”潘云凤气结,又失望地摇摇头,“行,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当没生你这个女儿。”

说罢,潘云凤就冷着脸头也不回地走了。

唐素心苦笑了一声。

其实,她不想离婚的真正原因,是不想被那些纨绔富二代骚扰。

江辰是她的挡箭牌,在外人看来她是有妇之夫,那些富二代起码不至于那么明目张胆。

但如果离婚的话……

“素心,没事的,晚点事情就会有转机了。

”江辰在旁和声说道。

唐素心摇头,说:“江辰,你不要误会,我不跟你离婚的原因,不是对你……”

“我知道。

”江辰笑了笑,“走吧,先回去休息一下,你累了。”

“嗯。”

唐素心确实有些累了,这两天给江辰操办后事,在灵堂里跪了大半夜,还被突然诈尸的江辰吓了个半死。

然后是名城集团的事,起起落落,大喜大悲了几次,她已经彻底累了。

回到父母的房子,她刚躺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她没反锁房门,江辰悄无声息地推门而入,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十几年时间,如云烟过眼,当年那个怯生生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

江辰帮她把脸庞的一缕秀发挽到耳后,给她盖好被子,然后拿着她的手机离开了房间。

房门关上那一刻,唐素心缓缓睁开眼睛,眼里有一股复杂的神色。

她知道,江辰对她是真心的。

这也是她不愿离婚的一部分原因,但只占很小很小一部分。

在她看来,女人就应该嫁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男人。

如果江辰不这么窝囊,不这么能惹事的话,他也算是个合格的老公。

但,他窝囊也就罢了,还尽能惹事。

唉……

傍晚时分,唐家老宅。

唐家的人再次聚到老宅的议事厅堂,因为老太太突然决定,要变卖老宅。

名城集团在家门口建高楼镇龙脉的事,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了,等高楼建起来的时候,唐家这座福宅就会变成凶宅。

老太太绝望了,无奈之下,只能祖宗攒下的基业拱手卖掉。

等各房的代表基本到齐,老太太说出卖房的提议,让他们举手表决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把手举了起来。

老太太更失望了。

她只是老了点而已,并不蠢,这些子孙后辈在想什么,她心里跟明镜似的。

但老太太没有说破,只吩咐一句让他们去找买家,然后无力地靠在椅背上。

厅堂里顿时嗡嗡吵了起来,很多人都掩饰不住脸上的兴奋和期待,纷纷议论把老宅卖给谁比较好。

唐峰突然越众而出,提议卖给宫家,当场就有一半人表示同意。

正当老太太准备拍板决定的时候,老管家带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跑了进来。

“老太君,名城集团的王董事长有事相找,说是要签那块地的转让合同。”

话音刚落,厅堂里的吵闹戛然而止,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那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老太太也滕地站起身,脸色惊疑不定。

“您就是唐家老太君吧?”中年人客气地欠了欠身。

“鄙人王阳,请问唐素心小姐在吗?”

老太太疑惑地反问道:“王董事长,你找素心有什么事呢?”

“我是来找唐素心小姐签合同的,之前我们公司的郑崇林对唐小姐有些误会,所以撕毁了合同,但现在误会已经解开了,我特地来找唐小姐重新签合同的,那块地皮按照之前说好的,转给你们唐家。”

“而且,我已经去办了一部分行政手续,因为时间问题,今天之内没法办完了,等唐小姐把合同给签了之后,我会在这两三天之内把手续全部办完,到时候那块地就是唐素心小姐的了。”

厅堂里又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愣愣看着大腹便便的王阳。

回过神来后,老太太激动地问道:“王董事长,您刚才说的……可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请问唐素心小姐在吗?”

“她不在,合同由我来签就行了,我是唐家的家主。

”老太太激动万分地拄着拐杖走过来。

“抱歉,老太君。

”王阳欠了欠身,“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合同只能由唐素心小姐来签。”

老太太愣住了。

其他人顿时哗然一片,难以置信地议论纷纷,很多人还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快,快打电话给素心,让她马上过来签合同。

”老太太急忙朝旁边的唐峰说道。

说罢,老太太才意识到,唐素心和江辰已经被自己赶出家门了。

但,事关唐家的未来,她只能硬着头皮让人把唐素心找回来,最多就是恢复对方的唐家人身份。

唐峰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乖乖地掏出手机,拨通唐素心的电话。

……

此时此刻,唐素心的手机正在江辰身上。

看到来电后,江辰接通电话,并淡淡“喂”了一声。

“江辰?唐素心呢?”唐峰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睡觉了。”

“快让她起来,马上赶回老宅,名城集团的王董事长要找她签合同……”

“她不是唐家的人了,你们要求她办事的话,等她睡醒再说吧。”

江辰淡淡地打断唐峰的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