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爱都爱文学网-他与时光皆凉薄在线阅读

他与时光皆凉薄在线阅读

来源:zsy 作者:焉知绯雨 时间:2020-07-10 10:13:03 主角:许蔚蓝靳深予

他与时光皆凉薄在线阅读

他与时光皆凉薄许蔚蓝靳深予

第九章 往事不堪回首

许蔚蓝看到靳深予的眼里有所动摇,轻声道:“靳深予,我这辈子没有骗过你一个字,如果这次是我骗你,那就让我不得好死吧!”

靳深予顿了一下,似乎有些动容。

他爱许蔚蓝极深,可却偏偏对许梦影有责任,他只能做出选择,别无他法。

许梦影在手术室里抢救了两个小时,才逐渐恢复清醒。

从楼梯上摔下来的许梦影伤得比许蔚蓝要重,不仅额头上和手臂上有伤,而且还把腿给摔断了。

孟浪琴心疼许梦影,几次三番想在医院闹事,为难许蔚蓝,都被医院的安保人员劝住了。

许蔚蓝给自己的学长打了一个电话,将关于许梦影的事情原委全部告知了学长。

“蔚蓝,你别担心,我一定会帮你的,下午我就过去你那边看看情况。

”对方温柔的声音总算抚慰了她。

许蔚蓝的学长叫易书楠,他们是同一个大学毕业的,只不过易书楠是学医的,又比许蔚蓝大了几岁,在他读研究生的时候许蔚蓝才大一。

“谢谢你,学长。”

许蔚蓝挂断了电话,她咬着唇,想起靳深予曾砸在她脸上的那些不堪的照片,到底她还是没敢告诉易书楠关于照片的事。

学长在大学里就一直追求她,追求了许多年,虽然一直被她拒绝,但一直都对她那么好,许蔚蓝根本不想让对方蒙受这种没来由的侮辱。

易书楠是专修精神科的,对精神分裂症颇有研究,一定可以看出许梦影是装疯卖傻,只要有人证明她说的是真的,靳深予就会相信她了……

许蔚蓝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额头上的伤还隐隐作痛,不远处还传来孟浪琴的叫骂声,许蔚蓝疲倦地闭上眼。

眼泪悄然划落,晕湿了洁白的枕头。

许蔚蓝突然回想起,两个月前,她把第一次交给靳深予的时候,还曾经跟靳深予聊起过属于他们的未来。

靳深予说,他们会有一儿一女,儿子像他,女儿像她。

许蔚蓝甚至已经想好了儿子女儿的名字,以及应该如何做胎教,将来他们一家四口该会有多幸福……

然而往事不堪回首,越回想,却越心如刀割。

她还是她,可这么短的时间内,靳深予竟然变得令她越来越陌生了……

下午。

易书楠从总院急匆匆赶到了分院,通过同事查到了许蔚蓝所在的病房。

易书楠推了一下眼镜,手刚接触到门把手,就被靳深予攥住了手臂。

“让开!我是来看蔚蓝的!”易书楠皱眉,冷声道。

“她不需要你来看她,趁我没有动手之前,你最好赶紧离开。

”靳深予的声音更森冷。

从一开始跟许蔚蓝在一起,易书楠就一直是靳深予的眼中钉、肉中刺,他就像一个蛰伏的野兽一般,似乎随时在找机会从他的身边抢走许蔚蓝。

易书楠轻笑,“该让开的人是你才对,你不是已经跟蔚蓝分手了吗?而且,是她打电话让我过来的。”

靳深予一顿,突然想起,他确实已经跟许蔚蓝分手了。

第十章 揪住了他的命脉!

“学长,你来了?”

许蔚蓝推开门,看到易书楠的那一刻,脸上的忧愁顿时散了许多。

靳深予被许蔚蓝欣喜的目光刺伤了眼,忍不住嘲讽:“许蔚蓝,你还真是一分钟都不愿意浪费,我刚跟你分手,你就迫不及待地让新男友过来了。”

许蔚蓝脸色一白,小声道:“不是的,我找学长过来是想让他帮我看看许梦影,学长毕竟是精神科专家,在这方面是权威。”

靳深予死死盯着易书楠,“你能治好梦影的病吗?”

如果许梦影可以恢复正常,或许他就不需要娶她了……

易书楠瞥了靳深予一眼,“我得先看看病人的具体情况。”

“许蔚蓝,你最好不要搞什么鬼!”靳深予警告许蔚蓝。

“学长,你跟我过来吧。

”许蔚蓝低垂着眉眼,她知道,在没有证据证明自己说的才是真的之前,靳深予是不会相信她的。

再怎么努力解释,在靳深予的眼里只不过是欲盖弥彰罢了。

许蔚蓝带易书楠进了许梦影的病房,孟浪琴一看到许蔚蓝进来,便像一只护崽的老母鸡似的,“许蔚蓝,你带着你的奸夫过来又想干什么?”

“什么奸夫?你污蔑我就算了,请你对学长放尊重点!”许蔚蓝皱眉道。

“请您让开一下,我是医生,说不定可以帮到您的女儿。”

易书楠穿着一身白大褂,胸前还挂着‘精神科专家’的工作牌,孟浪琴心底到底还是希望自己女儿好,就算看许蔚蓝和易书楠不顺眼,也唯有忍了。

只不过易书楠刚想接近许梦影,许梦影就开始疯叫起来,手里还死死攥着从护士手里抢过来的剪刀,根本不愿意让他接近。

“你们先出去吧,太多人在这里容易影响她的情绪。

”易书楠严肃道。

很快,病房里只剩下许梦影和易书楠两个人。

“在我面前,你就不用装模作样了,我毕竟是个有经验的精神科专家,一眼就看出来,你跟真正疯的人不一样。”

易书楠撑了一下眼镜,眼睁睁地看着许梦影淡定地放下了剪刀,“说吧,你装疯卖傻,到底想害蔚蓝到什么地步?”

“我害她不也是在帮你吗?易医生,我可真心疼你,你爱了许蔚蓝那么多年,可是她的眼里有过你吗?只要许蔚蓝对深予死心,你不就有机会了吗?”

“如果他们不分手,你永远也得不到她,现在深予对她误会很深,只要你将错就错,把这场戏演好,你就能得偿所愿了,一时的伤害算什么?只要得到她,还怕没有补偿的机会吗?”

许梦影好整以暇地盯着易书楠,对于跟她同样爱而不得的易书楠来说,许梦影深知自己提出的建议对他而言有多大的诱惑。

易书楠呡着唇,拳头握得死紧。

许梦影就像一个恶魔一样,死死地揪住了他的命脉。

他也曾想过放弃许蔚蓝,深爱她多年,可是她心心念念的只有靳深予,可他的眼里却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

二十分钟后,病房门开了。

许蔚蓝一把攥住易书楠的手臂,焦急地问:“怎么样?学长,许梦影的病……”

易书楠一字一顿,仿佛下了无情的判决:“病人因为受刺激过大,病情非常严重,建议你们不要再刺激她,否则她有可能会轻生或者自残。

第十一章 七年的时光,都不及你对我的凉薄啊

“你说,她真的疯了?”许蔚蓝不敢置信。

易书楠点头,“是。”

“不可能,她明明……”

明明许梦影都在她面前露出过真面目了,怎么可能是真的疯了?

“许蔚蓝,你是不是还以为梦影是装的?连你的好学长都亲口确认了,你还想让我信你什么?”靳深予目光深邃,晦涩不明。

“不是这样的,学长,是不是你看错了?她不可能真的疯了!”

“够了!我没有心情再看你们小情侣在这里你侬我侬!像你这种水性杨花、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女人,我就不该相信你说的话!”

靳深予话音刚落,就被易书楠狠狠砸了一拳。

“我说得不对吗?你肖想了许蔚蓝多少年?终于到手了感觉还不错吧?可惜了,不过是破鞋一双罢了,我靳深予不屑再跟你争!”靳深予一字一顿。

许蔚蓝盯着易书楠看了许久,仿佛终于明白了什么。

这一刻,她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众叛亲离的滋味,许梦影真是有手段。

许蔚蓝懒得再说什么,干净利落地转身离开。

“蔚蓝!等等,你听我说!”

易书楠赶紧追了上去抓住了她的手,许蔚蓝盯着他,仿佛看着一个陌生人,狠狠地甩开了他的手。

看着许蔚蓝的背影,易书楠忍住追上去的想法,心里想着必须要给许蔚蓝一点时间……

而回到家的靳深予看到家里留下的串串带血的脚印的时候,一颗心突然木木地痛了起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之间突然就变得面目全非了。

两个月后。

许梦影的脚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可精神方面的疾病却依旧没有好转,那些伤害她的绑匪也暂时没有被抓住。

靳深予终于答应迎娶许梦影,婚礼也已经筹备得差不多了,靳深予却越来越觉得怅然若失。

因为,许蔚蓝自那天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结婚前一天,许梦影给许蔚蓝打了一个电话。

“许蔚蓝,明天我就跟深予哥哥结婚了,在你们曾经说好的那个酒店,包下了一整层楼,你会过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我现在巴不得看到你绝望的脸!”许梦影边抽烟,边笑道。

“许梦影,你为什么这么恨我?就因为深予喜欢的不是你?就算他娶了你,你就会幸福吗?”许蔚蓝轻声问道。

“为什么不幸福?我这么爱他!为了他,我付出了多少?要不是为了让所有人误会你,我也不至于被那帮绑匪折磨了整整一个月!许蔚蓝,被折磨虐待的人本该是你!我既然命不好替你受了,你把深予哥哥还给我也是理所应当!”许梦影义愤填膺。

许蔚蓝疑惑,“为什么你认定被折磨虐待的人本该是我?难道这一切……”

“没错,是我策划的,我就是想毁了你的清白,谁想到那帮绑匪竟然弄错了人,把你给放走了!你和你那个学长的好事,那些精彩的照片,也是我送去深予哥哥的手上的。”

许蔚蓝冷声道:“天道好轮回,这是你活该!”

“无所谓,反正现在你才是罪人!哈哈哈哈——”

靳深予和许梦影的婚礼许蔚蓝没有出席,这一天,她站在和靳深予定情的海边,站了很久很久。

耳边响起靳深予绝情的声音:“许蔚蓝,我这辈子最恨的人就是你!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歹毒的女人!”

许蔚蓝决绝一笑,低喃着:“是啊,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歹毒的女人,我这个最歹毒的女人却爱了你整整七年,可是,靳深予,七年的时光,都不及你对我的凉薄啊……”

靳深予,爱过你,恨过你,一切都结束了。

许蔚蓝目光哀伤,看着无穷无尽的大海,一步一步走了进去……

热门好看的小说,热门好看的小说排行榜,热门好看的小说大全

Copyright ©2018-2020 爱都爱文学网 版权所有 sitemap