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何安晨沈静涵免费阅读

何安晨沈静涵免费阅读

来源:wf 作者:晨安河 时间:2021-06-10 08:30:03 主角:何安晨沈静涵

何安晨沈静涵免费阅读

何人问长生何安晨沈静涵

精彩内容试读

听到这胖子略带恭敬地语气,何安晨伫立在当场,表情也变得有些为难起来。

他这一脚把人砸进墙里倒是痛快了,可是他忘记了了却这之后的因果。天阳酒店怎么说也是云台市本地有名的大酒店,装修安保这些后勤工作在云台市是数一数二的。那么精贵的装潢,结果他为了方便,一脚把人家的楼道给踢个窟窿,人家找他来赔钱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然而比较尴尬的是,现在何安晨身上并没有多少银子,要不然他也不会去找霍廷龙,试着投奔他。更不会明知老林他们带着其他的目的靠近自己却仍不拒绝他们的几顿饭的笼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是一回事,有道是一分钱难倒英雄好汉,这是另一回事,两回事加在一块儿,这才促成了何安晨到天阳酒店打短工。他要是不缺钱,又何至于沦落到伸手求人、蹭吃蹭喝的地步?

本想着借着这次机会好好地表现表现争取成为人家安保部门的正式编制来着。哪知道这聘用合同还没找上门,天阳酒店的人反而先行一步来催收赔偿了。

当初何安晨听到短工这个活的时候,还以为是工资日结,所以才能不假思索地答应下来。可是他今天忙了一天,这工资还没有到手。他从派出所回来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先找老林问清楚工资的事情,哪想着回到天阳之后他见到的第一个人居然不是老林,而是酒店的人。

何安晨立在当场,他这一面露难色,中年秃顶的胖子原本有些畏缩的神态反而变得有些放开,他干脆挺直了腰板,尝试着往前站了一小步,伸出了一只手指指点点,“我说大英雄,你本事可不小,难道这点钱也没有吗?”

何安晨沉吟了一下,挠着头,面目略带一丝扭曲的纠结着询问道:“不好意思先生,呃,我大概问一下,就是,这堵墙,我大概需要赔多少钱?”从他嘴里发出的每个字的发音感觉都掏空了他的血气,一只手挠着头,另一只手比比划划了半天,就是不敢指着墙。

中年秃顶的胖子看了看何安晨身上的制度和他胸前的工作牌,以及何安晨有些支支吾吾的样子,心中更有底气了,索性掐着腰,伸出两个指头,直接捅到何安晨的眼前,“不多不少,四千块钱。”

他这理直气壮的样子真的让何安晨有些没辙,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打烂了人家的东西,按道理就是得赔偿。虽然起因是因为酒店里出了小偷,可是他明明有不损坏公物的方法制服那个小偷的。现在沦落到被人家堵着门要钱,也算是他自己作的吧。

四千块钱!我的天哪!何安晨听到这个数字眼前一黑,差点当场晕倒,他到这天阳酒店来干短工总共就有一周的时间是拿工资的,本来指望着拿点工资先对付着,找到个工作先应付着。结果现在可倒好,钱还没挣着,先要倒贴四千出去。且不说他现在身无分文,他整整辛苦两天才能挣到的工钱,就因为一脚的缘故,直接白干了。

何安晨只感觉自己的嘴皮子有点干涩,他变得有些支支吾吾了,语调也在不知不觉间变得降低了几分,“呃,先生,那个,我现在手头上没那么多钱,能不能,”说到这里他还苦笑了一下,“能不能暂时先缓我几天?我保证一定会赔的。”

中年秃顶的胖子几乎是脸贴脸的站在了何安晨的面前,“没钱,我说大英雄,没钱,你逞什么能?”一边说还一边拿他油腻的指头一下一下地能戳何安晨的胸前,“我说大英雄,没钱你逞什么能?你当你是天阳酒店的总经理还是云台市的市长啊?你家财万贯啊?好人好事做起来没有顾虑是吧?我拜托你哦大英雄,我这酒店每天人满为患,生意好的不得了,你砸个窟窿,到时候人家客人投诉,不住我们酒店了,这损失你来赔偿吗?你保证会赔?你拿什么保证?拿那堵被你砸烂的墙是吧.……”

何安晨扬起眉头,紧咬着牙关,强行压抑着自己一肚子的委屈和火气,把墙打烂了是他的不对,然而他们酒店能进贼,这安保真就有这中年秃顶的胖子说的那么好?再说了,这贼还是何安晨给抓住的。于情于理何安晨对这个酒店都可以勉强算是有一份薄薄地恩情在内的,哪怕是要索要赔偿,也不必急于这一时吧?

不过眼下人家占着理,何安晨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只能眼神看向一旁,听着这个胖子不停地絮叨。

这胖子看起来中气十足的样子,他这么大声嚷嚷着,整个楼道里的人都听见了,不过看了看这个中年胖子的衣着,又看了看何安晨的衣服和工作牌,很多人又选择了默默地退回屋子里去睡觉。

冷眼瞧见这一切的何安晨心里说不出的失望,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在看哪呢?”中年秃顶胖子看见何安晨眼神乱飘,火气忍不住地往外冒,“现在我跟你说的是你的事,你别想着找别人帮你背锅!”

老林终于推开了房门,眼睛一直盯着楼道的何安晨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连忙举起双手高声呼救,“林头,林头!”

老林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直到何安晨再一次叫他,他才僵硬地扭过头来,勉强地挤出一个笑容看着何安晨这边。

中年秃顶的胖子也转过头去看了看老林,上下打量了一眼,冷哼一声,“敢问阁下,你是他的上司?”

何安晨赶紧抢在老林的前面说道:“林头,我工资你还没给我结呢!”

林头手足无措,连忙捂紧了自己的口袋,“小何,那什么,你的工资不归我管,负责给你发工资的的是赵总。”

中年秃顶胖子转过来,“赵总?你们永安安保的赵怀德?他人在哪?把他给我叫过来!”

何安晨脚下仿佛生了根,定定地站在原地。无论这胖子怎么刁难,他都不能离开,不然他这工资可就没着落了。现在知道了他的工资应该找谁讨要,他这心里是既高兴又难过。高兴的是总算知道了自己的工资从哪来,难过的是有两天的工资就这么打了水漂。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的何安晨双目无神的愣在了原地。

这胖子看都不看何安晨,伸手向后一抓,就想带着何安晨去找赵怀德。

“喀嚓”一声,他这下突然抓人没有事先告知,何安晨愣神之下察觉到自己衣领被抓,误以为是敌袭,下意识地一个擒拿,把这中年秃顶的胖子的一只手给弄脱臼了。

反应过来的何安晨强行止住了自己下一步的动作,不过他想了想,并没有松开自己的手。

中年秃顶胖子疼地脸上发白,额头直冒汗,他有些色厉内荏地看着何安晨,“你,你想干什么,我,我警告你,你这么做是,是,是,是违法的!”

何安晨差点翻了个白眼,一使劲儿,又把这胖子的手给接了回去。

中年秃顶胖子仿佛死里逃生一般地直接坐在地上大喘气,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好像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似的。

何安晨走到他面前,蹲了下来,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中年秃顶胖子浑身剧烈一抖,差点把何安晨的手给震开。

何安晨“和颜悦色”地看着这个胖子,还是强压着自己的火气,“这位先生,你怎么称呼?”

中年秃顶胖子有些磕巴地道:“鄙,鄙姓钟。”

何安晨又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次这个中年秃顶胖子连抖都不敢抖。

“钟先生,你放心,墙既然是我打烂的,我肯定会负责赔偿。当时有那么多人拿手电筒照着呢,大家都知道这事儿,我又不会跑,你担心什么呀?”何安晨慢条斯理地说着,看着这胖子的表情。看到自己每说一句这胖子就连连点头,何安晨趁热打铁,“不过我才刚上班,手头上还没这么宽裕,你现在让我拿钱出来,我也没这个本事。你缓我几天,给我点时间让我凑钱,这总可以吧?”

“可,可,可以。”钟胖子看样子被何安晨刚刚那一下吓得不轻,话还是说不利索。

何安晨听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这才松了一口气,又拍了拍钟胖子的肩膀,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正准备站起来去找那个叫赵怀德的赵总,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他的下一步行动。

“哪位是何安晨何先生?”一个略显疲惫的稍微中性一点的女生的声音出现在八楼的楼道里。

何安晨听到这个声音心中有些忐忑,他本来想着趁着闹小偷的机会露一手好方便入职,哪想着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现在这个中年头顶的胖子好不容易被搞定了,却又有人找上门来,真不知道是福是祸。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何安晨心里无奈的劝说着自己,转过头去朝着声音的来源回应,“我就是。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他心里还在不停地祈祷,老天爷保佑,可千万别是什么再来讨债的了。

柔和的白色灯光的照耀下何安晨算是看清楚了找他的女生是个什么样子。只见此人脚穿白色运动鞋,藏蓝色牛仔裤,上半身还穿着白色短袖。骨架中等,身高偏高,身材比较显瘦,脸圆圆的,一头浓黑的直发有着说不出的风韵。此时她正推了推眼镜,不明所以地瞧着正在走廊中间的何安晨,以及他背后那个瘫坐在地的中年秃顶胖子。

何安晨仔细瞧了瞧之后,发现这个女生应该撑不过自己一招,所以很自然的放松了警惕。不过他觉得这个人好像有点面熟,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等这个女生来到何安晨跟前的时候,何安晨才发现这个女生比自己还要高一点,看样子是有个一米七五左右。

虽然是没有动手的打算,但何安晨还是有点紧张,“你好,嗯,有事吗?”

近距离仔细看的话,女生的眼神有些散光。不过好像一直盯着人家看不太礼貌,何安晨问完了就把头扭向了一边,“你要没事的话我就得走了,我工资还没领。”

“你多少钱工资一天?”这个看上去还有点气质的高个子美女横跨一步,拦在了正打算离开的何安晨的面前。不知道是不是没有休息好,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慵懒。

“两千一天。怎么,你要给我结算吗?”何安晨也不好强行把人家推开,只能开了个玩笑,发现对方还是没有让开的意思,转了个身就打算从另一边搭电梯离开。

“我给你一天五千,你干不干?”高个子女生的声音很好听,她此时说出的话在何安晨听来不亚于是天籁。

五千一天,一个月就是十五万了,这赚起钱来简直就是耍流氓。何安晨长这么大,还真没见过这么多钱。

何安晨又转了回来,他很是心动,但他还是认真地拒绝道:“这几天不行,实在不好意思,可以等我这几天忙完吗?”

高个子美女双臂环抱,“这几天?”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眼何安晨,“我听说因为这次活动挺重要,云台本地的安保人手不太够,所以也外聘了一些短期合同工,对吧?你也是其中之一?”

何安晨不置可否。这种事情好像是什么涉及商业机密,他又没怎么上过学,懂得不是太多,只能保持沉默,不打算向外人透露一丁点的消息。沉默是金,古人诚不欺我。

高个子美女没有打算轻易放弃,“你是哪个公司的?”

这个应该可以说。何安晨心中斟酌了一下,老老实实地吐露:“我是永安安保的。”

高个子美女拿出手机打个了电话,“喂,张姐,啊,人我找到了,永安的,你给他们说一下,明天开始让他到我这来上班。嗯。好,麻烦张姐了。”

高个子美女挂断了电话,“好了,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开始你到我这里上班,工资五千一天,可以日结也可以月结,你意下如何?”

意下如何?这说法够文雅的。何安晨肚子里没多少墨水,不过他也知道人家在询问他的意见。略微纠结了一下,何安晨还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呃,我选择日结,可以吗?”

“日结?”高个子美女一时之间有些惊讶,眉毛挑了挑。她自认为看人一向很准,这个年轻人衣装简练质朴,谈吐举止相对拘谨,身材精瘦,一看就是因为学习不好而早早出来打工挣钱的小年轻。这种小年轻,见到了钱,应该是直接扑上去的。

看中他也是因为他能一脚把人砸进墙里的本事。

按理说她这边开了一天五千的工资,对于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已经是价值不菲了,要是为了方便,他应该选择工资月结才是。他选择工资日结,是不打算干这一行太久?

不过接下来何安晨就解开了她的困惑:“不好意思,这位美女,我选择日结,可不可以先请你预支一天的工资给我?”

原来是有急着用钱的事。高个子美女松了一口气,“我没那么多现金,用手机转给你吧。你看怎么样?”

何安晨在那不停地道谢,“谢谢谢谢,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

高个子美女掏出手机,“我跟你说,别急着谢我。这五千算是我借你的。你先把你的事儿应付过去吧。你的工资月结,就这么说定了。”

何安晨连忙说是是是。只要给他钱,不管是谁,说什么是什么。高个子美女给他转了钱之后,他又急急忙忙地跑到钟胖子面前,“钟先生,那四千我现在给你,可以吧?”

钟胖子也没有意见,“爽快”地颤抖着手拿出手机,接受了何安晨转账的四千。

无债一身轻的何安晨又回到了那个高个子美女的身边,只感觉走路一阵风,跟在她身后,“谢谢你,美女。不知道你需要**什么?”何安晨明知故问道。

“当然是当保镖了。”高个子美女脚下动作也不慢,一步一步地朝着电梯走去,“你这力气,不当保镖确实有点屈才了。”她并不回头,“今天晚上你也别住八楼了,住九楼吧,我让人给你挤出来一点位置,你和其他几位挤一挤,委屈一下。”

有房子住就已经不算委屈了,何安晨心里感激道。不过他还是有点心中没底,只能试探着又问了句:“我可以问一下吗?这位美女,你怎么确保能按时付月薪给我?”

高个子大美女的脚步终于停住了,此时正好电梯门也开了,两个人进了电梯后,高个子美女这才说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何安晨摇了摇头,他只是觉得这个美女面熟,具体在哪见过一时半会儿的还真想不起来。

大美女轻轻笑了笑,“我还以为我足够出名了呢。想不到连负责这次活动的人都不认识我。不过这对你来说不应该呀小伙子,哪有打工的不认识自己的雇主的呢?”

高个子大美女这么一提醒,何安晨总算想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了。他这两天追的剧都是这个人主演的。永安安保的人之所以需要一些短工来帮忙,也是因为这个人和华光珠宝集团有场代言活动,永安的人手不够。

她就是最近家喻户晓的大明星——沈静涵。

电梯门打开了,沈静涵领着何安晨到了一个房间,看到几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打了个招呼后,何安晨就匆匆忙忙地洗漱了。

躺在地铺上,何安晨还在忍不住地想,乖乖,他刚刚是在跟大明星沈静涵面对面交流?

何人问长生全文免费在线阅读,何人问长生精品章节在线免费阅读,需要继续阅读免费完整全本的请记得关注哦,回复即可阅读何人问长生小说全文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