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锦色娘子秀田园》小说钟紫菱傅瑾恒完本阅读

《锦色娘子秀田园》小说钟紫菱傅瑾恒完本阅读

来源:wyy 作者:绚丽儿 时间:2020-07-31 10:02:55 主角:钟紫菱傅瑾恒

《锦色娘子秀田园》小说钟紫菱傅瑾恒完本阅读

锦色娘子秀田园钟紫菱傅瑾恒

钟紫菱傅瑾恒小说精彩章节推荐

第一章装神弄鬼的重生

钟紫菱是被河水呛醒的。

会潜水的她在河水里能视物,她看见自己被关在一个如同竹筐一般的东西里。

她憋住气,拼命的撕扯着竹筐。

半晌,竹筐终于被她撕开了一个口子。

她心中一喜,口子越来越大,她脱离了竹筐的束缚,很轻松的就游上了岸。

“咳咳咳……”

她游到岸上,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目光游离的看向四周。

这里是一个峡谷,远处山连着山,如水墨画一般。

她不是应该死在病房的么?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啊!”突然,她的脑中一阵刺痛,接着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了脑海中。

记忆中的女孩叫小凌,今年才十六岁,是秀水村中钟家三房的五女儿,有天她上山去割猪草,却被大伯骗去一个深宅大院中被另一个男人侮辱了,事后二叔威胁她不许说出去,没想到一个月后她怀孕了!

钟家的族长和村长抓住她,问她奸夫是谁,她正要说出来,她奶奶安抚她,让她喝了一碗水,那碗水致使她成了哑巴,无法辩解。

最后,她被族长和村长以败坏秀水村的名义,判了浸猪笼之刑……

钟紫菱整个人都愣住了,她,这是穿越了!

她本是现代神医世家的嫡孙,十六岁,她就在医学界名声大噪。

可惜,医者难自医。

她二十岁的时候,得了一种怪病,每一年她的身体机能都会减退。

她自己和家人找寻了很多办法,最后都是以遗憾告终。

二十八岁,她在病房中闭上了眼睛。

她本以为会带着遗憾死去,却没有想到,魂穿到了这个古代被冤死的女孩身上。

她用了女孩的身体,就不会放任她的冤屈石沉大海。

她先将自己身上的毒解了,解毒后。她在山中又找寻了很多东西,做了很多的准备,而后她静静的等着。

书中记载:古代刑法浸猪笼很是残忍,执行者他们怕女人死后怨气难消,成了水鬼,反过来祸害他们,所以事后,都叫来道士做法扣魂,让女人的魂魄不能兴风作浪。

她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一会她要利用古人的迷信,做一场戏。

深夜,秀水村的人果然来了,黑暗的河边也被火把照的通明。

村长让村民摆好了供桌,而后那道士就开始作法。

那道士拿着木剑不停的比划念叨着,有些孩子看着好玩还在不远处学着他的动作。

好久,道士收起了桃木剑,告诉村长等人已经完事了,以后可以高枕无忧了。

却这时,平静的河面上,突然发起了剧烈的漩涡,接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慢慢的从水中升起来。

“娘啊,鬼啊……”有人喊道,然后转身就跑,可是还没等他跑几步,就倒地不起。

“谁敢动,我就让他死!”一个阴森的女声传来。

这句话提醒了刚反应过来的人,他们转身也开跑,可是没跑几步,又倒下了一批人。

这次,没有人敢动了,他们战战兢兢的转头看向河面。

钟紫菱一步一步的走到河岸,她浑身湿漉漉的,满脸是血,样子要多狰狞有多狰狞。

“娘啊,是小凌,是小凌啊……”村中的人大声的喊道。

其他人看去,那衣服可不就是小凌死的时候穿的么?村民吓的有的尿了裤子。

钟紫菱目光游走,最后定在了钟家老大的身上。

“大伯,你害我好惨啊!”

钟家老大听到小凌叫他,吓的屎都拉出来了,他哆哆嗦嗦的躲在钟老汉的身后,不敢出去。

“你不出来,我就让这里的所有人死。”钟紫菱这话一完,其他几个村民马上强行的拉了出来钟老大,一把推到了中间。

“大伯,你为何害我?那日,你骗我说我娘晕倒,让我与你去镇上,结果,你将我骗到了大宅之中,让那男人欺辱我,你可对得起我!”

河岸上的人听完,都不可思议的看向钟老大,原来,小凌是这样失贞的。

钟家老大闻言浑身抖的更加的厉害,磕磕巴巴的说道:“小凌,大伯也是,没,办,法,你大哥,要赶,考……”

“赶考?人家赶考几十两足以,你却要上百两,没有真才实学,偏偏要走歪门邪道,害我清白,让我冤死……”

钟紫菱说道这里,扬手一弹,两团鬼火凭空而起,一甩手,那鬼火打在了钟家老大的身上,接着就听钟家老大惨叫啊的一声,接着倒地不起。

这一手,让其他本来不信的人,都不由得信了,哗的一声全部跪在了地上。

“钟老三,你身为人父,却不能保护女儿,阎王让我问你一句,你活着还有脸么?”

钟老三愣愣的看向钟紫菱,而后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

钟紫菱接着看向钟林氏:“你是我亲奶,却为了不让我说出真相,毒哑我,为什么……”

钟林氏吓的浑身颤抖,躲在钟老头的身后。

“村长,族长,你们明知我有冤,为何还要我无辜枉死。”钟紫菱又看向村长和族长。

两人都已经半百老人,他们心虚的躲过钟紫菱的目光。

“我好冤啊……”钟紫菱仰头大吼,她身后的河水都跟着沸腾了。

秀水村的村民马上求饶着,纷纷骂着钟家人不是人,他们也是不知情,求小凌放他们走。

钟紫菱见状,知道时候差不多了,她突然仰头大吼,惨叫声让人听着都撕心裂肺。

她的身边同时凭空而出数把鬼火,河水平静了,她的声音变成了男子。

“吾乃是阎王座下白无常,阎王怜惜小凌死的冤死,准她上来报仇,可惜她心善不愿伤害血亲,阎王感念她纯善,又因她阳寿未尽,特准她还阳。

尔等听好,善恶到头终有报,生时不报死后报,地狱十八层等着尔等。”

说完,钟紫菱身子一软,整个人又扎进了水中。

同时,刚刚昏迷的人都无事的醒过来,迷茫的看着这一切。

还没等他们询问,河面上飘上来一个女孩,一直飘到河岸。

胆子大的上前看着,女孩既然是小凌,这时的她,面色红润,发如墨,而且身上的衣服干干的,哪有刚才狰狞的样子。

村长和族长对视一眼,都叹了口气,族长说道:“先回到村中吧。”

钟家的人,真的不想认,可是也没办法,让钟老老三,抱着钟紫菱离开了!

第1章结束

第2章开始

第二章神农空间,原身娘亲惨死!

钟紫菱被原身那个窝囊的父亲钟老三抱在怀中。

在她的前后,都是村中的村民,刚刚没有昏迷的恐惧的看着她,昏迷的醒后听说的好奇的看着她。

而她现在,只是风情淡漠的看着四周的景色。

河边的一切都是她弄出来的。

古人迷信,最简单的办法,才是最有效的办法。

众人晕倒是因为她事先下了毒药,而有的人中毒有的没有中毒,是因为她下的合成毒药。

就是两种药在一起才会是毒药。

她先将第一种药碾成汁,放在来河边那条小路的不同位置上,这样在村民走路的时候,有的碰到了有的却没有。

接着,她出现后,抛出第二种药,前面碰到第一种药汁的人,就晕倒了,而没有碰到的就没事。

至于改变声音,是因为那时她服下了她自己配的药,那药可以改变声音。

鬼火是她按照原理制造出来的。

她装成白无常最后出现的鬼火里面就是解药,解药一处,昏迷的人也醒来了。

最后的河水沸腾,还有她的突然变装,就要靠她的一个秘密——神农空间。

神医世家世代传下一个翡翠吊坠,没有人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而传到她手上的时候,她无意开启了吊坠上面的空间。

上一世的时候,空间除了可以储存东西,别无它用。

现在的空间大变样,里面灵泉波荡,果蔬药田,应有尽有。

没想到,因为她的死而复生空间得到了升级的机缘。

也因为空间的关系,她才会选择这个最快的办法,得心应手的装神弄鬼。

不过,效果很不错。

她的性命保住不说,不过,她不会觉得只这一次的装神弄鬼,就可以高枕无忧。

毕竟,这里是古代,一个看女人贞洁看的比命还重的年代。

“呕……”突然,一阵反胃让她干呕起来。

孕期反应?对啊,她现在有了身孕?

她稀奇的摸着自己的肚子,前世因为生病,结婚生子成了她的奢望,现在,虽然她没有结婚,可是却有了和她血脉相连的孩子。

她扬起了笑容,下一刻,却收起了笑容。

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呢?

她拼命的在记忆中寻找,也只能想到黑暗的屋中,野蛮的动作……

那一夜,原身根本没有见到那个男人长相。

“算了,不要想了,不管你的爹爹是谁,你都是我的宝贝,我会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给你!”

她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默默的说道。

“姐姐!”突然,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钟紫菱回过神,抬头看去。

他们已经回到了村中,而在钟老三面前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拉住她的手,眨眼看着他。

他的脑袋很大,脸蛋还红红的,样子就像一个萝卜。

作为医师的钟紫菱知道,孩子的这种情况是因为营养不良造成的。

“姐姐,你没有死,太好了,姐姐,你快去看看娘亲吧,娘亲要死了!”小萝卜哭着说道。

什么娘亲?钟紫菱一愣,随后脑袋一疼,一段记忆涌上来。

是原身的娘亲,这个小萝卜就是原身最小的弟弟,钟七郎!

她慌忙的从钟老三的怀中下来,和钟七郎快步的走着。

他们一路来到一个农家小院外,这里就是钟家老宅。

钟七郎拉住钟紫菱快速的来到了院子最后的房间外,这里是柴房。

刚来的门口,钟紫菱就闻到空气中一股强大的血味,她一脚踢开门,大步的走进去。

柴房中的一切让她心冷了。

一个脸色苍白的妇人躺在地上,她的脑袋下已经全是血,她的一双眼睛已经开始溃散。

察觉到有人来,她转头看去,看到钟紫菱和小萝卜的时候,溃散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

钟紫菱走上前,拿起她的手,为她把脉,许久,她摇摇头:这人没救了,就算她有逆天的空间,有着绝世的医术,可是也只能治病不能治命。

这个妇人,吊着一口气,恐怕就是为了等原身吧。

那妇人感觉到了她的存在,虚弱的伸手摸着她的脸:“孩子,你没,没事,太好了。娘,娘,不能陪你了……”

短短的几句话,和妇人不舍的眼神,让钟紫菱想到了前世的妈妈。

也感受到了妇人对原身强烈的母爱。

“好好,保,护,你,弟弟,和自己……可惜,我不能,看见你……大哥……”妇人不甘的瞪着眼睛,手垂了下去。

她,死不瞑目。

“娘,你起来啊,小宝不要做没娘的孩子……”她身边的小萝卜头大声的哭喊起来,那一声一声,如刀子一般打在钟紫菱的心上。

妇人的记忆在她死的那一瞬间就涌到她的脑袋中。

古人的女子没有姓名,所以大家都叫她孙氏。

在十六岁被父母一斗黑米卖给钟家的,成了钟三郎的妻子。

在钟家十八年,她为钟家生了二子一女,从十六岁的花季少女,熬成了邋遢的妇人。

十年前,她的大儿子被钟家的老大卖了,至今不知踪迹。

那时她哭瞎了一只眼睛,如果不是还有原身和原身的弟弟,她会自杀。

却不想,她隐忍十年,换来的后果,确是她的女儿也被人害的浸猪笼。

她拼命反抗着,想要救自己的女儿。却被这群无情的人推到,摔破了头,而后,把她关在了柴房。

就这样,她躺在这个阴暗的柴房中,带着对女儿的担心流干了她最后一滴血。

神医门的人,跪父不跪天,跪母不跪地,跪师不跪权!可是,这个女人值得她跪。

“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七郎,也会找到……大哥!”

钟紫菱喃喃的说完,伸手将妇人的双目闭上。

一阵脚步声音传来,钟家的其他人走了过来。

“她娘!”一个悲痛的声音响起,钟老三扑过来跪下,看着林氏的尸体红了眼睛。

钟紫菱狠狠的看着他,她松开了钟七郎,伸手拉住钟老三起来,一把将他推离孙氏的身边。

“你有什么资格哭?你有什么资格难过?儿子被卖,女儿被害,妻子枉死家中。妻儿你都护不住,你怎么就有脸哭?”

钟紫菱大声的吼道。

钟老三整个人都愣住了,他目光呆呆的,看向他处。

许久,他突然蹲在地上,抱着头大哭起来:

“我能如何啊!我能不听话么?不孝顺的人,猪狗不如啊!”

钟紫菱真的被这样的人恶心到了,怒极反笑:

“哈哈,钟老三,圣人是说,为人子应该孝顺,可是也有一句,父慈子孝。父不慈子如何孝?你娶妻不护,让妻枉死,你生子不理不问,任由别人糟蹋。你为夫不义,为父不慈!这样就比猪狗强了么?”

钟紫菱的话毕,钟老三整个人都呆着住,半晌,他头低的更严重,哭都不敢了,整个人畏缩在那里,像是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他的存在了。

第2章结束

第3章开始

第三章舌战无耻极品

钟紫菱懒得再看这个男人。

古代的女子都讲究从一而终,就算孙氏最后惨死在钟家,可是她心中最理想的归宿也会是——她的尸骨被埋进钟家的祖坟,她的灵位摆放在钟家的祠堂上,而她享受着钟家子孙世世代代的香火。

于是,她忍住恶心又看向钟老三:“我娘身后事,你想要怎么办?”

钟老三闻言抬起头,一脸的泪水,满面的无助,他看向钟林氏,喊道:“娘……”

钟林氏听到浑身一颤,而后怒瞪着他:“喊什么喊,叫魂啊!那是你妻子,她的身后事,你还要我帮你么?我的天啊,我这是造什么孽啊!我生的儿子,恨不得吃我的肉,喝我血啊!”

钟林氏的一阵哭闹,让钟老三更加的懦弱起来,他侃侃的说道:“娘,娘,儿子,儿子没那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你别打我和你爹的棺材本!”钟林氏跳起来喊道。

“儿子不敢,不敢!”钟老三马上说道,而后为难的看向钟紫菱。

他皱皱眉头,带着几分窝囊和哄骗的说道,“小凌,你娘死在老人前面,这棺木,你爷你奶都还没死呢,她怎么能越过老人,那样她死了不是也没脸么?咱们就……”

钟老三说到这里诺诺的咽咽吐沫,看看钟紫菱平静的面容,又接着说道:“咱们就埋了吧!”

钟紫菱笑了,她转身走到钟老三的身边,看着他低着脑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笑的更加灿烂了。

突然,她拉起钟老三的胳膊,用力将他推到孙氏的尸体上。

而后,上前按住他,说道:“你和我娘说,你就说,你嫁我一次,为我生儿育女,就该让我哥哥卖了你的儿子,就该让我家人害了你的女儿,就该你枉死后,挖个坑埋了,连个墓碑都没有,你和我娘说,你说啊……”

钟老三抬起头,看向孙氏,孙氏被钟紫菱抚摸闭上的眼睛,竟然睁开了。

“啊……”钟老三大声的喊道,然后拼命的挣开钟紫菱的手,屁滚尿流的滚到了一边……

“啊!我错了,我错了……啊……”他失控的大喊着。

钟紫菱站起来,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看钟家众人:“我死而复生,不怕死!也不怕闹,我娘没有一个好的身后事,我就拉着我娘,去衙门口,我情愿滚钉板,为我娘讨公道。”

古代,只有子告父,民告官,才需要滚钉板。

钟紫菱的意思很明显,她要钟家众人谋杀。

而孙氏的死算不算谋杀,在律法上肯定算,因为她是死于外力。

至于,在民间却不算的,因为古人,婆婆磋磨媳妇,很是正常!那家就算婆婆把媳妇磋磨死了,只要民不举官必不究。

但是,要是有人状告……

“小凌,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说也是钟家的孩子,你和我们同脉相连,我丢人,你也得不到好!听大伯母的话,别闹了!”一个妇人走上前说道。

钟紫菱冷冷的看着她,这个女人就是钟老大的妻子,也是原身的大伯母,莫氏。

算计原身一家,她可出了不少力呢!

“听你的话,这么多年了,听你的话,哪一次我们得好了?这次还听你的话,对啊,听了你的话,你儿子得好了,我娘却连副棺材都没有。莫氏,你别都把别人当傻子,今日,你们不给我娘一个好的身后事,我就去衙门,到时候,我看看那个传说中,芝兰玉树的钟家大朗还如何前程似锦。”

钟紫菱嘲讽的说完,钟家的人脸色都变了。

钟家大朗,是钟家的那个长孙,原身的大堂哥。

他现在已经是秀才,也是钟家的骄傲。

钟家人自然不想将这份荣誉丢下,再者,古人讲究门第清廉,钟家大伯残害侄女,钟林氏害死媳妇的事情传出去,钟家整个家族都没脸了。

而那个芝兰玉树的钟家大朗也断了前程。

“我喷,你个遭瘟的小贱人,还敢诅咒我孙子,你怎么不和你那个死鬼娘一起死了!我养你这么多年,你不感恩,还想记恨我?要老娘的钱,你个贱人,被人糟蹋的东西,你就是活该,你那样子,不被人糟蹋,谁被糟蹋!都这个德行了,你怎么还不去死……”钟林氏跳出来,恶毒的看着钟紫菱骂着。

钟紫菱微笑的看着她,等到她骂完才平稳的接口道:“奶奶,你以为我怕死么?我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

“我呸!”钟林氏再次跳起来,对着钟紫菱吐了一口吐沫:“你少拿那些吓唬老娘,告诉你老娘不怕。阎王爷他还能容忍你不孝顺老人,毁自己兄长的前程了?你个贱人,你死去啊,你现在就去死了!”

“看来,我们无话可说,既然如此,那就公堂见。”钟紫菱转身来到孙氏的面前,呼了口气,弯身用力的将死去的孙氏抱起来。

“你个贱人,你要干嘛!”钟林氏见她抱起了孙氏的尸体,知道她要来真的,忙喊道。

“上公堂……”钟紫菱冷冷的说道,而后向外走去。

“拦住她,不要让她离开!”这次是钟老头喊的,他心中知道,只要让这个丫头抱着死去的三媳妇去衙门,他们家的名声就彻底完了。

屋中的莫氏和钟老大不再藏着了,忙拦住钟紫菱。

“滚开!”钟紫菱大声的喊道。

“小凌啊,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

“是啊,看你把你爷爷奶奶气的,快点放下。”夫妻两人你来我往的劝着。

钟紫菱停住了脚步,看着他们:“废话少说,今日要是不给我娘办个风光的身后事,我就去闹个天翻地覆!我还就不信了,这天底下没有说理的地方了。别说我娘为你们钟家当牛做马这么多年,挣没挣出来这副棺材钱,就是我和大哥的卖身钱,也够了。”

钟紫菱说完,狠狠的看着钟老大夫妻一眼,抬腿就走。

她刚走了两步,脑后就被人重重击打了一下。

锦色娘子秀田园在线章节免费阅读,继续阅读锦色娘子秀田园最新章节请按[免费阅读],回复即可阅读锦色娘子秀田园全部精彩内容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